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博覽

珞巴族

2019年05月16日    來源:廣西民族報網    字號:[    ]

概況

珞巴族總人口約2965人(2000年),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區東起察隅、西至門隅、南達中印邊界的廣大珞渝地區,以米林、墨脫、察隅、隆子、朗縣等地最為集中。另有少數散居在拉薩、林芝、山南等地、市。

珞巴族聚居的珞渝地區,位于喜馬拉雅山南麓、北緯27度至30度之間的低緯度地區,山高林密,河流眾多,雅魯藏布江、丹巴河等穿越其間。珞渝北部高山區雪峰連綿,層巒疊嶂。自然環境的多樣性形成了從寒帶到熱帶的立體氣候,為動物和植物的生長、繁衍提供了優越的條件。農作物和經濟作物有青稞、小麥、雞爪谷、玉米、水稻、蕎麥、高粱、豆類和香蕉、菠蘿、柑桔、柚、桃、梨、葡萄、西瓜等水果;家畜有黃牛、犏牛、豬、雞等。

歷史上,人們依據地理形勢,把珞渝分作上珞渝和下珞渝。上珞渝泛指古稱的白馬崗(即今墨脫縣)、馬尼崗、梅楚卡一帶;下珞渝則泛指永木河、錫約爾河、巴恰西仁河流域,直至南部同印度接壤的廣大地區。

“珞巴”,是藏族對居住在這一地區古老居民的習慣稱呼,“珞”,在藏文里有“附近”、“智慧”、“南方”、“沒有開化”等幾種詞的意思;“巴”,意為“人”。新中國成立后,根據實際情況和本民族意愿,正式定名為珞巴族,取“南方人”之意。

珞巴族內部部落眾多,他們多以部落或氏族聚居在一起。主要部落有義都、米古巴、米辛巴、達額木、希蒙、民榮、博嘎爾、博日、堅波、德根、阿帕塔尼、崩尼、蘇龍、阿卡等。此外,還有一些小部落。墨脫珞巴族分屬米古巴、米辛巴兩部落,主要居住在達木珞巴族鄉,另有部分與門巴族、藏族雜居在一起;米林縣珞巴族主要屬博嘎爾部落,居住在南伊珞巴族鄉、羌納鄉、米林鎮等鄉鎮;隆子縣珞巴人,主要居住該縣斗玉鄉,包括納、姆熱、巴依、布瑞等部落;察隅縣的珞巴族,主要是原屬義都部落的一部分,居住在該縣西巴村。

珞巴語為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的一種獨立語言,各部落之間方言差別較大,沒有本民族文字。

歷史沿革

珞巴族的祖先是珞渝地區最早的開發者,早在新石器時代,他們就繁衍生息在這里。20世紀70年代以來,我國的民族和考古工作者在上珞渝的墨脫地區發現了大批磨制石器。這些石器與在西藏其他地區采集的同類石器在形制和文化內涵上極其相似。考古資料表明,珞巴族先民同藏族先民一道,共同創造了喜馬拉雅山區的遠古文明。在珞巴族的神話傳說中,有其先民最初居住在墨脫一個山洞里的傳說。

藏文史籍《紅史》等記載,早在松贊干布(617~650年)時代,“南自珞與門……等均置于吐蕃統治之下”。吐蕃后期的歷史也記載了吐蕃贊普處理珞渝地區事務,珞渝部族受吐蕃王朝統治的事實。在藏傳佛教后弘期,噶舉派僧人曾到接近珞渝的工布、娘布、塔布、隆子一帶傳教建寺。在博嘎爾部落的傳說中,噶舉派僧人湯東杰布,曾經到珞渝馬尼崗一帶向珞巴人傳授耕作技術,并教化珞巴人皈依佛教,但成效不大。17世紀后期,格魯派在西藏取得統治地位,在清朝中央政府扶持下管理西藏地方政府,針對珞渝的具體情況,設立了有關機構。1680年,達賴五世發給梅惹喇嘛的文書中,記載自火猴年(1656年)以來,“所有僧俗不顧自身任何安危,與約二十五年間,一心積極維護宗教事業……門區屬部未歸我治者及珞渝人等亦入我治下……”。后來,這些地區分劃給沿喜馬拉雅北坡設置的地方官府分別管理。西部塔克新一帶原來的傳統習慣是每十二年藏歷猴年,藏族官員與珞巴有關部落首領舉行盟誓,確定由珞巴人負責修路,并保證前來轉山的藏族群眾轉山活動和物資交換順利進行。珞巴人則得到西藏地方政府發放的生產、生活物資,如牛、鐵制工具等,這加強了藏地和珞渝邊地的關系,體現了西藏地方政府對邊境地區的約束和控制。在中部的則拉宗岡,西藏地方政府設置了專管馬尼崗一帶的珞巴族部落官員,并在該地區設五個分別代理征收差稅的根布(頭人,相當于村長),每年由根布率部落內各氏族代表到米林色爾冬上繳差稅,同時舉辦物資交易會,珞巴族與當地藏族群眾交換所需物資。后改為則拉宗岡指派代表寺院、貴族和官府的藏區富戶代理管理,稱為“三乃卡”,與五個根布合稱“乃卡松(三)根卡阿(五)”,成為定制。使東拉山口北部的納玉溝和洛拉山口北部的里龍溝等地成為珞巴族各部落與工布藏族人民交流的重要通道,將珞巴族與藏族更緊密地聯系起來。

19世紀中葉,西藏地方政府把珞渝地區劃歸波密土王管轄。波密土王于1881年在地東村(今墨脫縣境)建立地東宗,委派宗本轄五“錯”(“錯”相當于區)、六寺。20世紀初,波密土王為進一步鞏固對珞渝的統治,將地東宗的達崗錯擴建為宗,即嘎朗央宗。并在此先后委派過八任宗本。西藏地方政府也經常派人到珞渝地區巡查。1927年,西藏地方政府和波密土王發生矛盾,撤消了嘎朗央宗,將轄地仍劃歸地東宗,恢復達崗錯建置。又在達崗錯及其以南地區,委派“錯本”(相當于區長)和“學本”(相當于村長),每年前往收繳租稅。當時,西藏地方政府為鞏固邊防,還派軍隊到達珞渝南境和印度阿薩姆交界的地方巡邊。1944 年前后,英帝國主義以劃定非法的“麥克馬洪線”為借口,派兵溯雅魯藏布江下游而上,侵入珞渝的戛高、許木地區,強令當地人民不再為西藏地方政府支差納稅。隨后,英帝又派兵侵占了更巴拉以南、戛高以北地區,強迫西藏地方政府停止對當地行使固有的管轄權力。

珞巴人民為了保衛祖國和家園,勇敢地阻止了英印政府一次次派出的各種人員滲入珞渝地區,與外來入侵者進行了長期的斗爭。早在19世紀初,英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就開始不斷滲入西藏邊地,他們力圖打開從阿薩姆經過珞渝和察隅到中國四川內地的一條捷徑,通過這條通道貫通與中國長江中下游的聯系。為此,英國打著考察、開發、傳教、采集動植物標本的名義,派遣“探險隊”進入珞渝地區,遭到珞巴族人民的反抗。英國吞并了阿薩姆地區后,為了霸占這片狹長的平原地帶,經常唆使當地淘金者、捕魚者及種植者不向山地部落交納“波薩” ,以使這些人逐步擺脫珞巴族部落的主權管理,接受英國人保護。1847年阿薩姆地方邊境政治官維特齊上尉率兵進山,要求部落釋放不交“波薩”而被拘的淘金者。阿波爾人夜襲了維特齊上尉的隊伍,維特齊焚燒了阿波爾人的村莊。此后,珞巴人同蠶食他們土地、掠奪他們財富的英國侵略者進行了長時期的斗爭。

著名的反抗殖民侵略的珞巴族部落首領凱薩,為珞巴族義都部落首領,察隅人。1851年,法國神父M?噶拉克以“傳教”為名,進入瓦弄、珞渝、察隅等地,搜集情報,激起珞巴族群眾的強烈不滿。 1855年,噶拉克再次進入察隅杜曲地區,破壞當地風俗,嚴重傷害了當地珞巴族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利益,激怒了珞巴族人民,凱薩憤怒地處死了噶拉克。噶拉克之死使英、法等帝國主義國家惱羞成怒,英國殖民當局從薩地亞派出阿薩姆率領的長槍隊,直奔察隅,血腥鎮壓凱薩領導的珞巴族人民。凱薩率領珞巴族群眾進行了英勇頑強的抵抗,許多珞巴人都英勇戰死。凱薩在被俘關押期間,拒絕威逼利誘,毫不屈服,被英軍殺害。

1911年,英國軍官威廉姆森偷越國境,進入珞渝南部進行間諜活動,被珞巴族阿迪部落處死。珞巴族人民面對前來尋釁報復的英帝國主義“阿波爾”遠征軍,毫不畏懼,以長矛、大刀和毒箭等原始的武器抗擊手持現代武器的入侵者。1944年前后,英帝國主義借口維護非法劃定的“麥克馬洪線”,派兵入侵珞渝地區。1947年,印度當局陸續占領了門隅以及珞渝、下察隅的大部分地區,中國西藏地方政府和珞巴族人民進行了堅決的抵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珞巴族人民生活在西藏封建農奴制度下,受西藏三大領主(地方政府、貴族和寺院)的壓迫和歧視。為了加強對珞巴人的控制和約束,西藏地方政府還在一些靠近藏族居住的地區,委派藏族官吏統治。20世紀中期,珞巴族社會仍處于原始社會末期階段,珞巴族由于居住在不同地域,有20多個大小部落,每個部落都有各自部落的部落名、有各自的地域、操自己的方言、有自己的道德規范和風俗習慣、有自己的軍事首領。各個部落又包含若干個氏族。每個氏族都有自己的居住地,氏族內部以血緣親疏分住在相鄰的村子,每個村往往都是同一家族的成員。氏族居住周圍村社范圍內的土地歸氏族全體成員公有,氏族成員可以在公有土地上開荒、狩獵或從事其它生產活動。珞巴族社會普遍實行父子聯名制,氏族內部每個成員的名字由父名和子名兩部分組成,即在兒子的名字前加父名,父系譜系反映出氏族內部各個家庭成員之間血緣遠近。閱歷豐富的老人可以隨口說出自己氏族10代以上的譜系,這是每個氏族成員必須具備的知識。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珞巴族各部落還保留著家長奴隸制,蓄奴主一般沒有脫離生產勞動,主人與奴隸的生活相差不大,但屬于不同的等級。在博嘎爾部落,有麥德、麥讓、伍布和涅巴4個等級。在崩尼、崩如部落有列德、阿比和蘇龍3個等級。即所謂的“高骨頭”麥德(或列德,意為“有能力、有氣魄”,在口語中可以作“主人”使用)等級,“低骨頭”涅巴(意為“被壓著不能抬頭、被迫勞動”,實際上是奴隸)等級。麥德是氏族始祖的直系后代,被認為是血統純潔的人,也是各個氏族的主體成員。麥德在社會上有地位,有人身自由,他們的后代即使貧窮,仍然是高貴的血統。麥德等級高度重視血統的純潔,嚴格遵循習慣法,實行等級內婚。涅巴被認為是血統低賤的人,大部分是從外部落買來的奴隸。只能在低等級內通婚。麥德可以把占有的涅巴用于買賣、贈送、轉借,人們習慣上把占有涅巴的多少與占有牲畜、糧食的數量一樣,作為財富象征。

麥讓有兩種來源:一種是其祖先原本是被氏族收養的人,血統與氏族血統不同,收養之后就作為氏族的正式成員看待,并參加氏族的一切活動。另一種是由于麥德等級的祖先因娶了低骨頭等級的女子,使自己血統混雜,從而失去了高貴的血統,子女永遠淪為麥讓等級,不能恢復到原來的麥德等級。麥讓等級是自由人,他們的的地位低于麥德,高于伍布和涅巴,在經濟條件許可的情況下,他們也可以占有涅巴。

伍布由涅巴的后代變來的。涅巴的子女仍然是涅巴,涅巴的孫子女稱為伍布。伍布是在主人家當了三代的涅巴或是用積攢的財物娶妻,向主人請求獲準后,從主人家分出來。伍布對主人還保留一定的依附關系,一般要繼續住在主人家附近,以便保護主人并在主人家有事時盡義務。同時,伍布受外來人欺負時,主人也會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戚”保護。獨立出去的伍布,可以自由使用氏族公有的山林、土地,參加氏族的集體活動。

風俗習慣

20世紀50年代之前,珞巴族社會經濟發展緩慢,生產水平很低。農業生產刀耕火種,生產工具簡單粗糙,除了少量砍刀、長刀為鐵制,其它生產工具,如播種用的尖棍、鋤草用的鍬、鋤、骨鏟子、竹刮子等均為木制、骨制或竹制。主要的農作物是玉米和雞爪谷,在玉米、雞爪谷生長過程中,不施肥,僅僅除草一、二次。雞爪谷每畝收成約100斤(珞巴人按播撒種子的倍數計算,豐年可收成50多倍,一般年景僅收成二十幾倍)。旱地實行輪歇耕作,砍伐的樹木和灌木燃燒后的草木灰,含氮、磷、鉀較高,是天然復合肥料,能夠提高土壤的肥力,促進農作物生長,珞巴人喜歡并習慣這種耕作方式。土地肥力高的,可以連續使用二三年;肥力低的,種植一年后輪休幾年才再次砍伐耕種。村莊附近耕地,主要種植各種蔬菜、香蕉、甘蔗等。水田占耕地面積的比例較少。農作物產量很不穩定。

珞巴族的耕地在播種前要用竹木架設圍欄,以防莊稼成熟時猴、野豬、熊等野生動物對莊稼的糟蹋、破壞。砍燒耕地和架設圍欄是繁重的工作,由男子完成;其它的如播種、插秧、除草、收割等農活由婦女承擔。

狩獵是珞巴族社會生產的重要組成部分。珞巴人擅長狩獵、捕鼠和捕魚。珞巴人采取圍打、圍捕、陷阱、繩套等方法,也能捕殺多種動物。在鐵器工具流人珞渝地區前,人們多集體狩獵。至今,米古巴和民榮部落仍然保持這種狩獵方式。集體行獵規模較大,有比較固定的時間,一次需要10多天,每年約4—5次,主要捕捉大中型動物。屆時,全村青壯年男子都必須參加。出征前,在最有經驗的領隊獵人帶領下,舉行出獵儀式,巫師要誦經,把過去獵獲的野獸骨頭,放在領隊家的火塘周圍,殺雞或殺豬,將血灑在野獸骨頭上,預祝出獵平安。近代,鐵器輸入使用,珞巴人的生產發生了重大變化,也促進了狩獵方法的進步,人們可以依靠個體的力量自行狩獵。狩獵的方式有:設欄下套、設置石壓子、設陷阱、設套、安放地箭、設木籠等10余種。如,捕捉山鼠的方法多種,用石板壓、設小地弩、下活套等,頗為珞巴人喜愛。捕魚,是一項不分性別、年齡,人人都可以參加的生產活動,分集體捕魚和個體捕魚兩種方式。集體參加捕魚,目前僅存在投毒捕魚時采用。珞巴人的個體捕魚用魚籠、垂釣、放套、下網、撒網等方法。人們把捕獲的魚烤干后,可存放較長的時間,是珞巴人主要肉食來源

珞巴人制作弓箭的技藝較高,對彎制竹弓和削制箭桿很有講究。制弓要選擇竹種,對弓的長度、寬窄有專門的要求。箭桿、箭鏃和箭羽的選材、制作工藝也很精細。珞巴人從幼兒時就開始練習射箭,使用弓箭的本領十分嫻熟,誰家生了孩子,四鄰親友以弓箭為禮祝賀。逢年過節,都要舉行射箭比賽。勇猛善射的青年獵手,會得到眾多姑娘的青睞。各部落都有一套制毒技術,他們常常采用劇毒野生植物曬干后搗成粉末,再取毒蛇的毒液與之調和配制毒藥,涂在箭頭上,狩獵射殺野獸。

采集業是珞巴族經濟生活的重要補充,是生活在高山部落人們的主要生活來源之一。人們采集野果、寄生菌、根莖,有的地區主要的食物來源是“達謝”等植物的莖心,制作成淀粉食用。

珞巴族的手工業還沒有從農業中分離出來。珞巴人男女都擅長編制竹器,他們用各類竹制品、獸皮、黃連、麝香、熊掌、辣椒、染料草等土特產和獵物,與藏族交換鐵工具、食鹽、羊毛、衣服、糧食、茶葉等生活必需品。珞巴族流行傳統手工藝品竹編,珞巴人從小就開始學編制,竹制品種類有竹筐、竹席、竹籠、竹繩、竹碗、竹盆、竹籃、竹雨具等,工藝精巧別致,既實用,又富有民族特色。

藤網橋是珞巴人特有的技術,以藤索為材料編織而成。建造藤網橋時,人們隔河射箭,箭尾拖曳繩索,把藤索、棕索和竹索帶過寬闊而湍急的河面。墨脫縣德興區橫跨雅魯藏布江上的藤網橋是歷史最久的一座,距今已有300多年。

珞巴人還制造石鍋。米古巴和米新巴等部落,用一種質地柔軟且耐高溫的石料鑿成的石鍋經久耐用;珞巴人設計的水磨房也非常巧妙,人們使用時,不需要人管理,只需將糧食放進一個懸掛著的糧袋里,糧食就會隨著磨盤的轉動,均勻地落入磨口,直至糧食被碾成粉末。

珞巴族生活的喜馬拉雅山脈南北地區,氣候環境迥然不同,南北各部落服飾明顯不同。博嘎爾部落生活的珞渝地區北端,海拔較高,氣候寒冷,男子穿山羊皮、野牛皮上衣或藏式氆氌長袍,外套黑色貫頭式大坎肩。過去一般不穿衣褲,只系一塊遮羞布,現在大多穿漢式長褲;男子戴藤帽或熊皮圓盔帽,熊皮圓盔帽是珞巴族男子特有的典型頭飾。女子穿野麻織物做的對襟無領袖上衣,圍腰帶,下穿過膝筒裙,小腿捆扎裹腿;冬天御寒用牛皮和羊毛織披肩。珞渝中心地帶氣候炎熱,這里的阿帕塔尼、米里、崩尼等部落服飾較為簡潔,男女服裝都只將布塊圍在身上,長者過膝,短者過臀,手臂袒露在外,崩尼人稱之為“埃濟”。米里、德根部落的女子穿一種稱之為“階邦”的草裙。在靠近藏區的地方,珞巴人也穿藏裝、藏靴。察隅地區女子傳統服飾,上裝為無領短袖對襟衫,下裝為內外兩層筒裙,內裙長過膝,外裙僅及臀部。衣裙上銹有文飾圖案,裹綁腿。頭頂綰發髻,用簪子等銀飾品固定。飾物有富有特色大耳筒、銀幣項串等。

各部落發式不同:義都部落男女都剪短發;博嘎爾、德根、棱波等部落的男女把額前的頭發剪至眉際,腦后留一尺多長,散披在肩;崩尼、阿帕塔尼等部落,男子綰發髻于前額,用銀、銅或竹制簪子固定。女子梳兩條長辮子。

崩尼部落的男女盛行穿鼻,男女在12歲左右進行,在鼻翼兩側各穿一孔,佩戴鐵環或銅環。阿帕塔尼部落的婦女在鼻翼上穿孔,插飾木塞或戴金屬、藤條小環。

各部落男女都喜佩戴耳飾、項飾、腰飾、手飾、腕飾等各種飾品。佩帶的飾物,是家中多年積攢,是家庭財富的象征。男子戴銅和銀的手鐲和竹管耳環,脖頸上套各色串珠,腰間掛弓箭、長刀等物。珠串多用海貝、獸骨、獸牙和綠松石等磨制成珠子穿串而成。婦女除佩帶各色串珠、銀質和銅質手鐲、戒指、耳環(竹耳管)、項珠外,腰間還綴有很多海貝串成的圓球、銅鈴、銀幣、鐵鏈、小刀、煙斗、火鐮等。

珞巴族男女都喜愛系腰帶,腰帶有藤編、皮革制作或羊毛編織的,飾有各種圖案。珞巴人喜歡在腰帶上懸掛小刀、火鐮和其它銅、貝制作的飾物。男子好佩戴長刀和弓箭。長刀不單是顯示陽剛之氣的裝飾品,而且是日常生活中的常用工具和重要武器,可用來防止野獸、毒蟲的襲擊。弓箭是珞巴族狩獵的主要武器,是男子隨身之物。

珞巴族崩尼、巴達姆、阿帕塔尼等部落,有文身習俗。文身圖案有直線、箭頭形、點狀、斧形、三星、須狀等形狀。不同的部落文身的部位也不同。

燒烤是珞巴族最常見的一種加工食物的方式。無論植物性食物,還是動物性食物,都可以燒烤。將整條魚投入火塘,埋上熱灰,很快便可燜熟食用。珞巴人還把在山上捕獲到大的動物,加工成肉條,烤熟后長期貯藏。珞巴人也用石塊烙制食品。他們把蕎麥、玉米和達謝(一種木本棕類喬木植物)加工后提取的淀粉)研磨后,用水調和成稀面團,攤在燒紅的石片上烙熟或烙過后再埋入火塘的灰燼中,使其熟透。崩如、蘇龍部落的人把達謝調成漿,放在大葫蘆里,再從火塘里把燒紅的石頭取出來,立刻投放到葫蘆里,利用石頭的熱量把達謝煮熟。蘇龍人把糧食放進竹筒,加上水,堵上木塞,放在火堆上燒,食用時用刀把竹筒破開。其他部落人外出遠行時也使用這種方法做飯。有些部落用陶罐和石鍋烹飪食物。珞巴人烹調蔬菜的方法很簡單,用水將菜煮熟后,加入調味的食鹽和辣椒即可。珞巴人多數部落一天吃三餐,他們喜歡在兩餐之間飲酒。珞巴人家家戶戶用大米、雞爪谷等糧食釀酒。一些部落在盟誓時,還沿用古老的飲血酒習俗。博嘎爾人每年秋收后殺牲慶祝,把余溫未冷的牛血和在酥油中飲用。他們認為,野牛的骨髓吸出來生食味道最鮮美。一部分珞巴人常把獐子肉剁成肉醬,拌上辣椒和姜末作為其它食品的配料。

具有珞巴族民族地域特征的歷法——物候歷,是珞巴人在長期的狩獵、采集和農業生產活動中,根據月相盈虧、晝夜更替、四季變化、植物枯榮等自然現象的變化規律創造的。物候歷根據月亮圓缺變化和季節轉換規律,歸納出每月有三十天,每年有十二個月。珞巴人對每月、每天都有形象、生動的說明,反映出珞巴人獨特的智慧。

珞巴族地區的房屋建筑多是干欄式,中間層住人,下層飼養牲畜。每個氏族都有未婚男子集體居住的公房,它也是氏族或首領議事的地方,平時婦女不能進入。有些部落還建有少女的公房。

珞巴族各地年節日期不一,年前,家家戶戶舂米釀酒、殺豬宰羊,經濟條件富裕者還要宰牛。不少地方還保留有“氏族集合”的古老習慣,過節時,各戶要備酒、殺雞、炸油餅、牛肉、豬肉、野牛肉、香獐肉、魚肉、鼠肉,在熊熊篝火旁飲酒、唱歌、吃肉,進行各種娛樂活動。一些珞巴地區有在年節舉辦婚事,歡度節日時婚筵喜慶的習俗。

珞巴人非常好客,視挽留客人為榮。有客自遠方來,珞巴人會拿出干肉、烤肉、奶渣、玉米酒、蕎麥餅和辣椒等款待。客人吃飯前,主人要先喝一杯酒,先吃一口飯,以示食物無毒和對客人的真誠。希蒙的珞巴族稱年節為“調更谷乳術”節,屆時,要把宰殺的豬、牛、羊肉連皮切成塊分送給親友,還要把牛頭蓋骨高高懸掛家中墻上,作為勤勞和富有的象征,世代相傳。“昂德林節”,是珞巴族傳統農祀節日,珞巴語意豐收節。每年收割時擇日舉行。臨近節日,男人上山打獵,女人收取少許谷物,做熟后請村中老人嘗鮮,剩下的喂狗。節日期間,全村男女身著盛裝,從各自家里拿出準備好的美酒佳肴,全村男女唱歌跳舞,通宵達旦。

珞巴族中還流傳著一個叫“莫朗”的節日,意在預示豐收。具體時間由巫師擇定,一般在農歷臘月或正月。屆時,全村男青少年排列為一行,身著盛裝,在巫師帶領下到鄰近各村巡游,路過田野時,巫師撒大米粒,青少年揮舞長刀,敲打銅盤,隊尾的一個老者沿途撒大米粉。巡游隊伍要走遍本部落。在經過即將播種的土地時,舉著竹制男性生殖器的青年就到地里跳生殖舞。每到一個村子的廣場上就唱歌舞蹈,村民們則會備酒款待。珞巴人認為,莊稼的繁殖和人的生育是一個道理,為的是祈求人丁興旺。在毗鄰藏區的珞巴人,節日和祭祀活動與藏族相差無幾。

珞巴族民間世代口耳相傳著大量的神話、傳說、民間故事等文學作品。珞巴族創世紀史詩《斯金金巴巴娜達盟》,從天地起源、日月星辰、自然萬物和人類的誕生講起,直到珞巴族的來源和發展。長篇神話《阿巴達尼》,講述珞巴族父系祖先阿博達尼誕生、氏族的婚配、遷徙、發展和分布、繁衍成為十三個部落的艱苦歷程。神話有《紐布射日》、《天神三兄弟》、《三頭神牛》、《人和猴子為什么不一樣》、《太陽、月亮和草藥》等。民族交往的傳說有《賓鳥追馬》、《種子的來歷》等;發明創造的傳說有《斯金金巴巴奈達美和金尼麥包》等。民間還流傳有《蝙蝠》、《啄木鳥》、《烏都鳥》等故事。

音樂主要是演唱歌謠。珞巴人常在休閑、勞動、遠足、婚娶 、喪葬、祭祀時,觸景生情,即興創作歌曲。民歌屬五聲音階,以徵、羽調式為主,有“夾依”、“百力”、“月”和“亞里”等4種,也用于舞蹈時伴唱,表演形式是一人領唱眾人和。“夾依”,為敘事性民歌,多用于贊頌和祈祝。“甲景甲”,是具有代表性的古老曲調,在婚喪嫁娶、宗教祭祀、修建新房等各種重大場合、儀式上表演。“百力”多用于喜慶場合,是珞巴族生活習俗的酒歌、哭嫁歌。“月”是表現人們出征前唱的一種歌曲。

舞蹈有多種,大多表現與生產、生活相關的內容,跳祭祀舞、征戰舞時,無音樂伴奏,舞蹈動作原始古樸,豪邁奔放。如,男子集體舞“刀舞”,舞者身穿獵裝,手持弓箭、長刀,表現激烈狩獵場面;“馴牛”舞,表現珞巴人追趕、抓獲、馴牛的過程;“巴糾”,是珞巴族崩如人婚慶時表演的舞蹈,有模擬鳥獸動作;“紐布衣”和“哈日巴”舞,反映原始宗教儀式的內容。舞蹈時,沒有樂器伴奏,由巫師領唱,姑娘們跟著巫師所唱歌曲的末句,重復合唱,并按著歌曲的節拍起舞。歌詞大多敘述創世紀的傳說、動植物的起源、生產工具的發明創造等。

珞巴人過去實行氏族外婚,在同一等級內實行買賣婚姻。在珞巴語里,男子娶妻意為 “買妻子(老婆)”,父親嫁女意為“賣女兒”。不同等級的男子,買老婆的價格不同,等級越高,身價越高。一般一個麥德等級(即所謂的“高骨頭”。麥德,意為“有能力、有氣魄”,在口語中可以作“主人”使用)女子的婚價為6—10頭犏奶牛,麥讓(麥讓等級是自由人,他們的地位僅低于麥德)和伍布等級(低于麥讓等級,是由涅巴的后代變來的)女子的婚價為3—5頭犏奶牛。男女婚姻多由父母包辦,孩子七八歲甚至更早就訂婚。一般是男方向女方求婚,可以由男方的父母直接去,也可以委托介紹人去。雙方談妥后即可訂婚。訂婚時,男方要給女方送去豬、米、酥油、酒等禮物。以后,男方開始向女方陸續送去婚價,到女子十五六歲時交足婚價就可以迎娶。由于普遍盛行買賣婚姻,所以婦女的地位十分低下,在家族中沒有繼承財產的權利。

娶親日子,由男方殺雞占卜選定。當天,女方父母與介紹人一起把新娘送到新郎家,新郎家準備酒、肉招待。新娘到后與新郎一起握刀殺一只雞,看雞肝紋路所示吉兇如何,如不吉利,由新娘、新郎各自再殺一只雞,殺到雞肝出現吉象紋路為止。接著,新娘新郎舉行喝酒儀式,每人面前放一碗酒,碗邊抹上酥油,自己先喝一口,再喝交杯酒。喝完交杯酒后,共同招待介紹人和所有的客人。然后,雙方客人和來賀喜的親戚朋友一起不斷地飲酒、唱歌和跳舞,通宵達旦。

近半個多世紀以來,隨著社會的進步,過去的買賣婚姻已逐漸轉變為自由戀愛,高低等級、“骨頭”的概念在年輕的珞巴人中已經淡化,買賣婚姻也逐漸減少。

喪葬習俗因地域和部落的不同而有所差異。多數部落實行墓葬。墓葬時,先挖一個1米多深的圓形坑,在坑底再挖一個與坑壁成90度角的墓穴,墓穴兩邊與上方用木料做支架,并燒火熏烤;底部鋪墊板、草、褥子、枕頭。死者放入墓穴后,將捆尸體的繩子及臉罩解下,蓋上衣服。在男性死者旁放弓箭、砍刀、小刀、煙斗、煙袋等物品,女性死者旁放耳環、手鐲、項鏈、“嘎烏”、針線等物品。墓穴門打好樹樁,鋪上草后,填土至與地面相平,墳墓上搭個棚子。

下葬時,殺豬和雞,豬的四只腳和雞的兩個翅膀掛在墳墓上。葬后,要帶回送葬時捎去的肉和米酒,在死者房外支鍋做飯,請參加送葬的人吃。吃剩的飯菜分給來客,忌帶進死者家里。當晚,死者家屬要到墳前燒火、放供品,葬后短則十多天,長則周年,每天早上或晚上都如此進行。到最后1天,認為死者的靈魂已走,在墳前殺一只雞祭奠死者,喪事才告完畢。米古巴、米辛巴、德根、巴依、瑪雅、達足等部落實行樹葬。樹葬是在人死后,將尸體用藤條捆綁住,放在藤筐或木箱里,隨葬品有死者生前用具和一些裝飾品。請喇嘛念經超度,樹葬時,在村外找一棵分杈的大樹,將裝尸體的藤筐或木箱置樹杈上。第二天,全氏族或家族共同舉哀,全村停止勞動一天,村里的人和死者的親友都要帶糧食、酒前來吊唁,與死者家人一道哭喪。隆子縣的原納、崩尼、崩如、蘇龍等部落實行崖洞葬和石冢葬。

珞巴族主要信仰萬物有靈的原始宗教。認為人世間一切自然物都是由一種超自然的鬼怪精靈主宰,人的生老病死和災禍發生都是由鬼怪作祟。因此各氏族部落盛行巫術活動,以祈求鬼神的護佑,常常要殺牲祭鬼或請巫師念經,施展巫術約束鬼怪。

珞巴族的許多部落對天體崇拜中,對太陽尤其崇敬,認為她是神靈,給人類帶來了光明和溫暖,是真理與正義的化身。博嘎爾、迦龍等部落都有隆重的祭太陽的儀式。
自然現象崇拜,即對風、雷電、彩虹等自然現象的崇拜。珞巴人對這些自然現象有特定的崇拜儀式,阿帕塔尼部落每年3月下旬要舉行儀式,祈求諸神免降冰雹、免除雷擊和淫雨等。

山石崇拜,即對山、石、土地、樹、水和火等自然物的崇拜。珞巴人生活的地方高山環抱,他們認為山神是山的主人,因此,崇拜山神的儀式,多與狩獵有關;崇拜巖石的儀式,與戰爭和結盟有關。

動植物崇拜,即對虎、豹、熊、豬、牛、羊、狗、鷹以及樹木等的崇拜。在博嘎爾、崩如、蘇龍和迦龍等部落,還有祭祀老虎的習俗。如有人在行獵中誤傷老虎,要請巫師主持祭奠儀式,以求得老虎的寬恕。??

珞巴人認為人的出生、成長和死亡由靈魂決定,靈魂又受到神鬼的影響和支配,靈魂一旦離開肉體,死亡就來臨,人的肉體死亡后,靈魂并沒有死亡,只是離開軀體到另外的世界。為了保護靈魂,各部落都制作一些護魂靈物,佩帶在身上。祖先崇拜是以某種自然物做為自己祖先的圖騰崇拜。每個氏族都有自己的圖騰,作為全氏族崇拜的對象。

珞巴族的巫師有兩種,一種是卜卦師,稱為“米劑”,一種是祭神跳鬼的祭司,稱為“紐布”。他們被認為是來往于人和鬼之間的使者,享有崇高的威望。人生病,便認為是鬼作祟,要殺大量的牲畜,以驅除病魔,送走鬼怪。從事農業生產的部落十分崇拜土地,為祈求豐收,要舉行各種祭祀活動。在播種完后,要在地頭進行祈豐收祭儀。每戶都要做大米飯和一石鍋菜,盛入竹皿和木碗中,放在地邊,祈求地神保佑莊稼豐收,不遭野獸損害。秋收前,要在十月舉行望果節活動。在村內公房旁擺上各種糧食,敬獻酒肉祈求年年豐收,人丁興旺。新年吃年飯前,全家首先敬祖先、灶神,感謝灶神一年的庇佑,并祈求繼續得到幸福和美滿。初二,各家祭祀糧神,殺一只雞供奉,分別用三個竹碗盛滿白酒、甜酒和米飯,放在主室的木架上,祈求家神請保佑明年人畜興旺,糧食滿倉。家里有人出遠門或打獵,要殺雞卜卦或煮雞蛋占卜。

長期以來,珞巴人與藏族人民有著多方面的接觸,在靠近藏族或與藏族雜居的地方,部分珞巴族群眾信仰藏傳佛教,家里供奉有藏傳佛教的神龕;藏族群眾每12年一次的藏歷猴年朝拜札日神山活動,珞巴族群眾也積極參加。

發展現狀

新中國成立后,西藏經民主改革并實施民族區域自治,珞巴族與其他少數民族一樣,成為國家的主人,獲得了政治權利、經濟權利和人身自由的權利。墨脫縣和米林縣珞巴族聚居區成立了兩個民族鄉,珞巴族人民履行了當家作主的民主權利。1959年民主改革后,黨和政府采取了很多特殊政策,幫助珞巴族下山定居,發展生產,使他們從原始、半原始的生活形態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政府向珞巴人發放大量的鐵制農具,世代以狩獵為生的珞巴人開始學會了種地。20世紀70年代,政府組織科技人員在珞巴山村推廣農業技術,使“刀耕火種”的農業向精耕細作方向轉變;改革開放后,國家又作出一系列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的重大決策。2001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問題的復函》,要求有關部門和各級政府要對人口較少民族加大扶持幫助力度,加快他們的發展。國家對珞巴族地區實行了農業綜合開發,使越來越多的珞巴人放下獵槍從事農耕生產,進行了農田水利基本建設,改善農業生產環境,生產力得到進一步解放,農牧業生產得到發展。國家的大量投資,使珞巴族農牧業、能源、交通、郵電通信等基礎產業和基礎設施以及教育文化事業得以初步改變落后狀況。綜合發展指數從1990年0.53%上升為2000年0.66%,年增長率2.23%,發展速度在全國少數民族中名列前茅。

珞巴族聚居區建立的兩個民族鄉,享受了更多的民族政策照顧。1988年6月成立的米林縣南伊珞巴族鄉,有珞巴族人371人,占全鄉總人口的83%。2000年國家實施“封山育林”政策后,長期習慣于“靠山吃山”的當地群眾,在政府指導下,依靠當地林區牧業優勢,種植經濟林、果,發展當歸、天麻等中藥材產業,米林縣成為西藏蘋果生產基地。2002年,南伊鄉人均純收入達2316元,高于西藏自治區平均水平。2004年,人均純收入為2907元,人均占有糧食1100余斤。米林縣米林鎮珞巴人,從大山深處搬到了生活交通方便的平原地區居住。政府出資為貧困戶蓋房子,提供生產工具。傳統的刀耕火種的生產方式得到改變,農田耕作開始使用新式犁耙、播種機、電動脫粒機等機械。近幾年,國家投資490多萬元,用于南伊珞巴族鄉里的路、電、自來水、廣播、電視、電話等基礎設施建設,使珞巴族的經濟發展水平和城鄉居民生活水平躍上一個新的臺階。珞巴人的生產、生活條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許多家庭蓋起了寬敞的新房,室內鋪釉面地磚,掛石膏頂棚。現代化的生產工具,冰箱、電視、洗衣機等家用電器逐漸進入了珞巴族家庭。南伊珞巴族鄉已有珞巴人從初步利用豐富的自然資源搞竹木加工業,到經營畜牧業、運輸木材、飼養藏香豬、土雞,至今已擁有幾輛車、上百頭牛,家產已超過百萬的家庭。在這個只有70多戶人家的鄉,家產數十萬元的已有十幾戶。南伊珞巴鄉還憑借優美的自然環境和本民族獨特的民俗文化,搞起了新型特色文化旅游,增加了致富渠道。除此之外,村民還發展勞務輸出。

1988年4月成立的墨脫縣達木珞巴族鄉,珞巴族692人,占全鄉總人口的93%。2004年,國民生產總值為177.94萬元,人均純收入為1800余元,人均占有糧食1312.82斤。國家大量的資金投入,使墨脫珞巴族地區社會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珞巴新村建成,基礎設施有了改善,珞巴人的生存條件變化,生活水平提高,許多群眾逐漸從貧困走向溫飽,從溫飽奔向小康。

國家還加大對珞巴族干部的培養力度。目前,珞巴族有了自己的干部、大學生、醫生和科技人員。干部隊伍的主體是民主改革中的積極分子和改革開放后培養成長起來的年輕知識分子。他們通過采取在崗學習、學歷教育、短期培訓和考察學習等形式,成為珞巴族黨務、政務、教育、科技、文化、衛生等各方面的干部人才隊伍。珞巴族雖然人口極少,在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中,珞巴族都有自己的代表。在西藏自治區以及縣、區、鄉各級人民政府中,也有珞巴族干部,他們成為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維護各民族當家作主的民主權利、發展社會經濟的骨干力量。林芝、山南兩個專區,共有珞巴族干部60多名。珞巴族聚居的鄉、村干部,全部由珞巴族人出任。西藏民主改革以前處于社會最底層的珞巴族婦女,也有了自己的代表出席全國人代會,參加自治區和縣一級的行政領導工作。

民族改革后,國家在珞巴族地區興辦了學校,為農牧民子女提供免費的義務教育,適齡兒童都免費進學校接受科學文化知識教育。80年代以來,已有10多名珞巴族青年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西藏民族學院、西藏大學等高等院校。1988年,政府投資在林芝修建了民族學校,對少數民族學生實行特殊的政策,食宿全部由政府負擔,重點招收門巴族、珞巴族學齡兒童上學。1995年,國務院有關部門提出了人口較少民族發展教育的基本方案。通過國家和各級政府的幫助,在較短的時間內,使這些民族完成普及九年義務教育,掃除青壯年文盲,改善辦學條件、培養一批合格的師資,解決貧困生的就學,使整個民族的教育問題得到基本解決。目前,中央民族教育專項經費和地方各級政府及部門的配套經費幫助入口較少民族發展教育事業,已取得初步成效。2000年,珞巴族文盲率從1990年的72.71%下降為50.79%。

20世紀60年代以前,墨脫沒有任何現代的通訊手段,向山外互通情況只能由村民跋山涉水步行5-7天,到達喜馬拉雅山北麓。1980年,墨脫的郵局可以收發電報。1994年,墨脫安裝了一部單向的衛星電話。2000年11月,安裝了衛星程控電話,保障縣政府所在地與外界聯系的需要。近幾年來,在廣東、福建兩省的援助下,全縣有了多臺傳真機和電腦,保障了行署與縣府之間通訊的暢通。20世紀80年代末,墨脫縣政府所在地有了電視,能收看中央臺和西藏臺各1套節目。1996年,安裝了閉路電視,能轉播8套節目。1999年,修建了發射塔,2001年,又改造了接收機,現在能收看21套節目,豐富了縣府所在地干部和群眾的文化生活。2001年,有109戶村民能在家中收看電視,2003年,已增至186戶,占全縣1452戶的12.8%。在廣東、福建的對口支援下,基礎設施得到改善,墨脫縣政府建起了新的辦公樓。

廣播、電視、現代科學技術知識的傳播、普及,使珞巴人思想觀念有了根本的改變。過去,巫師的生活比普通百姓要富裕許多。近幾年,當地醫療衛生條件有了顯著改變。政府在珞巴族地區辦起了醫療站,實行新型的合作醫療,對每個農牧民進行補貼,農牧民到縣醫院看病也很方便。珞巴族人口預期壽命從1990年的52.52歲上升為2000年68.99歲。珞巴人生活水平都有了很大提高,精神面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珞巴族人民用勤勞的雙手創造出幸福文明的美好生活。以農牧民安居樂業為突破口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又給珞巴族人民帶來了新的活力。現在,一個個美麗的珞巴新村已經成為雅魯藏布江畔一道亮麗的風景!(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本報官方微信

本報投稿郵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頂部
500w彩票 寿阳县 | 南川市 | 青铜峡市 | 肇庆市 | 廉江市 | 洛川县 | 噶尔县 | 黔西县 | 拉孜县 | 犍为县 | 密山市 | 榆中县 | 湘乡市 | 沂南县 | 黎川县 | 兰州市 | 集贤县 | 郴州市 | 香河县 | 长沙市 | 双柏县 | 长丰县 | 嵊州市 | 陆丰市 | 长泰县 | 万宁市 | 莒南县 | 灵台县 | 宜丰县 | 中超 | 明水县 | 韶关市 | 长治县 | 丰原市 | 青阳县 | 东兰县 | 兰坪 | 汉沽区 | 宝丰县 | 江西省 | 武鸣县 | 建始县 | 彭泽县 | 遂昌县 | 承德市 | 互助 | 临颍县 | 建始县 | 苗栗县 | 江都市 | 保靖县 | 德钦县 | 琼中 | 修水县 | 浦城县 | 海安县 | 萝北县 | 东安县 | 德惠市 | 房山区 | 西林县 | 临桂县 | 庄河市 | 谢通门县 | 于田县 | 江阴市 | 石渠县 | 承德市 | 大洼县 | 浏阳市 | 灵川县 | 神农架林区 | 黄陵县 | 通江县 | 兴业县 | 江源县 | 沁源县 | 惠州市 | 五原县 | 佛学 | 平陆县 | 灵璧县 | 丹巴县 | 昆明市 | 涞源县 | 桐城市 | 浮梁县 | 金湖县 | 内丘县 | 河间市 | 常熟市 | 平顺县 | 来宾市 | 石棉县 | 桐柏县 | 沙湾县 | 海丰县 | 新民市 | 旬阳县 | 赣榆县 | 永修县 | 南澳县 | 德惠市 | 白水县 | 旅游 | 英德市 | 海口市 | 大冶市 | 临邑县 | 长汀县 | 农安县 | 青神县 | 镇平县 | 乌鲁木齐市 | 紫阳县 | 上高县 | 玉溪市 | 彩票 | 渭源县 | 金华市 | 枞阳县 | 会东县 | 安顺市 | 钟祥市 | 汝阳县 | 龙口市 | 醴陵市 | 南陵县 | 察隅县 | 义乌市 | 射洪县 | 黄浦区 | 临夏县 | 利辛县 | 内乡县 | 渝北区 | 墨玉县 | 阿图什市 | 佛教 | 甘谷县 | 朝阳区 | 高雄县 | 广南县 | 彭阳县 | 中方县 | 玉环县 | 静海县 | 新化县 | 山东 | 漳浦县 | 西充县 | 邢台市 | 建宁县 | 原阳县 | 宜兰县 | 富蕴县 | 称多县 | 台安县 | 延庆县 | 长子县 | 长武县 | 茌平县 | 大洼县 | 贡山 | 嘉荫县 | 新营市 | 邵武市 | 安宁市 | 沁源县 | 阳西县 | 绿春县 | 信丰县 | 丽江市 | 银川市 | 盘山县 | 洛阳市 | 马山县 | 嘉鱼县 | 崇仁县 | 苍南县 | 五家渠市 | 靖西县 | 平湖市 | 华阴市 | 康平县 | 洪江市 | 砚山县 | 顺义区 | 长海县 | 永康市 | 潢川县 | 嘉黎县 | 陕西省 | 乡城县 | 宜章县 | 东山县 | 当涂县 | 乌鲁木齐市 | 喀什市 | 丘北县 | 建瓯市 | 西昌市 | 奈曼旗 | 兴安县 | 开原市 | 宜阳县 | 香格里拉县 | 南康市 | 安化县 | 南漳县 | 乐陵市 | 乐业县 | 自治县 | 云梦县 | 青冈县 | 城步 | 婺源县 | 嘉荫县 | 水城县 | 库车县 | 泰州市 | 呼图壁县 | 三原县 | 阜南县 | 那曲县 | 屏东县 | 黔南 | 乌审旗 | 睢宁县 | 南汇区 | 南投县 | 横山县 | 河池市 | 嘉荫县 | 甘洛县 | 濮阳县 | 蛟河市 | 象州县 | 专栏 | 舒城县 | 措美县 | 保亭 | 明星 | 嵊州市 | 金堂县 | 张家界市 | 武宣县 | 班戈县 | 昭平县 | 淮北市 | 津南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