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博覽

畬族

2019年05月16日    來源:廣西民族報網    字號:[    ]

概況

我國畬族總人口709 592人(2000年),分布在閩、浙、贛、粵、黔、皖、湘七省80多個縣(市)內的部分山區,其中90%以上居住在福建、浙江廣大山區。福建省有375193余人,占畬族總人口52.87%,數量位居中國畬族人口首位,主要分布在福州、三明、漳州、寧德、龍巖等地區的十一個縣市內;浙江省有170993人,占全國畬族人口的24.01%,主要分布在溫州、麗水、金華三個地區的十多個縣內;江西省的畬族大都散居在鷹潭龍虎山、鉛山、貴溪、吉安、永豐、全南、武寧、資溪、興國等縣,人口約76500余人;貴州畬族人口有44926人,主要分布在麻江縣、凱里市、福泉市和都勻市;廣東省有28053多人,分布在潮安、饒平、河源、海豐、大埔、增城、惠陽、博羅等14個縣市內;安徽省的畬族主要集中在寧國縣,人口約13953人;湖南省的畬族主要分布在桂東、汝城、炎陵等縣,人數為2891人。

畬族分布的地區屬于東南丘陵地帶,境內山巒起伏,丘陵密布。海拔大都在500—1500米,閩東海拔在1000米以下的丘陵山地占90%以上,浙南的丘陵、山地也很多,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稱。畬族地區到處溪流回繞,屬山地性河流,水量豐富。畬族地區屬于亞熱帶濕潤季風氣候,溫暖濕潤,四季分明,年平均溫度在14.6至21.3攝氏度。雨量充沛,全年平均降雨量約在1200至2200毫米。畬族地區的物產資源十分豐富。農產品以稻谷、薯類、麥子、玉米、油菜、豆類、煙葉、土豆為主;山區盛產林木及毛竹。樹木的種類多,木材積蓄量大,其中以松、杉的積蓄量為最大。山區的土特產非常豐富,有茶葉、油茶、紙、筍干、花生、芝麻、苧麻、香菇、黑木耳、樟腦、松油和名貴的藥材等。畬鄉的茶葉,早在國內外市場上享有盛譽,如浙江景寧畬族自治縣的“惠明茶”,廣東的 “烏龍茶”和福建福安的紅茶、武夷巖茶都很有名。畬族所居山區的礦藏也很豐富,有煤、鐵、金、銅、石墨、石膏、硫磺、滑石、云母石、瓷土以及其他各種有色金屬。

畬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畬語和漢語的客家方言很接近,但在廣東的海豐、增城、惠陽、博羅等極少數畬族使用接近瑤族“布努”語(屬苗語支)。畬族沒有本民族文字,通用漢文。在日常生活中,各地畬族皆通曉當地的漢語方言。

畬族自稱“山哈”或“山達”。“哈”、“達”,畬語意為“客人”。“山哈”即指山里人或居住山里的客人。這個名稱不見史書記載,但在畬族民間卻普遍流傳。

公元7世紀初,畬族人民就已經勞動、生息、繁衍在閩、粵、贛三省交界地區,當時被泛稱為“蠻”、“蠻僚”、“峒蠻”或“峒僚”。

公元13世紀中期,南宋末年的史書開始出現“畬民”和 “輋民”( 輋音與畬同)的稱呼。劉克莊在《漳州諭畬》一文中說:“畬民不悅(役),畬田不稅,其來久矣”,“余讀諸畬款狀,有自稱盤護孫者”。文天祥在《知潮州寺丞東巖先生洪公行狀》中亦載:“潮與漳、汀接壤,鹽寇、輋民群聚……” 。“畬民”、“輋民”二者字異音同.都是指同一個民族,前者指福建漳州一帶的畬族,后者指廣東潮州一帶的畬族。

“畬”字來歷甚古,至少早在春秋時就已經出現,但只是南宋末年才開始被用作民族的名稱,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歷史。元代以來,“畬民”逐漸被作為畬族的專有名稱,普遍出現在漢文史書上。新中國成立后,正式把畬族確定為統一的民族名稱。

歷史沿革

關于畬族來源,主要有兩種說法:一種是認為畬、瑤同源;另一種認為畬族是古代“越人”的后裔。

畬、瑤同源說的主要依據是:在漢文史書上往往把畬族叫“瑤人”或“畬瑤”;畬族的族譜中多稱自己為“瑤人”或“瑤家”;分布在粵東的操苗瑤語族語言的畬族,在海豐、惠陽被漢人稱為“畬人”,但在增城、博羅的卻被稱為“山瑤”;畬族保存的《開山公據》(又名《撫瑤券牒》)和部分瑤族的《遷徙榜牒》(又名《過山榜》)都同樣流傳著具有氏族圖騰信仰殘余的盤瓠傳說,以及有關歌謠和畫像,都說畬族原有盤、藍、雷、鐘等姓。現在畬族中雖不見盤姓,但在瑤族中卻有很多盤姓以及藍、雷等姓。以此證明,畬族和瑤族在歷史上的淵源是很密切的。

主張畬族是古“越人”后裔的說法,是根據漢文史書中關于越、畬地理分布的對照、民間傳說和歷史記載的偶同或從字意、字音的演變去推論,以及畬、越具有共同的盤瓠傳說,共同的生產方式、生產水平和共同的風俗習慣等,認為畬族乃古越人的后裔。在“越人”后裔說中,又有不同的具體說法,其中有的認為畬族乃春秋時期越王勾踐或范蠡的子孫;有的則認為畬族是漢晉時代“山越”的后裔。

除有上述說法外,尚有下列幾種說法:

“東夷”說。認為畬族(包括部分瑤族)源于“武陵蠻”,而“武陵蠻”是“東夷”遷居鄂、湘西部地區后,融合了其他民族成分而形成的。此說從先秦氏族的遷徙、神化傳說、考古資料以及文化特點等方面,論證了“武陵蠻”中一支“誕”(即“莫徭”)是由“東夷”族群遷到湘西、鄂西后,融合了三苗、氐、羌(犬戎)的成分而形成的,到唐宋之際,“莫徭”在遷徙過程中,又分別發展形成新的族體——畬族、瑤族,有一部分加入苗族。

“廣東土著”說。此說認為盤瓠傳說不僅流傳于“武陵蠻”中,還應包括《搜神記》中所說的“今即梁漢、巴蜀、武陵、長沙、廬江郡夷是也”,相當于今天大半個南中國。因此說畬、瑤同漢晉時代崇奉盤瓠傳說的“南蠻”有密切歷史淵源關系。又因福建、浙江等地區畬族廣泛認可廣東鳳凰山是他們的民族發祥地,從而論證畬族乃東漢時期久居廣東的“南蠻”一支,是廣東的土著民族。

福建土著“閩”族后裔說。認為閩、越乃我國南方的兩個古老民族,閩族系福建土著,乃畬族之先民,越乃福建的客族,畬族非衍出于越族。

河南“夷”人說。認為畬族源于古代河南“夷”人的一支,是屬于高辛氏近親的一支氏族部落。有的認為畬族源于河南,其祖先是“龍麒”。

隋唐以后,畬族開始從廣東潮州向東北遷徙,到宋、元時期,畬族居住區已擴大到泉、潮、汀、漳一帶,一部分遷入閩東北的山區。明清時期,畬族逐漸向浙南山區移動。關于畬族的發源地,各地畬族都傳說祖籍是廣東潮州鳳凰山,后來由于歷代反動統治階級的殘酷壓迫,被迫逃往深山密林尋找立腳之地。

公元7、8世紀,隨著畬族地區的開發,生產力的提高,社會經濟得到進一步發展。唐王朝先后在福建漳州、汀州設治,實行辟地置屯、招徠流亡、營農、積粟、通商、惠工等政策,促進了經濟發展,加強了這些地區與中原地區的聯系。

宋代,畬族地區已處于封建社會。畬族人民除廣種水稻外,還普遍種植茶葉、甘蔗、苧麻等經濟作物。封建地主霸占畬族農民的土地,進行殘酷的剝削。畬族內部已有“有恒產之民”和“無恒產之民” ,許多貧苦農民,逐漸淪為佃農,階級矛盾日益尖銳。

公元14世紀,許多畬民經過不斷遷徙而定居在閩東、浙南和贛東北山區,他們和當地的漢族人民一起共同開發山區經濟,交流生產經驗、社會生產力有相當大發展。無論是土地利用、作物種類、生產工具、耕作技術等方面都跟附近漢族人民大致相同。農作物的品種也大大增加,有面稻、光稻、早晚稻等品種,其中有一種適宜旱地耕種的山稻,一年可兩熟。除水稻外,明中葉番薯傳入閩、粵后,成為山區農業的主要作物。這時官吏、地主、豪強大肆侵占土地,許多畬民無地或少地,被迫逃亡。明朝政府實行招撫政策,在畬族地區設畬官,利用畬族內部上層人物來統治畬族人民。

公元17世紀中期,清兵入關,對各族人民實行軍事鎮壓,強迫畬族改變服飾和風俗,民族壓迫更加嚴重。鴉片戰爭后,帝國主義的政治、經濟勢力侵入畬族地區,還以傳教、辦學校、設醫院等為名進行文化侵略。

在國民黨政府統治時期,畬族人民深受三座大山的壓迫剝削,農民進一步失去土地,苦難更為深重。封建地主階級通過地租、高利貸進行盤剝壓榨,許多畬族農民因喪失生產資料,被迫出賣勞動力。國民黨政府推行保甲制度,苛捐雜稅多如牛毛,抓丁派款急如火星,福建霞浦縣南塘村,畬族每戶每年平均被攤派稅款達千斤稻谷。畬族人民受盡災難,過著極其悲慘的生活。

在漫長的封建社會里,畬族人民與漢族人民曾多次聯合起義,反抗歷代統治者的壓迫。唐總章二年(669年),廣東潮州與福建南部的畬族先民先后在雷萬興、苗自成、藍奉高等人的領導下,掀起了反抗唐王朝統治的斗爭。畬族起義首領與漢族起義軍聯合經過大小百余戰,官兵才鎮壓了這次起義。

南宋嘉定二年(1209年)十一月,在江西爆發的以畬族李元勵為首的規模較大的反抗斗爭,起義軍數萬人,活動在廣東南雄、江西贛州、南安軍等地,所向披靡,堅持斗爭3年之久。寶慶元年(1225年),江西贛州又爆發了以漢族陳三槍和畬族鐘全為首的畬漢兩族人民聯合起義,起義軍活動于閩、粵、贛三省交界地區,堅持斗爭至端平元年(1234年)才被鎮壓。

元代,畬族人民在陳吊眼、黃華,畬族婦女許夫人等領導下,先后組織畬族人民成立“畬軍”,積極參加了以文天祥、張世杰等領導的抗元斗爭,畬、漢兩族人民十幾萬人共同英勇奮戰,成為宋末抗元斗爭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在宋亡后,仍然堅持斗爭達3年之久。這次起義是畬族人民抗元斗爭中規模較大的一次,在畬族人民反封建斗爭史上具有深刻的影響。

明代,畬族人民因不堪壓迫,到處爆發農民起義。1512年,鐘聰、張番璮、李四仔等領導閩、粵、贛三省交界的上杭、尋鄔一帶畬、漢兩族人民在“大帽山”起義,起義軍連陷建寧、寧化、萬安等縣。1516年以謝志山、藍天鳳為首的畬、漢族人民起義殲滅大批官軍,殺死貪官污吏,沒收地主奪去的土地,甚得民心。畬、漢兩族人民紛紛參加起義軍,達數萬人。此次起義的規模大,持續時間長,影響廣,聲威遠及閩、粵、贛、湖廣等四省,在畬族人民反封建斗爭史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歷史上畬族人民多次的起義,雖然都遭到封建統治階級的鎮壓而失敗了,但起義促使統治者不得不采取緩和矛盾的一些措施,例如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元朝政府曾三次下令免征廣東、江西一些地區的田租,還減免鹽、酒等課稅,建立屯墾制度,招撫“畬軍”屯田,這些措施無疑對于當時社會經濟的發展都起著積極的作用。

近代以來,畬族人民又掀起不屈不撓的反帝反封建斗爭,特別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民主革命時期,畬族人民為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作出了更加寶貴的貢獻。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散居在粵東增城、博羅、惠陽等縣的畬族人民,就曾積極組織農會,和地主進行斗爭。海豐縣紅羅村畬族被反動派軍隊燒過3次,搶掠過五、六次,仍積極為革命搞通訊,掩護革命同志。潮安縣山犁、碗窯等村的畬族群眾積極參加革命工作,巧妙地通過“放紙貼”的辦法把傳單送到每家門口,宣傳革命道理。浙南地區很早就建立黨組織。1927年2月,黨在瑞安縣發動了3萬多農民、工人和商人,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搗毀了反動商會,痛打了反動會長。1927年春,福安縣七十二個村的畬、漢兩族農民在革命知識分子的發動下曾進行了反對征收鴉片捐的斗爭。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失敗后不久,黨在閩東建立了組織,積極領導畬、漢兩族人民進行反帝反封建斗爭。黨派許多革命同志深入到畬族村,在貧雇農中間培養畬族的革命骨干,啟發他們的階級覺悟,并通過他們去團結廣大的貧苦畬族農民。

土地革命時期,閩東畬族和漢族農民在黨的領導下,紛紛建立貧農團,開展“五抗”(抗捐、抗稅、抗糧、抗租、抗債)斗爭,積極參加赤衛隊、游擊隊,舉行武裝暴動。1933年冬,福安甘棠等地的畬、漢兩族人民配合赤衛隊、游擊隊共1000多人,攻占賽歧鎮,繳獲偽兵團83支槍,打開國民黨的糧庫、鹽倉,分糧分鹽給勞動人民,擴大了革命影響。霞浦縣青皎等47個畬、漢村莊4000多人也在黨的領導下,進行武裝暴動,嚴懲了一批罪大惡極的土豪劣紳、惡霸地主,摧毀沿海漁民深惡痛絕的鹽田海關,沒收鹽田鄉大地主的200多擔糧食,分給貧苦農民,并宣布廢債廢租、除捐滅稅。革命風暴席卷了整個閩東,各地普遍建立了工農民主政權,實行土地革命。浙南畬族人民也在黨的領導下開展武裝暴動,進行抗租、抗債等革命活動。

在紅軍北上抗日后的艱難歲月里,畬族人民有一部分隨軍北上抗日,留下來的堅持斗爭,組織游擊隊配合主力部隊反對國民黨政府的“清剿”。許多畬族群眾巧妙地掩護了革命同志,保存了黨的革命力量,涌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事跡。

解放戰爭時期,畬族人民繼續堅持革命斗爭。畬族地區大部分是革命老根據地,閩東畬族地區有70%以上是老蘇區。根據地的畬族人民對革命事業做出了寶貴的貢獻,在我國革命史上寫下光輝一頁。

風俗習慣

畬族比較集中的村寨一般都有“祠堂”和“房”的組織。同姓同祖多屬于同一個祠堂(亦稱宗祠)。祠堂是由各“房”構成的,設族長一人,由輩分最高、年紀較大、辦事公正、有一定威信的老人擔任。族長可按習慣法主持或負責處理族內外的各種糾紛,管理族內公共事務,如收繳族租、掌管族賬、執行族規,給晚輩排輩分,并主持祭祖活動。祠堂擁有公產田、山等,其收入供輪流祭祀之用,每年在冬季或清明各祭祀一次。有些村寨除有一個祠堂外,還有家廟一所,家廟的祭祀日期,比祠堂的祭祀日要晚幾天。

祠堂之下有“房”的組織,乃按血緣的親疏而組成。同姓近親的人為一房,稱為“共房”、“介寮”(即一家人的意思),同房的人聚居在一起,有的還修有房譜。“分房”是兄弟分家時產生的,一般是大兒子為“大房”,次子為“二房”,其他按次類推,但都是同一祖宗為基礎的。

畬族地區都以小家庭為社會生產、生活的基層單位。家庭中以男子為中心。女子婚后從夫居,所生孩子從父姓。在處理家庭糾紛事務中,舅父的意見往往被采納。在家庭中雖然男性是家長,但婦女在家庭中的地位一般比較高,女子往往同男子一樣享有財產的繼承權,這是畬族婦女在社會經濟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反映。獨生女可招婿,兒子多的有些也可以出贅。贅婿一般都得從妻家的姓,才可繼承財產,所生子女通常從母姓,但有的還可以姓兩個姓。

畬族男子一般有三個名字:乳名、世名(本名)、和諱名,婦女一般只有兩個名字,即本名和諱名。諱名按排行的不同而命名。

處罰是由族長按習慣法執行的,如偷竊小物件,只要退還主人就算了事,家境富裕的要罰請吃飯;忤逆父母的,族長亦可教育之;不許毆打妻子。做娘家頭(畬語稱“打生利親”),就是婦女出嫁后,因受夫家虐待,娘家便組織親房叔伯母舅等人到男方家講理,直至男方認錯,這些人就叫“娘家頭”人。因此,在畬族中虐待婦女的事情很少發生。

畬族普遍實行一夫一妻制。一般同姓不婚,通婚多在本民族內部的盤、藍、雷、鐘四姓中進行。過去,畬族婚姻一般是不要聘金的,女兒出嫁,十分簡樸,嫁奩除一般禮物外,還有農具、斗笠、蓑衣等,稍為富裕者,也有以耕牛作陪嫁的。新中國成立前,由于存在著民族壓迫和歧視,畬、漢族嚴禁通婚,成為畬族內部的一條族規。在建立婚姻關系的過程中,受漢族的影響而由父母包辦婚姻,婚姻極不自由,從訂婚到結婚,有一整套陳規陋習,男方娶親需交給女方聘禮,貧苦農民因經濟困難,往往終身不能成婚。這種封建買賣婚姻制度,剝奪許多青年男女的幸福,造成很多悲劇。新中國成立后,隨著民族平等團結政策的執行,畬、漢族之間的通婚逐漸多起來了,買賣婚姻也逐漸取消,青年男女自由戀愛結婚。

畬族在歷史上曾盛行過火葬。到新中國成立前,畬族普遍用土棺葬,喪葬儀式大致和漢族相同。喪儀程序有報喪、戴孝、大斂、小斂、擇日、送葬、卜葬、祭奠、掃墓等。但部分畬族地區仍保留以歌代哭、做功德、拾骨重葬等喪俗。

畬族民間工藝美術的特點,主要表現在服飾的刺繡和斗笠的編制等方面。畬族婦女擅長在衣裳、蚊帳眉、被單、肚兜、鞋面、煙袋等上面刺繡各種花鳥和幾何紋樣。刺繡色彩鮮艷明快,對比強烈;用色多以大紅、桃紅為基調,配以黃、綠、白、藍各色,有的用金線鑲嵌,增加華麗氛圍,形成一種獨特的藝術。編織花帶是畬族婦女的基本功,畬族姑娘通常七八歲就開始學編織花帶。畬族花帶長幾米到幾十米不等,花帶色彩多樣,寬度小的用來系裙、褲和捆綁衣物。畬鄉竹編手工藝品有籃、簍、籮筐、竹枕頭、梳妝盒、回紋席等,品種繁多。最具特色和代表性的是竹編斗笠和合手巾帶(花腰帶)。尤其斗笠做工精細,頗有聲譽,斗笠花紋有:斗笠燕、頂、四路、三層檐、云頭、虎牙、四格、燕嘴等幾種同時使用的花紋。斗笠成為畬族婦女喜愛的裝飾品之一,畬家姑娘常以花斗笠陪嫁。

畬族婦女的傳統服飾有鮮明的民族特色。衣尚青、藍色,多著自織的苧麻布,衣右襟和袖口鑲花邊,色彩斑斕絢麗。服裝款式有福鼎式、霞浦式、福安式、羅連式和麗水式之分。福鼎式通常稱福寧東路裝,上衣分大領和小領。多用水紅、水綠做底色,加繡花紋。霞浦式又稱福寧西路裝,流行于霞浦縣西、南、中部和東部畬村以及福安東部地區。其特點在于前后衣片長度完全相同,也是大襟式,有服斗和系帶,可兩面翻穿,逢年過節或外出做客穿正面,平日在家或外出勞動穿反面。福安式領口低窄,青年婦女所穿的服斗繡花偏寬,領口多為花領,繡工特別精細,多作為盛裝、禮服。羅連式又稱羅源式,流行于福建羅源、連江和寧德南部飛鸞一帶,一般穿黑色短褲,打綁腿,領上花色由紅、黃、綠、紅、藍、紅、黑、紅、水綠的順序排列成柳條紋圖案,上領的黑底上繡有一條水紅、黃色的粗線條的自然花紋,圍身裙的圖案花紋以大朵的云頭紋為其特征,裙邊配上柳條紋原色圖案花紋,非常醒目。麗水式,以浙江麗水地區為代表,富有特色的是花邊衫,畬族稱為“蘭觀衫”。

畬族婦女舉行婚禮和去世時穿的專用長裙叫大裙。參加喪葬時大裙黑色、素面、四褶,長至腳背,分筒式和圍式兩種,與上衣套配,束以寬大的綢布腰帶或系配色大綢花。婚禮時大裙改用紅色面料縫制,束以紅綢結的大綢花。

鳳冠,又稱公主頂,是畬族婦女婚禮和逝世時使用冠戴。尖頂圓口,戴于發髻上,以紅綢帶或料珠串扣于下頜。婚禮用鳳冠系有遮面銀飾,俗稱“線須”,由一塊長方形銀牌和九串銀飾薄片組成,垂掛面前,銀牌上有"雙龍搶珠"圖案,銀片紋飾為魚、石榴、梅花等吉祥物。

畬族男子服裝有兩種:一種是平常穿的大衣襟、無領青色麻布短衫,長褲,冬天穿沒有褲腰的棉套褲。另一種是結婚或祭祖時穿的禮服,禮服為青色長衫,祭祖時則穿紅色的長衫。

畬民多住茅草房或木結構泥墻的瓦房,一般都是一廳堂(可隔為兩間)、左右廂房(可隔為四間)。畬族蓋房子往往是先立柱上梁,然后屋頂蓋瓦,最后才筑墻和整修室內。

畬族的民族文學藝術十分豐富。文學作品有山歌、神話傳說、民間故事、諺語、謎語、兒歌等,音樂、舞蹈絢麗多彩,都有鮮明的民族特點。由于長期和漢族雜居的關系,在他們獨特的藝術風格中,受漢族文化影響較大。

山歌是畬族文學的主要組成部分,多以畬語歌唱的形式表達,易為群眾所接受,代代相傳,并不斷豐富和發展。所以他們的文學基本上是民間口頭文學。畬族人民不但在各種節日和喜慶場合唱歌,還在日常生活和田間勞作以歌對話。有的地區每年還舉行規模盛大的“盤歌會”。

畬族山歌以七言為一句,兩句為一行,兩行稱為一條。內容生動活潑,豐富多彩,題材廣泛,形式多樣,寓意深刻。傳統的山歌有些己散失無傳,現流傳下來的約有一千多篇、四五萬行。有追述本民族來源和遷徙經過的長篇敘事詩歌《高皇歌》和《麟豹王歌》、《元朝十八帝》、《封金山》等,其中以《高皇歌》流傳最廣,這首長達三四百句的七言史詩,系根據畬族原始圖騰信仰的盤瓠傳說改編而成。還有歌頌勞動和愛情的“雜歌”,有取材于本民族的故事傳說和漢族的民間神話、章回小說、評話唱本等編成的“小說歌”。如《鐘景祺》、《藍佃玉》、《白蛇傳》、《梁祝》等。尤其是有關歷史傳說的山歌,更是家喻戶曉,人人會唱。此外,還有大量的革命山歌和新中國成立后的新歌。在那戰火紛飛的革命年代里,畬族人民親身經歷了艱巨的革命洗禮,編出不少革命山歌等。目前搜集到的有“十送郎”、“十字歌”、“五把白扇”、“二十三年革命歌”、“十更歌”、“朱毛兵士真真多”、“抓丁苦”、“到我村里當紅軍”等。唱歌的形式除獨唱、對唱外,還有二聲部重唱,畬族人民叫作“雙條落”,它是我國民歌演唱中稀有的形式,豐富了我國的民間音樂

畬族地區群眾性的舞蹈多已失傳。新中國成立后,文藝工作者根據畬族正月祭祖儀式中道師(本民族祭師)跳的舞蹈,加工整理為“踏步舞”, 又稱為“獵捕舞”,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主要反映了畬族人民在行獵過程中的動作。根據畬民在婚禮儀式中的舞蹈動作如蹲步團拜、拜堂、換燈、獻茶、敬酒等,加工整理成為“婚禮舞”。1980年全國少數民族文藝匯演時,浙江省畬族演出的“幸福路”、“鳳凰彩帶飛北京”、“銀耳花開”都得到好評。其中以反映畬族婚俗為題材的舞蹈“新婚”,還被選為優秀節目。

畬族人民酷愛體育活動,“打尺寸”、“盤柴槌”、“節日登山”、 “騎海馬”和“竹林競技”等,都是畬族民間流傳十分有趣、別具一格的體育運動形式。畬族人民練拳習武之風十分盛行,經過千百年來的傳承,己形成了獨具一格的民間武術。畬族武術分棍術和拳術兩種。“盤柴槌”就是棍術中的一種。拳術廣泛流傳于畬族山村,是畬族人民世代流傳的民間體育活動。福建羅源縣八井村畬族的拳術,更是攻防有術,獨具一格,世代相傳,經久不衰。他們稱拳術為“打工頭”。

畬族的節日大多與漢族大致相同,有春節、元宵節、清明、端午、中秋、重陽、冬至等,其中以春節、端午最為隆重。畬族也有本民族傳統的節日,典型的有會親節、烏飯節、分龍節、元帥節等。

由于族支繁衍,子孫處于浙南、閩東各地,省親路遠、探親無期,乃定在每年春耕前的農歷二月初二為會親節,迄今己有兩百多年的歷史了。當天閩東、浙南畬村都定點聚會,舉辦歌會,畬家諸姓相聚一起,以歌會親友。

農歷三月三日畬民染烏米飯祀祖先,稱“烏飯節”,俗稱“上已節”,是畬民的傳統節日。這一天,畬族男女成群結隊出門"踏青",采集烏稔葉子,泡制烏米飯,緬懷先祖,并以烏米飯贈親友,預祝豐年。?

分龍節,是畬族傳統的節日,每年在農歷夏至后的“辰”日舉行(福建霞浦縣畬族在五月二十四日舉行,叫“立秋分龍”)。傳說這一天玉皇大帝給畬山“分龍”,象征著風調雨順,五谷豐收,是日,畬族人民禁用鐵器,禁挑糞桶,不勞動。他們還群集在預定的地點或登高舉行賽歌會,青年男女還通過對唱山歌,尋覓情侶。

農歷八月二十三是元帥節,閩東畬族供奉田公元帥者皆行元帥節。是日,殺一只大公雞,連同其他供品祭神田公元帥。祭罷,舉家喝"元帥酒",壯膽驅邪。

農歷十二月十五或廿四日浙南畬族為“打塵日”,家家戶戶打掃灶房塵土,洗刷家具,清掃垃圾。粵東畬族將此兩日稱為“謝神日”。各戶備上牲畜到祠堂、宮廟拜謝諸神。

畬民十分重視祖先崇拜。每年二月十五、七月十五、八月十五為祭祖日。畬族祭祖,是對祖先的懷念和祭奠,也是對子孫訓勉的機會,通過祭祖,追述民族起源的歷史,借以激發民族的自豪感,增強民族內部的團結。

畬族每一宗族有一個祖杖,祖杖雕刻有龍頭,這是畬族圖騰信仰的主要標志。在各地畬族中廣為流傳的“盤瓠”傳說,也是畬族圖騰信仰的遺跡。盤瓠傳說是說畬族祖先叫盤瓠,因為幫助高辛皇帝平息外患有功而娶了三公主為妻,婚后攜公主遷居深山,生三男一女,長子姓盤,次子姓藍、三子姓雷,女婿姓鐘,繁衍下來就形成了后來的畬族。他們把盤瓠傳說繪成連環畫式畫像(稱祖圖),祀奉虔誠,每三年舉行大祭一次。寧德畬族,每三年迎祖一次,日期在農歷正月十四。那天彩旗紛飛,鼓樂喧天,熱鬧非凡。

畬民十分重視狩獵,篤信“獵神”(即“射獵師爺”),每次于行獵之前,獵手們要手持香火,拜祭“射獵師爺”,保佑子弟上山槍頭落火,槍尾得財。

新中國成立前,畬族除重視祭祖崇拜祖先外,還崇信鬼神,供奉的神有土地公、白馬王菩薩、齊天大圣、天地神、灶神等。新中國成立后,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以及文化水平的提高,那些不利于民族發展的陳規陋習和迷信忌諱,已逐步改革。

發展現狀

1983年12月,景寧人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草案),結合景寧地方有畬族人口1.6萬人,占景寧總人口10%的特殊情況,提出單獨建立景寧畬族自治縣的正式請求。1984年6月30日,國務院同意原景寧縣范圍的五區、一鎮、三十五個公社為景寧畬族自治縣行政區域,縣人民政府駐地設在鶴溪鎮。1984年12月24日召開景寧畬族自治縣第一屆第一次人民代表大會,《景寧畬族自治縣自治條例》把這一天定為景寧畬族自治縣成立紀念日。這也是目前全國唯一的畬族自治縣。景寧畬族自治縣的成立,是《自治法》頒布所催生的成果,是我國進一步落實民族政策的成果,是全國36萬(1982年第三次全國人口普查)畬族人民的大喜事。

新中國成立前,封建統治階級推行民族歧視和民族壓迫政策,畬民被視為“辟土地、治田野”的農夫。根本沒有政治權利。新中國成立后,實行黨的民族平等團結政策,畬族人民當家作主,參與商討國家大事。畬族地區的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都有了畬族代表,并且有關部門十分注意大力培養和提拔民族干部,參加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工作,并撥出大量經費扶持發展畬族經濟、文化教育事業。在畬族人口較多地方都成立了省級、地、縣民族事務機構,并提拔畬族干部擔任領導職務。在畬族聚居的地區建立了57個民族鄉。

新中國成立前,許多畬族地區由于溫飽問題沒有解決,甚至出現賣兒賣女、討飯等現象,生活十分困難。“火籠當棉襖,辣椒當油炒,竹篾當燈照”,這是舊時畬漢人民貧困生活的真實寫照。

新中國成立后,貧窮和落后的面貌得到改變,人民生活也不斷地得到改善和提高,對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在畬族地區得到充分體現。特別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不斷加大對畬族地區的政策傾斜和扶持力度,有力地促進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在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后,畬鄉的發展更是日新月異,人民生活大大提高,基礎設施得到改善,絕大部分偏遠畬族聚居的村寨已經通路、通電、通郵,平等、團結、互助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得到進一步鞏固和加強,畬族在社會主義民族大家庭中安居樂業、和睦相處。作為全國唯一的畬族自治縣的景寧,各項事業均取得了很大的成績。截至2005年,景寧畬族自治縣實現生產總值14.74億元,比建縣初(1984年)的4681萬元增加14.19億元,地方財政收入實現1.22億元,年均增長18%。城鄉居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第一、二、三產業分別實現增加值3.12億元、5.51億元和6.11億元。

在農業方面,新中國成立前,糧食作物單一,種植結構不合理,可耕地面積少,糧食產量低,畬族人民生活十分貧困。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不斷加大農業投入,逐步改善生產條件,提高科學種田水平,糧食產量逐步穩定增長。景寧畬族自治縣農業增加值3.12億元,增長0.3%。糧食總產量達4.84萬噸。與其他各民族一樣,2005年福建省全省18個民族鄉,在免征農業稅、改善就業環境等惠農政策的支持下,較好地調動了生產積極性,畬民收入增長速度有所加快。農民人均純收入3667元,比上年增長4.7%,其中畬族農民人均純收入3443元,比上年增長5.7%。

畬鄉的特色農業主要有茶葉、香菇和水果。畬民無園不種茶,加工技術也較精細,產生了許多名茶,如景寧的惠明茶,福安的綠毛茶,市場供不應求。改革開放后,惠明茶的種植規模擴大,茶園面積在千畝以上的有鶴溪、澄照、外舍等六個鄉鎮。景寧畬族自治縣也是世界香菇人工栽培發源地之一,2004年香菇總產值達11083萬元。以香菇、黑木耳為主的食用菌生產成為全縣的農業支柱產業。畬族其它聚居地食用菌業經過20多年的發展,已開發生產出蘑菇、花菇、夏香菇、銀耳、黑木耳、金針菇、草菇、竹蓀、靈芝、茶薪菇等20多個特色品種,形成品種多、門類齊、產品系列化開發的格局。福建寧德市食用菌年產量達8.09萬噸,創產值12億元以上。畬族地區水果十分豐富,有名果高山雪梨、板栗、楊梅、龍眼、芙蓉李等20多個品種。改革開放以來,水果產業發展很快,景寧在2004年蜜梨基地面積有5913畝,總產量59噸。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逐步建立,農戶的經營觀念發生了根本變化,以市場為導向,發展效益農業在全縣農村迅速崛起。大棚蔬菜、高山蔬菜、反季節蔬菜、無公害蔬菜的種植面積迅速擴大,筍竹兩用林基地、茶葉基地、煙葉基地、藥材基地、優質水干果基地的面積不斷擴大。許多食品通過了“綠色食品”和ISO9002質量體系的雙認證,市場準入意識、品牌意識大大增強。

黨和政府經過近20多年對畬鄉技術和資金的扶持,畬鄉林業、牧業、漁業也發展較快。閩東海域廣闊,適宜耕海牧漁。2002年寧德市漁業總產值占全市大農業產值的41.5%,出口創匯3400萬美元,漁區人均純收入超過3500元。養殖產量首次超過捕撈產量,實現產業結構調整。福鼎建成閩東邊貿水產品批發市場,2002年水產品加工產值達7.4億元,月交易量達1000多噸,交易額超億元。霞浦投資5000萬元建設閩東水產品中心市場。景寧畬族自治縣2005年實現全年農林牧漁業總產值4.87億元,比上年增長0.9%。

在工業方面,早在明清時期,畬族部分地區有制茶、造船、制糖、榨油等手工業。但生產多一家一戶,設備簡陋、生產水平低下。新中國成立后,逐步發展了酒廠、印刷廠、磚瓦廠等國營企業。改革開放后,畬鄉工業獲得蓬勃發展。逐步形成了以食品加工、建筑材料、醫藥化工、水電工業、包裝印刷、服裝加工、塑料制品加工、電子、紡織等門類較齊全的工業體系,工業產值大幅度增長。工業經濟發展迅速,行業門類不斷增加,運行機制逐步完善。福安被譽為“中國電機電器城”。閩東現有電機電器工業企業600多家,從業人員3.5萬人,2002年產值40億元,占全區工業產值的18%。機電產品出口生產體系已形成,有13家企業被國家確定為“機電產品出口基地企業”。 鄉村企業的發展,為畬族地區富余勞動力提供了就業之路,增加了收入來源。到2005年底,福建省18個少數民族鄉鄉鎮企業已發展到8767家,其中工業企業3236家;鄉鎮企業從業人員達4.99萬人,占民族鄉全部從業人員的26.4%。

隨著國際國內市場開放程度的增加,城鄉個體私營批零貿易業的迅速發展,景寧畬族自治縣的第三產業得到了較快的發展,對外貿易從無到有,2003年全縣已有5家企業獲得外貿企業自營進出口權,自營出口額達到1333萬美元,產品銷往20多個國家和地區。市場交易日趨活躍,全縣已建成交易額在億元以上的市場有綠色食品市場、景寧農貿市場、山珍大市場,年交易額達到6.2億元。各種超市、連鎖店、專場店不斷增加,經營場所檔次逐步提高。經過近30年的發展,畬鄉初步形成了電力、食品、醫藥、采掘、閥門、鑄造、機械、金屬、化工、印刷、玻纖、造紙、竹木、服裝、家具、飲料、茶葉、燈具、醫療器械等近20個制造和加工業,電力工業成為景寧縣工業的主要行業。

畬族自然資源豐富,民族特色濃郁,現在許多畬族地區已形成以畬族風情表演為特色的畬鄉風情旅游業。旅游產業從無到有,逐步壯大。改革開放后,畬鄉不斷創新旅游產業結構,開發多元化旅游產品, 包括觀光旅游、度假旅游、生態旅游、民族風情旅游、鄉村“農家樂”旅游等 , 形成新的旅游品牌。2005年景寧畬族自治縣接待國內外游客33.25萬人,實現旅游總收入1.36億元。

畬族地區大部分地處山區,交通歷來不便。生產、生活物資全靠手提肩挑人扛。新中國成立后,投入巨資扶持交通建設,交通情況發生巨變。景寧設縣初期,交通狀況非常薄弱,沒有一條中等級以上公路,也沒有一條水泥路。經過二十年的發展,景寧的交通運輸狀況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交通運輸建設成效顯著。2004年,全縣通車總里程達到1477公里,實現了鄉鄉通公路,百分之八十的行政村通上公路或簡易公路,初步形成了縣、鄉、村的交通網絡。班車通達到上海、深圳、杭州、寧波等城市及境內各鄉鎮。一個多層次、多形式、多渠道的交通運輸業逐漸形成。

郵電通訊建設日新月異。改革開放前,通訊狀況十分落后,例如景寧設縣初期當時全縣唯一的通訊設施是磁石式交換機,容量也只有1270門。黨和政府不斷加大對畬族地區的投入,到2005年底,景寧畬族自治縣258個行政村通上程控電話,電話用戶數已達到3.48萬戶,移動、聯通手機信號實現鄉鎮全覆蓋,移動電話用戶達到5.11萬戶,電話普及率每百人達到48.4部。如今的畬鄉,電話已進入平常百姓家,手機也成為畬民互相溝通的主要工具。

隨著經濟生產的發展,畬族地區的文教衛生事業也得到蓬勃發展。改革開放前的畬族教育以鄉村辦學為主,學校分散,師資力量薄弱,教學質量跟不上時代發展的要求。改革開放后,畬鄉小學、中學如雨后春筍般地興辦起來,入學率和鞏固率均達到新的水平,掃除了青壯年文盲,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1978年以來,黨和政府政府因地制宜創辦了民族完小寄宿制學校,使過去無條件升高小的畬族學生得到學習機會,畬鄉的普及教育得到了進一步發展。福安市1996年共有小學456所,小學畢業率達到100%。普通中學增至28所,高考錄取率達66.8%,連續兩年居寧德地區首位。2002年江西省全省民族小學少數民族適齡兒童入學率98.53%,比上年提高1.08%,中學少數民族學生升學率92.83%,比上年提高31%。作為自治縣的景寧,到2005年也有小學31所,在校小學生8812人,其中畬族生1075人;初中7所,在校生5425人,其中畬族生513人;普通高中2所,在校生2645人,其中畬族生209人。小學入學率接近100%,初中入學率98.9%;貴州麻江縣杏山鎮的畬族適齡兒童入學率也達97.2%。目前,畬族不但普及了中小學教育,使畬族子女享受了平等的受教育的權利,而且許多畬族學生考上大學,讀了研究生。畬族涌現了許多如教師、醫生、工程師、藝術家等職業。

畬族地區在抓物質文明建設的同時抓精神文明建設。改革開放前,文化體育設施比較落后,如景寧畬族自治縣成立之初,只有兩個鎮能收看一套電視節目,電視覆蓋率僅13%,農村廣播入戶率只有37%,人們的精神生活比較單一。改革開放后,許多民族鄉成立了文化中心站,在宣傳黨的政策、豐富民族文化生活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畬鄉的文化體育設施有了很大的改善,先后建成了影城、工人文化宮、文化館、圖書館、體育館、運動場等一批文化體育娛樂設施,開通了有線電視網絡,安裝了電視地面接收站,廣播電視綜合覆蓋率在畬鄉基本達到90%以上。

畬族地區在新中國成立前的衛生條件很差,疾病流行,人口下降。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十分重視醫療衛生事業,相繼建立衛生所、醫院和婦幼保健院等醫療機構發展農村合作醫療,經過幾十年的努力,特別是改革開放后的畬鄉,衛生事業得到了較快發展,初步形成了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保健網絡。1996年,福安市醫療機構有病床531張,其中市級醫院340張,比1972年的230張增加了33.5%。醫療衛生隊伍不斷壯大、醫療設備、技術水平均有所改善和提高。民族醫藥的研究和推廣取得較大進步。2005年,景寧畬族自治縣已有5個中心醫院,19所鄉衛生院以及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婦幼保健所等機構。黨和政府對畬鄉醫療衛生的投入,有力保障了畬族群眾的身體健康。

為徹底改善畬民居住環境和條件,黨和政府有計劃地動員、組織居住在高山峻嶺或偏僻山區畬民搬遷到平原上安家。廣東惠東縣大嶺鎮大湖洋村民全體畬族,世代居住在海拔八百多米的山上“茅草屋”,20世紀80年代以來陸續遷到山下大湖洋村,全村19家畬族農戶家家裝上了自來水、看上了電視,村容村貌煥然一新。為了改善畬民的居住狀況,加大對農村基礎設施的完善,黨提出了新農村建設的目標。江西省貴溪市樟坪畬族鄉整合各項資金,采取政府統一設計規劃并負責舊房拆遷、外墻以及水、電、路等基礎設施投入,興建一批具有傳統特色的現代畬族新村,大大改善和提高了畬民的居住環境。

隨著經濟的發展,城鄉居民收入得到大幅提高。如2005年,景寧畬族縣農村居民的年收入已達到2805元(抽樣調查數),比上年增加7%;城鎮居民年收入已達到9000多元。全縣外出經商務工已達到2萬多人,經商創業意識明顯增加,消費水平全面得到提高,消費結構逐步趨向合理。全縣城鄉居民儲蓄存款由1984年末741萬元增加到2003年未的5.7億元,增長了76倍,全縣居民消費總水平已達到3000多元,居民消費結構明顯得到改善,基本實現了從貧困到小康的歷史性跨越。

畬族人民正與時俱進,不斷開拓進取,為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為創造畬鄉幸福生活和美好未來而努力奮斗。

(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本報官方微信

本報投稿郵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頂部
500w彩票 遵义市 | 威宁 | 客服 | 咸阳市 | 济阳县 | 开化县 | 五台县 | 镇安县 | 青河县 | 南召县 | 漾濞 | 沭阳县 | 五寨县 | 抚宁县 | 凤凰县 | 舒兰市 | 夏津县 | 闽清县 | 台安县 | 济宁市 | 遂溪县 | 云霄县 | 阳春市 | 江华 | 比如县 | 长武县 | 昔阳县 | 德化县 | 新密市 | 屯留县 | 荥经县 | 河北省 | 东乡县 | 大厂 | 错那县 | 华安县 | 思南县 | 彰化市 | 抚宁县 | 顺昌县 | 定陶县 | 永城市 | 福安市 | 固镇县 | 宁武县 | 富宁县 | 鄱阳县 | 高雄县 | 龙州县 | 淮安市 | 甘洛县 | 乌兰浩特市 | 灵川县 | 西和县 | 苗栗市 | 融水 | 仙游县 | 海城市 | 罗源县 | 建德市 | 石城县 | 海南省 | 石屏县 | 进贤县 | 得荣县 | 布尔津县 | 潍坊市 | 教育 | 大港区 | 舟山市 | 汶上县 | 罗山县 | 五莲县 | 兖州市 | 诏安县 | 鸡西市 | 贵定县 | 淮南市 | 武威市 | 青阳县 | 贞丰县 | 隆化县 | 松阳县 | 仁化县 | 沅陵县 | 垫江县 | 琼海市 | 南宁市 | 台前县 | 大庆市 | 娱乐 | 洪雅县 | 阿坝县 | 丰城市 | 蒙自县 | 太仆寺旗 | 沈丘县 | 永济市 | 阳信县 | 汉沽区 | 嵊泗县 | 郓城县 | 襄城县 | 临邑县 | 林州市 | 泉州市 | 海丰县 | 刚察县 | 水城县 | 平乡县 | 璧山县 | 那坡县 | 齐齐哈尔市 | 沙洋县 | 灯塔市 | 嘉峪关市 | 忻州市 | 汝阳县 | 瓮安县 | 新和县 | 台南县 | 阜城县 | 肃南 | 台安县 | 仙桃市 | 鄱阳县 | 乌拉特中旗 | 鄂伦春自治旗 | 金平 | 深州市 | 皮山县 | 洛宁县 | 墨江 | 柯坪县 | 惠安县 | 县级市 | 察哈 | 米易县 | 武功县 | 长治县 | 多伦县 | 武清区 | 金平 | 莒南县 | 绥芬河市 | 彭阳县 | 兴海县 | 博罗县 | 三明市 | 岳池县 | 洪洞县 | 永川市 | 体育 | 南宁市 | 绥江县 | 墨玉县 | 阿拉善左旗 | 张家界市 | 连平县 | 广宁县 | 宜宾县 | 连江县 | 本溪市 | 鸡泽县 | 通道 | 龙游县 | 正定县 | 郑州市 | 大名县 | 衡阳县 | 习水县 | 高阳县 | 乐平市 | 聊城市 | 徐闻县 | 常山县 | 阳信县 | 牟定县 | 颍上县 | 永新县 | 乌兰浩特市 | 塔河县 | 托克逊县 | 潢川县 | 婺源县 | 临夏县 | 桃源县 | 泊头市 | 鄂托克前旗 | 西充县 | 大庆市 | 墨脱县 | 琼中 | 青神县 | 瑞金市 | 龙泉市 | 绥滨县 | 高雄市 | 新宁县 | 额尔古纳市 | 顺昌县 | 冀州市 | 东莞市 | 河曲县 | 开平市 | 礼泉县 | 阿拉尔市 | 奈曼旗 | 都江堰市 | 中宁县 | 大同县 | 中阳县 | 鄂尔多斯市 | 舒城县 | 同江市 | 库车县 | 德江县 | 安义县 | 布尔津县 | 错那县 | 定安县 | 昆山市 | 宁明县 | 安多县 | 宁城县 | 临海市 | 桃江县 | 丹巴县 | 德江县 | 湄潭县 | 上林县 | 贵港市 | 万宁市 | 凌云县 | 阳信县 | 衢州市 | 太保市 | 广安市 | 晋城 | 新蔡县 | 石林 | 芜湖县 | 娄底市 | 峨眉山市 | 武安市 | 嵊州市 | 荆门市 | 卫辉市 | 封丘县 | 盱眙县 | 乌鲁木齐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