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博覽

塔吉克族

2019年05月16日    來源:廣西民族報網    字號:[    ]

概況

塔吉克族總人口為39642人(2000年),百分之六十聚居在干新疆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其余分布在南疆的澤普、莎車、阿克陶、葉城和皮山等地,這些縣都有塔吉克民族鄉。在塔什庫爾干,除塔吉克族外,還有維吾爾、柯爾克孜、錫伯和漢等民族,其中塔吉克族26133人,約占全縣總人口的81.6%。“塔什庫爾干”是塔吉克語“石頭城堡”之意,是古老的塔吉克族世代居住的地方。

塔什庫爾干位于帕米爾高原的東部,南端聳峙著巍峨雄壯的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里峰(海拔8611米),北方矗立著號稱“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7546米)。在全縣2.5萬平方公里的轄區內,還有幾十座海拔五、六千米終年積雪的高山。遠望塔什庫爾干,冰川高懸,銀嶂連綿,險峻奇拔,儀態萬千。融化的冰雪匯流成河,奔瀉于千山萬壑之間。發源于喀喇昆侖山的葉爾羌河(我國最大的內陸河——塔里木河的三大源流之一)流經自治縣的東部;由明鐵蓋河(卡拉奇可爾河)和塔格郭巴什河匯合而成的塔什庫爾干河流經自治縣的東部和北部。在白云縈繞的冰封雪嶺之下。深邃幽靜的峽谷里,稼穡茂密;綠草如茵的牧場上,牛羊成群。從平川地帶進到帕米爾高原的人,無不被它的奇異風光所驚詫,想不到層峰疊嶂之中,竟有花果飄香、宜農宜牧的好地方。塔吉克牧民就分布在這些山谷里。塔什庫爾干為高原山區溫寒干旱氣候,四季不分明,只有冷季和溫季,冬長夏短,無霜期短,日溫差大,光照充沛,降水稀少,不適宜種植業發展。

帕米爾高原地勢高,樹木較少,塔什庫爾干縣森林面積1625公頃,由山地天然林、河谷天然林和人工林組成。數量多、分布廣的樹種主要有銀毛柳、密穗柳、沙棘、圓柏、樺樹等,東部山區有較多的落葉松、梧桐等樹木。全縣有可利用草場41.67公頃。縣內溫泉資源豐富,較大的溫泉有羊布拉克泉、塔合曼泉、馬爾羊泉、達布達爾泉等。珍稀野生動物有帕米爾盤羊、棕熊、旱獺、雪豹等。野生藥材有雪蓮、鎖陽、黨參、當歸、麻黃、紫草等。

塔什庫爾干一帶蘊藏著許多礦產資源,主要有鐵、寶石、玉石、硫磺、水晶、硅、津、石棉、云母、煤、銅、鎳、錫、石灰石等。其中鐵的蘊藏量最為豐富。

莎車、皮山、澤普等地的塔吉克居民,大都分布在離城市較遠的農村。這一帶地處塔里木盆地西南部,地勢平坦,氣候溫暖干燥,適宜于發展農業生產。

塔吉克語屬印歐語系伊朗語族帕米爾語支,它包括色勒庫爾語和瓦罕語兩大方言。色勒庫爾語是塔什庫爾干塔吉克居民日常生活中進行交際的主要口語,使用色勒庫爾語的塔吉克人數約3萬,使用瓦罕語的人數約1萬。由于民間交往頻繁,許多塔吉克人兼通維吾爾語和柯爾克孜語,普遍使用維吾爾語言文字。

塔吉克族屬歐羅巴人種印度地中海類型。“塔吉克”是本民族的自稱。關于“塔吉克”一詞的意思,有古代阿拉伯部落“塔伊”、“大食”及11世紀中亞突厥人對操波斯語的“塔特”民族的稱呼等說法。但一般認為“塔吉克”出自“塔吉”一詞,塔吉克語為“王冠”之意。

歷史沿革

塔吉克族的族源可上溯到公元前若干世紀分布在帕米爾高原東部操伊朗語的諸部族。這些部族在很早的時候就分布在我國天山以南的許多地方。11世紀時,突厥游牧部落將中亞地區操伊朗語、信奉伊斯蘭教的人民統稱為“塔吉克”。以后,“塔吉克”逐漸成為這一地區人民的民族自稱。在歷史上,自古就繁衍生息在新疆廣大地區的塔吉克人,和不同時期從帕米爾西部東遷并定居塔什庫爾干一帶的塔吉克人,是我國塔吉克族的先民。

兩千多年以前,張騫通西域,西漢王朝在西域設置“西域都護”。帕米爾東部的各伊朗語部落與中央王朝確立了行政上的從屬關系。在張騫通西域之后,前往大月氏、安息等國的使節和商人不斷經過帕米爾地區,帕米爾成為古代“絲綢之路”上東西交通的必經之路,使得塔吉克族和漢族等兄弟民族之間在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也越來越頻繁,促進了塔吉克族古代社會的發展。

公元2、3世紀,生活在帕米爾高原的塔吉克族先民們建立了朅盤陀國。“朅盤陀”一詞在東部伊朗語中意為“山路”或“山間平地”。 朅盤陀地處絲綢之路的孔道關隘,對東西方的經濟和文化交流起著橋梁作用。

朅盤陀國在我國塔吉克族歷史上留下了深遠的影響。據《大唐西域記》及其它史料的記述,朅盤陀國在當時塔什庫爾干及其周圍地區開挖渠道,興修水利,大力發展灌溉農業;修建驛站及免費提供過往行旅住宿的房舍,以保證絲綢之路的暢通;修建城堡、城市,社會文化也得到相當大的發展。在南北朝時期國力最為強盛,都城周圍約十余里,還環繞著12座城堡。當時,朅盤陀國建筑了10多座寺院,僧侶達500人之眾,國王還恃武力,從鄰邦“請”來當時號稱“四日照世”之一的名僧童受,并為他修建了“臺閣高廣,佛象威嚴”的寺院,使朅盤陀成為這一地區小乘佛教中心。朅盤陀國繼承并發展了漢代蔥嶺各部與中原地區的密切關系,即使在中原分裂后形成南北朝期間,也屢次派遣使者,遠行萬里,同北魏和梁朝進行聯系,并貢獻土產。唐初,朅盤陀受轄于播密州,屬安息都護府節制,同中央的關系更加密切。

朅盤陀國大約存在500多年,唐朝開元年間(713-741年),吐蕃勢力達到帕米爾一帶,朅盤陀國國王裴星歸降吐蕃。此后,唐朝為加強西部邊防,在開元年間設立了屬安西都護府管轄的“蔥嶺守捉”,扼守帕米爾高原,實行有效的管轄。宋、元之際,塔什庫爾干稱為色勒庫爾,朅盤陀的后代也隨之成為色勒庫爾人。

蒙古人征服中亞之后,色勒庫爾連同中亞大片土地一起便歸屬于察合臺汗國。由于幾經戰亂,又常遭附近割據勢力的擄掠,色勒庫爾的塔吉克族人口銳減,而且大部分散居在深山幽谷之中,在那些外人罕到的地方放牧少量牲畜和耕種小塊土地,經濟發展停滯。在宗教信仰方面,則和附近居民相似,普遍皈依伊斯蘭教,并最遲在11世紀, 加入了伊斯蘭教的伊斯瑪儀教派。明朝時期,統領南疆廣大地區的葉爾羌汗國一直向色勒庫爾派駐阿奇木伯克,色勒庫爾地區成為葉爾羌汗國的一部分。葉爾羌汗汗國解體之后,由于戰亂仍頻,塔什庫爾干地區和塔吉克人的社會生活受到嚴重損害,很多人背井離鄉,流離失所,生產凋敝,民不聊生。

17世紀初,色勒庫爾為察合臺汗后代建立的東察合臺汗國所屬。由于社會環境比較安定,人口逐漸發展,在色勒庫爾的中心地帶建有許多小村落。18世紀初,伊斯蘭教的伊斯瑪儀教派的“伊禪”色以提利在察合臺后裔的支持下成為色勒庫爾塔吉克的統治者。

1759年,清朝政府平定了大小和卓之亂,在新疆實行軍府制度,設置了統轄新疆的伊犁將軍,喀什噶爾以西及帕米爾地區都屬喀什噶爾參贊大臣直接統轄。色勒庫爾沿明舊稱,劃為色勒庫爾回莊。它與南疆其它地區一樣,實行伯克制,由葉爾羌辦事大臣委派五品至七品伯克,管理地方行政事宜。1884年新疆建省,取消了南疆的伯克制,色勒庫爾由莎車府分設“蒲犁分防通判廳”。辛亥革命以后改為蒲犁縣。蒲犁庭下轄27個莊,每莊由分防通判(后來由縣長)委派當地上層分子一人擔任“鄉約”管理全莊。

塔吉克族人民富有保衛祖國的光榮傳統。18世紀時,帕米爾附近的浩罕汗國等部多次騷擾和掠奪色勒庫爾地區。1836年冬,浩罕侵略軍進犯色勒庫爾,阿奇木伯克庫爾察克率眾浴血奮戰,被浩罕入侵者殺害,為保衛祖國的領土,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歌頌這位民族英雄的長詩《太洪》至今仍在塔吉克人之中傳唱。

1865年,浩罕軍官阿古柏入侵新疆,建立了侵略政權哲德沙爾汗國。阿古柏派爪牙阿山夏“鎮撫”色勒庫爾,對塔吉克人民進行嚴密防范和殘酷鎮壓。很多塔吉克人被迫遠走他鄉,逃往瓦罕、布哈拉等地避難。很多居民竟被阿古柏當作罪犯,流放到喀什城北的帕齊牙爾和莎車境內。

1877年,清朝政府派左宗棠出兵收復新疆。原色勒庫爾回莊阿奇木伯克艾里布利用清軍勝利的聲勢和塔吉克人民驅逐侵略者的要求,殺死阿山夏,收復色勒庫爾。清朝政府賞給艾里布藍翎五品頂戴,管轄原色勒庫爾回莊轄地,并兼管色勒爾西北9處柯爾克孜族游牧地。

1891-1894年,沙俄勾結英國,悍然瓜分了帕米爾,并企圖進占塔什庫爾干。塔吉克族人民為防御俄英帝國主義的繼續入侵,應募組成“色勒庫爾綏遠回隊”,由駐防當地的馬隊旗官兼任管帶阿奇木伯克兼任總哨,負責保衛地方。許多塔吉克牧民自愿遷到塔什庫爾干南部的熱斯坎姆附近邊卡和明鐵蓋等處,長期在那里墾牧戍邊,擔任邊防重任。

1938年,中國共產黨在新疆的代表向當時的新疆省政府建議,為鞏固抗日戰爭的大后方,必須制止帝國主義在新疆土地上的非法活動。于是,1938年至1940年間許亮、胡鑒兩位中共黨員來到塔吉克牧區工作,分別擔任蒲犁縣縣長和邊防大隊隊長,領導塔吉克族人民開展反帝斗爭,發展經濟文化,改善人民生活。1942年,盛世才徹底投靠國民黨,共產黨人被迫離開,塔吉克人民又陷入苦難之中。1945年8月22日,塔吉克和柯爾克孜兩族人民掀起了蒲犁革命,反對國民黨的統治,先后攻克蒲犁、葉城和澤普三縣。蒲犁革命有力的配合了三區革命,沉重打擊了國民黨在新疆南部的統治,在塔吉克、柯爾克孜等族人民的歷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1946年6月,三區革命政府履行與國民黨政府簽訂的和談條款,解散了蒲犁革命軍。國民黨的軍隊和官員重新進入蒲犁,大肆捕殺革命者和無辜人民,被捕、被殺達4000多人,生產、生活遭到嚴重破壞。

清代以前,塔吉克族社會經濟的發展是比較緩慢的。雖然早在朅盤陀國時已經有了“決水以種”的灌溉農業和紡毛織氈毼等手工業,但由于歷史的原因,塔吉克族的畜牧業、農業生產都比較粗放,生產水平長時期地停滯在比較低下的狀態。由于缺乏鐵器,一直使用帕米爾特有的、體型高大的野羊犄角來犁地。清初,色勒庫爾回莊與喀什、葉爾羌等地的貿易交換逐漸開展,每年都有一定數量的糧食、棉布、鐵器等生產和生活必需品輸入塔吉克族地區。尤其是在漢族、維吾爾族、柯爾克孜族人民的幫助之下,塔吉克族在改進耕作方法、興修水利、畜產品加工、繁殖牦牛、大尾羊等技術方面,都有了較快的提高。

17世紀末,統治色勒庫爾的貴族、頭人強迫塔吉克族人民繳納賦稅、服無償勞役,進行封建剝削。不久,伊斯蘭教伊斯瑪儀勒教派的宗教勢力和封建勢力合為一體,宗教上層受到清政府的加封,并被任命為伯克。他們掌管司法、稅收、民政等事務,逐漸形成了以伯克為主體的世襲封建統治集團。具有明顯封建領主性質的各級伯克,除由朝廷按季發給“養廉費”外,還按照等級,封賜幾戶至幾十戶數量不等的佃役戶“諾坎爾”(塔吉克語,奴仆)。“諾坎爾”全家終身供伯克役使,為伯克耕種土地、放牧牲畜和從事家務勞動。此外,有的伯克還蓄養奴隸“鄧干力克”(塔吉克語,像牲畜一樣買來的人)。清代的伯克制賦予塔吉克族封建貴族以政治上的種種特權,同時,清政府又通過各級伯克統治塔吉克各族人民。因此,伯克們無不仗勢欺壓百姓、橫行地方。世代充當色勒庫爾阿奇木伯克(相當于縣級地方行政官吏)的克里木,為了擴大莊園,憑借政治上的權勢,作威作福,竟用一紙公文就把小同莊四十多戶牧民變成沒有人身自由、沒有戶籍、類似農奴的“陽切克”。在封建統治和壓迫之下,塔吉克族人民生產得不到發展,生活極端貧困,沒有任何政治上的權利。

新中國成立前,聚居在蒲犁的塔吉克族,主要經營畜牧業,并有小量農業,過著半游牧半定居生活,春播以后上山放牧,秋季回村收獲過冬。畜牧業、農業的生產水平都很低,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只能提供數量極少的牲畜和畜產品,用以交換糧食、茶、布等生活必需品。沉重的封建壓榨形成的貧富分化,從生產資料占有的狀況就可以得到充分的說明。廣大貧苦塔吉克族牧民只有少量不足以維持最低生活水平的牲畜,有的甚至一無所有;少量富有的牧主則不僅有著數不清的牦牛、駱駝和馬、羊,還霸占著大片牧草場和良田。以塔什庫爾干為例,1925年,當地834戶塔吉克牧民,共有羊43171只,平均每戶應有50多只,然而,其中最富有的一戶就有900只之多,最窮的一戶只有8只,相差100多倍。

在塔吉克族地區,牧主和富裕牧民用以進行剝削的手段主要是雇工。牧工每放100只羊,一般半年工資只有一只綿羊和一只羊羔。有的牧主將牲畜交給貧苦牧民代牧,而代牧200只羊,一年也只能得到20只母羊的奶和毛的報酬。占有大量牲畜的牧主不僅占有了全村共有的牧場,還利用“氏族互助”的傳統,榨取貧苦牧民的勞動。在親戚、鄉親的掩蓋下,窮牧民不得不依附著牧主、富牧,終年為牧主從事放牧、擠奶、制作奶制品等生產勞動及家務勞動,為的是換取一些糊口的奶食。新疆建省以后,各地都廢除了縣級以上的伯克,唯獨色勒庫爾的正副阿奇木伯克依然存在,直到辛亥革命后十多年,才予以撤銷。因此,直到1925年,“陽切克”才得以免除無償勞役,恢復自由,取得戶籍。

分布在莎車、澤普、葉城等地的塔吉克族居民定居務農,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無地、少地的貧苦農民。土地集中在少數地主手中,如澤普縣一戶塔吉克族地主占地多達4500畝。大多數塔吉克族貧民和當地的維吾爾、回、漢等族人民一樣,遭受占有大量土地、壟斷水源的地主階級地租、水租的沉重盤剝。在這些地區,“伙種”是主要剝削形式,即地主將土地撥給“鄰居農民”耕種,收獲時先由地主扣除種子和耕牛等費用,然后雙方對分。田賦歸農民負擔,同時農民還必須以60%左右的勞動日到地主直接經營的土地上服勞役,他們的家屬也要為地主無償從事各種家務勞動。可以說佃農與農奴無甚差別,僅僅是稍有人身自由而已。

南疆地區自十世紀末就傳入了伊斯蘭教,塔吉克族較早地接受了伊斯蘭教。塔吉克族的統治集團,還利用宗教特權,榨取勞動人民的血汗。塔吉克族原來信仰伊斯蘭教遜尼派。十八世紀初,兩個封建貴族集團互相爭權,隨著自稱穆罕默德“圣裔”“依禪”的色以提沙利的得勢,塔吉克族人民改信了什葉派的支派伊斯瑪儀勒派。這一教派宣揚崇信宗教領袖“依禪”。“依禪”的職位世襲,對教徒有很大的特權。雖然塔吉克族地區的清真寺很少,禮拜、封齋等宗教活動也不多,但是宗教和塔吉克族人民的生活卻有著密切的關系。宗教職業者“卡孜”、“阿蘭姆”、“海力派”等都藉掌管宗教法律、主持節日活動、誦經禮拜等活動勒索教徒。“依禪”每年出巡一次,教徒按例送牲畜錢財等“禮物”以示虔誠。并以每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作“供獻”。此外,教主和“依禪”們所占有的大量土地也都由教徒無償代耕。名目繁多的宗教負擔一般達到每戶牧民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

不論牧區還是農村,各種苛捐雜稅徭役多不勝數。尤其是1947-1949年,塔什庫爾干的塔吉克牧民每年被迫向國民黨政府繳納羊三千多只,柴草上百萬斤。國民黨軍隊為了制作馬掌,將塔吉克族地區的鐵器也搜刮殆盡,許多地方全村只剩下一把砍土鏝,以致塔吉克族人民不得不用野羊角、木犁耕地,使農業生產人為地倒退了幾個世紀。在苛政暴斂之下,解放前夕的塔什庫爾干,畜牧業生產急劇下降,牲畜總數比1942年減少了一半,約有50%的牧戶牲畜不足二十頭,有20%的牧戶只有一、二只山羊或者完全沒有牲畜。廣大塔吉克族人民饑寒交迫,無以為生,疾病蔓延,人口銳減,新中國成立前,塔什庫爾干的塔吉克族只剩下7000多人。苦難深重的塔吉克族人民,日夜盼望著解放。

風俗習慣

長期居住在高山地區的塔吉克族,衣、食、起居都有適應生活環境的特色。他們根據帕米爾高原有山、有谷、有水的地理特點,利用帕米爾牧草豐茂,水源充沛的自然條件,在高山牧場上放牧牲畜,在低谷農田中種植莊稼,形成了農牧結合,以畜牧業生產為主,兼營農業的格局。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大、小山谷里,分布著塔吉克族的村莊和田園。牧業生產和廣種薄收的農業經濟形成了村落零散的狀態,戶與戶之間距離也較遠。塔吉克人每年春天播種青稞、豌豆、春小麥等耐寒作物,初夏趕著畜群到高山草原放牧,秋后回村收獲、過冬,周而復始,過著半游牧半定居的生活。

塔吉克族的服裝以棉衣和夾衣為主,沒有明顯的四季更替服裝。成年男子一般戴黑絨圓高統“吐馬克”帽,帽上繡有數道細花紋和一道花邊,帽里用優質黑羔皮縫制,帽的下沿卷起,露出皮毛,青少年則帶同樣的白色帽。“吐馬克”帽非常適宜高原山區使用,天氣暖和時可以折起帽圈,天氣寒冷時放下帽圈護住雙耳和面頰。夏季塔吉克男子則戴白布縫制刺繡的謝伊達小圓帽。男子多穿套頭的襯衣,外罩黑色袷袢(對襟長外套),系繡花腰帶,冬季加穿大衣和不帶布面的皮大衣。

婦女平時穿連衣裙,并穿長褲,夏季在裙外加一背心,冬天外罩棉袷袢。老年婦女一般穿蘭、綠花色的連衣裙,年輕婦女和姑娘穿紅、黃花色的連衣裙,為了美觀和保護裙子,已婚婦女常在腰間身后系彩色的圍裙。“庫勒塔”帽是塔吉克婦女區別其他民族婦女的重要特征和標志。在塔吉克族婦女中,幾乎人人都有一頂或幾頂這種帶耳圍而又厚實的圓頂帽,帽子頂部和四周以白布做底,上面繡滿了塔吉克族婦女喜愛的圖案,色彩艷麗而奪目,帽的后部垂有一塊厚簾,遮住后腦和兩耳,出門時,帽外加方形大頭巾,一般為白色,新嫁娘則用紅色,小姑娘也有用黃色的。男女都著氈襪、毛線襪、長筒羊皮軟靴,用牦牛皮作靴底,輕柔堅實,適于攀緣山路。塔吉克人的手工藝品引人注目,在房屋,天窗、柱子以及炕帷、墻帷、被褥、枕頭、盛裝食品和衣物的布袋上都繪、雕、刺、繡有各種各樣的花卉和極具民族特色的圖案。婦女大都喜愛裝飾,盛裝時帽沿上加一排小銀鏈(“斯拉斯拉”),戴大耳環和頸繞數道珠項鏈,胸前佩戴名為“阿勒卡”的圓形大銀飾。

塔吉克牧民的飲食以奶類、肉類和面食為主;農民則以面食為主。牧民善于制奶品,如酥油、酸奶、奶疙瘩、奶皮子等。食物以煮食為多,以“抓肉”(清燉羊肉)、“顯爾該侖起”(牛奶煮米飯)、“顯爾臺力提”(牛奶煮烤餅)等為上好食品。愛飲紅茶。茶煮開后,常加牛奶,做成奶茶。

在塔吉克的村莊里,大都是正方平頂、木石結構的房屋。墻壁多用石塊、草皮砌成,厚而結實。頂部架樹枝,抹上拌有麥草秸的泥土。門向東開,一般靠近墻角。頂部中央開天窗,通風透光。在院墻以內最大的住屋稱為“賽然依”,另有牲畜棚圈和廚房,有的還有客房和庫房。由于高原多風雪,室內雖比較寬敞,但較低矮,四周筑土炕,長輩、客人和晚輩分側而居,土炕上鋪毛氈以供坐臥。爐灶在大門對側,灶后另有小間儲藏室,存放油、肉、干果和糧食。牧民夏季上山放牧,多住氈房,或在牧場筑土屋。

馬、牦牛、駱駝、驢等馱畜是塔吉克人的重要交通工具。牦牛有“高原之舟”的美稱,它在高原的交通運輸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牧民放牧或長途跋涉,一般都騎馬,馬具基本上是自制的,塔吉克人的很多競技活動都與馬有關,如叼羊、賽馬、騎馬射擊和狩獵等。

塔吉克傳統的家庭形式是家長制的大家庭。男性長者為一家之主,家庭成員的生產活動和生活都由家長作主安排。尊敬家長是塔吉克族傳統的道德觀念和社會風尚。父母在世時兒子分家另過,會受到社會輿論的責備。至今仍有不少家庭三世同堂,有的甚至四世同堂。家長以傳統的方式轉相承襲的,一般為父死母繼,母死長子繼。大家庭中特別提倡尊長愛幼,孝敬父母,夫妻間互相忠誠,兄弟友愛等。在家庭中婦女可以對家務事提出主見,可以參與商量經濟事務和子女的婚事。

塔吉克族實行一夫一妻制。本民族內通婚。婚姻大致經過擇偶、提親、定親、結婚等諸多過程和儀式。提親稱為“庫達格力”,一般由男方邀請鄰里或親朋中的長者攜帶禮物(衣服、首飾和一只羊)前往女方家提親。若女方同意求婚后,即以親吻對方之手表示。隨后,雙方商定婚期。從男方來的年長婦女單獨會見未來的新娘,給她戴上戒指,圍上紅頭巾,表示姑娘已有對象。婚禮的儀式十分隆重,一般選擇在8、9月秋高草美、牛羊肥壯的季節,男女雙方都要廣宴賓客。婚后,新娘在發辮上綴以一串串白扣子,以與姑娘相區別。大多數塔吉克人夫婦都能白頭偕老。

在塔吉克家庭里,嬰兒出生是件大喜事。凡是生了男孩,要鳴槍三響或大喊三聲,祝愿其長大后英武有為;生了女孩則在其頭下放一把掃帚,祝愿其長大后善理家務。親友聞訊,都要前來祝賀,在嬰兒身上撒些面粉,以示吉利。男孩在6-7歲時要舉行割禮;女孩在1-2歲時舉行剪發儀式。

塔吉克族有尊重婦女的優良傳統。如果一起到某人家去做客,或者參加婚禮、葬禮、拜節等,主人將來客中年齡最大的婦女視為最尊貴的賓客,進門要請她先進,其他人則按先女后男、先大后小的秩序進入。在塔吉克人室內炕上,右邊為上席,左邊為下席。客人進屋上炕后,女賓坐右邊,男賓坐左邊,女賓中年齡最長者坐右邊首席。如果為客人們宰了羊,要把裝有鮮美的羊頭和羊尾的盤子,先放在年齡最長的女賓面前,以示尊重。

塔吉克族注重團結友愛,相互幫助。在農村,生產、生活上的互相協作不僅僅局限于大家庭或親戚之間,而是一家有難眾人相助,主要表現在鄰里互助、輪流代牧、合伙耕作及事先不規定條件的“換工”等方面。

塔吉克族是個多禮好客的民族。對客人不論親疏、老幼和民族,凡是來客和投宿的過路人、生人都熱情款待。

塔吉克族的喪葬依照伊斯蘭教規先“凈體”,再裹以白布,蓋上死者的衣服,但頭部和腳都要露在外面,表示全部平安。守靈之夜和殯葬之日,親友和同村人都要前來吊唁、陪送,但是女子不能接近墓地。葬禮中的男尊女卑還表現在墓穴的深度,男子的墓穴深約兩米,女子則僅及胸前。按照傳統的習慣,客死異鄉的塔吉克人,遺體必須運回安葬。

塔吉克族信仰伊斯蘭教,以古爾邦節、肉孜節和圣紀節為三大主要節日。此外,還有獨具特色的肖公巴哈爾節(迎春節)、皮里克節(燈節)、祖吾爾節(引水節)、鐵合木祖瓦斯提節(播種節)等。

每年三月的肖公巴哈爾節是迎接一年開始的節日,節期為三天。屆時,家家戶戶清掃塵土,在墻上用面粉撒出美麗的花紋,以示祝福。節日這天,人們在推舉的“肖公”(互相賀節的領頭人)帶領下去各家祝賀,預祝來年豐收。接著,大家開始走親訪友,互相拜節。婦女們衣著美麗大方,等在家門前,向來客左肩撒白面粉,以示吉祥。節日期間,家家戶戶均準備豐盛的食品,以待來客;青年人則載歌載舞,并舉行賽馬、叼羊、摔跤等活動。節后,人們便開始準備春耕生產。

皮里克節在每年伊斯蘭教歷8月的頭兩天。節前,家家均做“卡烏日”草火把(將草用棉花裹好,上面涂滿酥油);節日傍晚,全家每人點燃兩支自制的小酥油燭,在燭前共同祈禱,求上天降福。每家都有人上屋頂插一個扎在長桿上的大火把,召喚吉祥。節日晚上,從山村到牧場,村村火把高照,到處是歡歌笑語,人們玩樂通宵。次日,各家去掃墓。

鐵合木祖瓦斯提節,意為“播種節”。屆時,各家下田做象征性的犁地和播種,互往身上潑水,以示慶賀。

塔吉克民間文學豐富多彩,有傳說、故事、詩歌、舞蹈等。詩歌是口頭文學中最重要的形式,人們在各種場合往往觸景生情,即興演唱,較著名的有《雄鷹》、《白鷹》、《聰明的寶石》、《利克斯爾》、《各式各樣的》等“瑪卡姆”(大曲)。這些詩歌有的表達對統治者的不滿,有的表達對未來生活的向往。故事、傳說大都以愛情為題材,寄托著人們對美好事物的情感和希望,充滿著濃郁的浪漫主義色彩。

塔吉克族特有的樂器有“納依”(用鷹翅骨做的短笛)、巴郎孜闊木(彈撥的七弦琴)、熱樸甫(彈撥的六弦琴),其中,納依和熱樸甫是塔吉克族最喜愛的兩種樂器。

塔吉克族舞蹈形式多樣,有鷹舞、習俗舞、模擬舞、傀儡舞和歌舞戲等,其中以鷹舞最為著名。鷹在塔吉克民間傳說中是英雄的象征,鷹舞多為雙人舞。舞蹈時,舞者屈膝、聳肩,模擬雄鷹展翅飛翔、回轉盤旋等動作,其動作剛健、強勁,并用鷹笛、手鼓等樂器伴奏。

歷史上,塔吉克人曾信仰過祆教、佛教等多種宗教。這兩種宗教文化至今在塔吉克族中還有遺存。約10世紀,塔吉克族開始信仰伊斯蘭教。公元11世紀在著名的塔吉克詩人和伊斯瑪儀派的傳教士納賽爾?霍斯魯的勸說下,開始遵奉伊斯蘭教什葉派的一個支派——伊斯瑪儀派。塔吉克族的宗教活動較少,清真寺也很少。部分老人每天在家中作兩次禮拜外,一般群眾僅在節日進行禮拜。

塔吉克村落中設有“加瑪艾提哈納”(聚會所),其結構、布局與清真寺不大相同,如不設伊瑪目站立之位的壁龕,而在兩面墻上設有懸掛伊瑪目畫像的龕洞。加瑪艾提哈納舉行宗教活動時,非本派信徒不準入內。

伊斯瑪儀派的主要經文為“雅森”和“蘇爾”。禮拜時,念“穆罕穆德我念著你!阿里我念著你!”101遍,叩頭一次,再重復贊念五遍。虔誠的信徒念經時用念珠記遍數,并十分珍視念珠。

塔吉克的信徒分別歸屬于若干依禪。由阿迦汗委派的依禪,在塔吉克信徒中享有特殊地位。依禪的職位世襲,沒有教區。他們各有若干名海里派作為自己在各地的代理人。海里派在自己居住的村子里主持婚喪典禮中的宗教儀式和其它宗教活動。

朝拜麻扎也是伊斯瑪儀派的一項重要宗教活動。麻扎是伊斯瑪儀派的“圣裔”之墓,或者是“圣裔”居留過的地方。在麻扎周圍插著許多長木桿,堆著碩大的野羊角,放置著各種顏色的鵝卵石塊。

發展現狀

1949年12月,鮮艷的五星紅旗插上了白雪皚皚的帕米爾高原,塔吉克人民從此開始了光明、幸福的新生活。1954年,塔什庫爾干自治區成立,1955年改自治區為自治縣。在其他的塔吉克族聚居地,也都先后建立了塔吉克民族鄉。

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成立以來,黨和人民政府充分保障塔吉克人民當家作主的權利。1954年至2004年,自治縣共召開9次人代會,每次參加大會的塔吉克族代表都在全體代表的80%以上。自治區的每屆人代會都有塔吉克族代表參加,在自治區第五屆人代會上塔吉克族代表還被選為常委會委員。從第三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至今的每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都有塔吉克族代表參加,共商國家大事。

新中國成立后,塔吉克族干部隊伍不斷壯大。1953年,塔什庫爾干縣共有塔吉克族干部44名,科級以上只有6人。2004年底,全縣塔吉克族干部已達729人,其中103人擔任科級以上職務,占全縣科級以上干部總數的67%。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國家采取了西部大開發、興邊富民行動、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等一系列措施,積極推動塔吉克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新中國成立前,塔什庫爾干沒有一個專業工廠和手工業作坊,甚至連馬掌都要靠外地供應。現建有農牧業機具制造、水電、皮毛加工等多家工廠,著名的大同玉石礦已開采利用,投資4000萬元的3×1250千瓦的水力發電站建成發電,結束了過去點油燈、點蠟燭的歷史,徹底甩掉了“無電縣”的帽子。到2004年,全縣完成國內生產總值17185萬元,是自治縣成立時的300多倍。

畜牧業發展迅速。新中國成立前,塔什庫爾干僅有牲畜2.7萬頭,平均每人只有兩頭。牧場屬于全村共同使用,牧畜則大量集中在少數牧主和富裕戶手中。白天,牧民們很少在牧場上照看牲畜,更無人顧及保護牧草資源和水資源。當時,牲畜疫病經常流行,羊只常患疥癬和羊虱,沒有獸醫,牲畜死亡率很高,幼畜成活率只有30%。由于不選育良種,牲畜質量不斷下降。新中國成立后,各級政府十分重視畜牧業生產,特別是近年來的一系列畜牧業建設工作,如進行草原普查,狠抓草場建設和飼料加工業,引進優良畜種和推廣塔吉克族牧民精心培育繁殖的良種——敦巴什大尾綿羊,試行凍精配種技術,加強獸醫疫病防治等等,使畜牧業生產獲得了較大的發展。2004年,全縣牲畜存欄數已達18.22萬頭(只),約為1954年的5倍。

過去,塔吉克族農業生產工具簡陋,生產方式落后,一般每畝耕地只能收4-5秤糧食(一秤一般為16市斤)。一些施肥較多,又犁了2-3遍的地,也只能每畝收25秤糧。普通牧民一年的收成只夠幾個月吃,只能在飯中攙野菜、杏干,并通過打獵、給富戶當短工來維持生存。新中國成立后,農業生產技術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廣大農牧民開荒造田,大搞水利基本建設,擴大耕地灌溉面積,深耕細作,糧食產量逐年提高。2004年,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糧食產量達到6154噸。

很早以來,塔什庫爾干是個閉塞、落后的邊遠山區,交通極為不便。從這里到南疆行署所在地喀什,乘駱駝要走半個月,騎馬也要六七天。那時,全縣沒有一輛機動車,沒有一臺拖拉機。1958年,國家修通了喀什—塔什庫爾干公路,冰雪山鄉有了汽車喇叭聲。塔莎(塔什庫爾干至莎車)公路也于2002年7月修復開通。同時,國家還為地處昆侖山深處葉爾羌河上游的大同鄉專門架設3座玻璃鋼斜拉索橋。314國道干線中巴友誼公路正在全面拓寬改造,自治縣縣城也新鋪14公里街道路面。

由于放牧、農業生產水平低,塔什庫爾干商品經濟也十分落后。塔吉克人生產的糧、肉、奶、羊毛和皮張等,基本上都是自產自用,極少用于交換。以物易物的交換方式十分普遍。新中國成立后,塔什庫爾塔吉克自治縣在帕米爾高原上創立了富有活力的商業經濟。縣有國有、集體、個體商場、商店,鄉建有供銷社,村里有代銷點,在全縣初步形成了商業網,大大方便了人民的生活。1954年,全縣商品零售額只有2萬元,2004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3044.8萬元。為了扶植塔吉克族的民族經濟和照顧塔吉克農牧民的生活,國家在塔什庫爾干長期實行商品保護價格,對在當地出售的商品由政府補貼運費和地區差價,使高寒牧區的商品零售價和喀什市的商品零售價基本持平。

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距巴基斯坦口岸蘇斯特只有200公里,距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也只有1000公里,距阿富汗首都喀布爾1000公里。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地緣優勢,給自治縣邊境貿易的發展創造了契機。自古以來,塔什庫爾干塔吉克人就通過紅其拉甫山口,與巴基斯坦進行著邊境小額易貨貿易。1978年6月喀喇昆侖山公路全線竣工,成為中巴兩國間的主要通道。由此,紅其拉甫山口正式對兩國公民開放,雙方各自設立了邊境口岸機構。官方貿易逐漸開展。1986年5月1日,紅其拉甫口岸正式向第三國開放,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已成為我國西部通向中亞、南亞和中東的一個重鎮,邊境貿易日益繁盛起來。2004年,中國—塔吉克斯坦卡拉蘇口岸正式開放,成為自治縣境內的第二對外開放的口岸。

邊境貿易給塔什庫爾干帶來了繁榮,也帶動了自治縣個體、私營經濟的發展。塔吉克人擺脫了祖祖輩輩“重牧輕工賤工商”的傳統觀念的束縛,逐步跨下馬背,走出氈房,投身于商品經濟市場大潮。近幾年來,全縣有201戶個體工商戶活躍在塔什庫爾干城鄉,其中塔吉克族65戶,占總戶數的30%,他們主要經營副食品、建筑、建材、運輸、產品加工、服裝、飲食等,在市場經濟中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文化教育、衛生、電信等事業有了長足進步。1954年,自治縣只有一所小學、3個教學點,只有50人有初中和小學文化程度,文盲占全縣總人口的87﹪。現全縣有各級學校16所,在校生7148人。醫療衛生事業取得了長足進步,全縣擁有專業衛生技術人員204人,鄉村醫療點18個,滿足了塔吉克族群眾看病的需要。廣播電視、電信事業飛速發展,全縣83%以上的人口能夠收聽收看廣播和電視;全縣有固定電話2072戶,移動電話、計算機互聯網等也已開始普及。

今天,在塔什庫爾干歡樂的冰山草原上,倒映著雪山云天的高山平湖畔,到處散布著塔吉克族牧民潔白的氈房,羊群似朵朵白云滾滾涌動,駿馬、牦牛歡躍奔馳,到處呈現出一派繁榮興盛的景象。放眼未來,塔吉克族人民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本報官方微信

本報投稿郵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頂部
500w彩票 武隆县 | 虞城县 | 都兰县 | 毕节市 | 南昌市 | 万州区 | 旬邑县 | 新平 | 安义县 | 杭州市 | 英山县 | 嘉鱼县 | 新宾 | 额尔古纳市 | 敖汉旗 | 炉霍县 | 安新县 | 平度市 | 德江县 | 乐平市 | 汝州市 | 清镇市 | 灌南县 | 武冈市 | 青川县 | 措美县 | 山东 | 福安市 | 四会市 | 肥城市 | 蛟河市 | 南开区 | 高邮市 | 湖南省 | 比如县 | 开封市 | 钦州市 | 屯门区 | 镇宁 | 屏南县 | 祁门县 | 屯留县 | 瑞昌市 | 昌图县 | 崇信县 | 高安市 | 微博 | 清水河县 | 灵宝市 | 门源 | 平凉市 | 东港市 | 天全县 | 卓尼县 | 迁安市 | 太原市 | 新郑市 | 湖州市 | 孟津县 | 鄂尔多斯市 | 朝阳县 | 云林县 | 郑州市 | 林口县 | 安新县 | 浦北县 | 临夏市 | 吉林省 | 醴陵市 | 金沙县 | 区。 | 潢川县 | 河池市 | 府谷县 | 双流县 | 邵东县 | 黑龙江省 | 微博 | 哈尔滨市 | 山阴县 | 澄江县 | 庆元县 | 伊金霍洛旗 | 岳普湖县 | 故城县 | 万州区 | 得荣县 | 栾城县 | 四子王旗 | 大宁县 | 左权县 | 廊坊市 | 漠河县 | 丰台区 | 青川县 | 上饶市 | 灵寿县 | 吉隆县 | 兴国县 | 石柱 | 西盟 | 甘泉县 | 偃师市 | 九龙城区 | 巍山 | 得荣县 | 仁布县 | 江达县 | 旺苍县 | 堆龙德庆县 | 专栏 | 共和县 | 揭西县 | 台山市 | 安溪县 | 宁德市 | 肥乡县 | 连平县 | 聂拉木县 | 通化市 | 老河口市 | 大姚县 | 舒城县 | 浦城县 | 南充市 | 太保市 | 聂拉木县 | 新兴县 | 方城县 | 辽宁省 | 榕江县 | 海安县 | 固原市 | 淄博市 | 永宁县 | 盘锦市 | 宣汉县 | 丰台区 | 邯郸县 | 杨浦区 | 南安市 | 茂名市 | 莲花县 | 商城县 | 松滋市 | 平度市 | 富川 | 邳州市 | 临猗县 | 察雅县 | 阿尔山市 | 大足县 | 响水县 | 勐海县 | 通州区 | 佳木斯市 | 潮安县 | 台东县 | 阳曲县 | 承德市 | 西藏 | 广宁县 | 崇义县 | 汾阳市 | 玉田县 | 吴堡县 | 龙南县 | 昌吉市 | 山阳县 | 恩平市 | 宁蒗 | 彭阳县 | 沂南县 | 伊吾县 | 外汇 | 青浦区 | 邵武市 | 进贤县 | 桐乡市 | 吴桥县 | 新民市 | 偏关县 | 当雄县 | 天柱县 | 随州市 | 丰镇市 | 英吉沙县 | 永新县 | 汾西县 | 甘洛县 | 辽宁省 | 鲁山县 | 宜宾县 | 藁城市 | 迁西县 | 栾城县 | 金山区 | 长兴县 | 敖汉旗 | 青铜峡市 | 德昌县 | 西充县 | 鹤岗市 | 罗城 | 内乡县 | 分宜县 | 大邑县 | 巴彦淖尔市 | 吴桥县 | 上林县 | 达孜县 | 满洲里市 | 上蔡县 | 龙陵县 | 蓝山县 | 鞍山市 | 莱芜市 | 岳西县 | 玉环县 | 临清市 | 遂昌县 | 沙河市 | 台山市 | 抚松县 | 西畴县 | 汝城县 | 元朗区 | 西乌珠穆沁旗 | 乌鲁木齐县 | 遂宁市 | 河北区 | 阳原县 | 怀远县 | 郯城县 | 集贤县 | 鄂尔多斯市 | 武城县 | 新民市 | 南部县 | 当涂县 | 荃湾区 | 广水市 | 克拉玛依市 | 西峡县 | 井陉县 | 新泰市 | 松滋市 | 澄城县 | 米泉市 | 怀来县 | 正安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