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博覽

布朗族

2019年05月16日    來源:廣西民族報網    字號:[    ]

概況

我國布朗族總人口為91882人(2000年),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西部及西南部沿邊地區,其中,約有3萬多人較為集中的聚居于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海縣的布朗山、西定、巴達、打洛、勐滿、勐崗等鄉鎮,約有5萬多人散居于雙江、保山、施甸、昌寧、云縣、鎮康、永德、耿馬、瀾滄、墨江等市縣,布朗山布朗族鄉是我國布朗族最大的聚居區,約占布朗族總人口的65%。此外,南澗、景東、景谷、思茅、景洪、勐臘等市縣的山區亦有少量分布。主要聚居區的布朗族長期以來和哈尼、拉祜、佤族相鄰,散居的布朗族與漢、傣、哈尼、拉祜等族人民親密相處,十分友好。

布朗族有多種自稱,居住在西雙版納的布朗族自稱“布朗”或“巴朗”,臨滄市和保山市的自稱“烏”,墨江、雙江、云縣、耿馬等地的自稱“阿瓦”或“瓦”,思茅的自稱“本族”,瀾滄縣文東鄉的自稱“翁拱”,鎮康、景東的自稱“烏”或“烏人”。過去,其他民族對布朗族的稱呼也各不相同:雙江傣族稱之為“臘”,拉祜族稱之為“卡帕”、“卡普”,西雙版納傣族稱之為“悶”,哈尼族稱之為“阿博”或“阿別”,當地漢族及彝族稱之為“蒲滿”或“濮曼”等。新中國成立后,根據本民族的意愿,統一稱為“布朗族”。

布朗語屬于南亞語系孟高棉語族布朗語支,可分為布朗和阿瓦兩大方言區。布朗族沒有自己民族的文字,除使用本民族的語言外,一部分人會講傣語、佤族語和漢語,西雙版納布朗族人兼用傣語的較多。

中國的布朗族多居住在滇西南瀾滄江和怒江中下游兩側低緯度高海拔的半山區。布朗族居住的地區一般分布在北緯25°以南的北回歸線附近,處于海拔1500米至2000米的山岳地帶。這里地形復雜,山高谷深,海拔高差懸殊較大。因受印度洋暖濕氣流和西南季風影響,氣候隨地勢高低呈垂直變化,溫帶、亞熱帶、熱帶等多種氣候類型具備,而在同一地區高山河谷之間又形成獨特的“立體氣候”。冬天最低氣溫約3-4℃,夏季最高可達30℃,年平均氣溫在19-22℃之間,雨量充沛。西雙版納西定和布朗山的年平均降雨量,分別達1209.3毫米和1374毫米,充分體現出布朗族地區“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立體氣候特點。

布朗族地區獨特的自然環境,為動植物提供了良好的棲息、生長條件。在莽莽原始森林里棲息著金錢豹、云豹、綠孔雀、白鷴、原雞、白腹錦雞、紅腹錦雞、蜂猴(懶猴)、飛貊等諸多珍禽異獸。其中屬于云南省一類保護動物的就有風猴、金錢豹、云豹、犀鳥等。這里生長著云南杉、云杉、松(云南松、華山松、思茅松)、柏、楠木、香樟樹、桉樹等優質木材以及紫膠寄主植物、橡膠、各種竹類、柑橘類等經濟林木;盛產野三七、龍膽草、貝母、麝香、鹿茸、何首烏、靈芝、三棵針、仙鶴草、茯苓等珍貴藥用植物;雷九菌、靈芝菌等食用菌和胡椒、砂仁、草果等藥材香料植物也是布朗族地區的特產。充沛的雨量、溫熱的氣候,使布朗族地區盛產熱帶、亞熱帶、溫帶的各種水果,如芒果、菠蘿蜜、芭蕉、繡球果、香瓜、番石榴、番木瓜等,此外,還有橄欖、多依、雞素子果等野生水果。布朗族山區的地下還蘊藏著豐富的礦產資源,如金、銀、銅、鐵、煤、云母、大理石等。

布朗族以種植旱稻(陸稻)、水稻、玉米、小麥為主,豆類、雜糧(蕎、土豆、芋頭等)次之;經濟作物有茶葉、棉花、甘蔗、煙葉、麻類及各種蔬菜。自古以來,茶葉就是布朗族先民栽培的著名物產,布朗族所居之地多為云南今日盛產茶葉之地,是云南大葉種茶葉的主產區。聞名遐邇的普洱茶,早在清代就是云南珍貴的貢品,為當時國內的珍貴飲料,到清代晚期,普洱茶已為士庶人家普遍飲用。時至今日,布朗族地區仍是“普洱茶”、“勐庫茶”的主要原料產地之一。

歷史沿革

史學界一般認為布朗族源自古老的“百濮”族群。中國古籍中很早就有對百濮的記載,《尚書?牧誓》中提到參加周武王伐紂的西南諸部落中就有濮人。史學界根據《華陽國志》記載,認為“哀牢”與濮人的關系密切,永昌(治所在今保山南部)一帶是古代“濮人”居住的地區;“濮人”部族眾多,分布很廣,很早就活動在瀾滄江和怒江流域各地其中操孟高棉語的一支可能就是現今布朗族的先民。濮人在我國史籍中有過許多稱呼,秦漢時稱為“苞滿”、“閩濮”,魏、晉、南北朝時稱 “閩濮”,隋、唐、五代、宋朝時期稱為“樸子蠻”,或“撲子”、“樸子”、“撲”、“蒲滿”、“蒲人”等,元、明、清時期稱為“蒲滿”或“蒲人”等。

自西漢王朝在云南設置益州郡,下轄嶲唐(保山)、不韋(保山以南)等縣,濮人地區就納入了西漢王朝郡縣的范圍。西晉時,永昌濮人的一部分向南遷移至鎮康、鳳慶、臨滄一帶。唐宋時期,“撲人”受南詔、大理政權統治,主要從事采集和狩獵的經濟生活。此后,逐步過渡到從事農業生產。元初,滇西蒲人已使用鐵鋤,其首領每年以一定數量的鐵鋤作為貢納,上交元朝政府。明朝典籍記載說:“蒲人……事耕鋤,……知漢語,通貿易”??。明朝設置順寧府(今鳳慶一帶)時,即以蒲人中的貴族充任土知府。經過長期的民族遷徙和部落、部族的分化融合,原先居住在瀾滄江和怒江中下游的濮人的一部分,發展為今天的布朗族。

布朗族是富有斗爭傳統的民族,為反抗歷代的封建統治者,曾和其他民族一起舉行過多次起義。其中以清咸豐十一年(1861年)墨江哈尼、布朗等族人民的起義規模最大。起義由田四浪(哈尼族,又名政)領導,起義群眾達數千人之多,一度攻占了鎮源、墨江的大部分地區,斗爭堅持七八年之久。

民國時期,布朗族人民也不斷地進行反抗斗爭。1940年前后,西雙版納西定的布朗族人民奮起反抗國民黨軍隊的殘暴統治,并在拉祜、哈尼等族人民的支援下擊潰國民黨政府派出鎮壓的軍隊。布朗族人民還不斷反抗傣族土司和本民族當權頭人的統治。1943年西定曼瓦寨的布朗族人民,進行了反抗頭人征糧的斗爭,群眾拒絕交糧,最后將大小18個頭人的反動統治全部推翻。

19世紀中葉以后,布朗族人民參加了各族人民共同反對英、法帝國主義侵略我國云南邊疆的愛國斗爭。抗日戰爭時期,布朗山和西雙版納西定的布朗族人民,曾經與漢、傣、哈尼、拉祜等各族人民一道,共同抗擊日本和暹羅軍隊對西雙版納的侵略,在捍衛祖國邊疆的斗爭中作出了貢獻。

新中國成立前,布朗族的社會發展很不平衡,大體可以分為兩類地區。一類以居住在臨滄地區和思茅地區的布朗族為代表,由于長期與漢族及其發展較快的民族雜處,受其經濟和文化影響較深,他們的社會經濟發展較快,保甲制度已遍布這些地區。除墳園、森林尚保留有村社公有的性質外,其余土地已經完全屬于私有,地主經濟早已確立。地主富農通過高利貸、典當、買賣、抵押和憑借政治特權,霸占良田沃土。在這種體制下,各階層對生產資料的占有已顯示出十分的不平衡。例如雙江縣邦馱鄉的一個布朗寨中占總戶數6%地主占有了全寨水田總數的30%以上。廣大貧苦農民不僅深受本民族地主、富農壓榨,還遭受漢族和其他民族地主、富農的盤剝與掠奪。國民黨政府與當地地主惡霸勾結在一起,橫征暴斂,拉丁派款,更加深了布朗族人民的苦難。

另一類以聚居在西雙版納布朗山、西定和巴達一帶的布朗族為代表。他們很早就受傣族封建領主的統治,布朗族人民每年必須向傣族領主交納一定數量的貨幣或實物作貢物。傣族領主在布朗族內部冊封一些世襲頭人,叫做“叭”,每個“叭”管轄若干寨子,這種轄區也就是向傣族封建領主納貢的單位。傣族土司還通過分封自己的家臣和親屬為“波朗”(職官名)直接控制各“叭”,加強對布朗族人民的統治,使布朗族的社會經濟結構、政治組織以及意識形態各方面受到很大影響。但是傣族統治階級還不能把自己民族的生產方式完全強加于布朗族,而在一定程度上讓原來的生產方式維持下去,滿足于征收貢納。這種統治在布朗族社會從家族公社向階級社會轉化的過程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新中國成立前,西雙版納布朗族社會存在的土地所有制,還不同程度地保留著家族公有、村社公有和私人占有等3種土地所有制類型。少數布朗族村寨還保留有由同出于一個祖先的若干個家庭組成的叫做“戛滾”的農村公社。每個家族包括五六戶至二三十戶小家庭。在家族范圍內的土地、森林、牧地均屬于“戛滾”即全體成員公有。每年春耕前由家族長主持按戶分配一次土地。收獲全部歸各戶所有。這類土地私人不能買賣,家庭或個人只有使用權。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家族公有制逐漸衰落。

在西雙版納布朗族中存在著村社公有土地所有制。每個村寨由幾個至十余個不同血緣的家族(“戛滾”)所組成,一般有100戶左右。生產工具、房屋、牲畜等屬個體家庭私有;土地、山林、水源等屬于村社公有。各家族對于村社公有地實行長期占有使用制,通過家族內每年定期分配土地實現單戶生產,其收獲為各戶所有。村寨以上的頭人“叭”則完全由傣族土司冊封,他們接受傣族領主賜給的鐵鏈、銀刀、金傘后,充當傣族土司統治布朗族人民的代理人,定期為傣族領主收繳稅貢,攤派勞役,征集兵員等。

當時,在家族公有和村社公有的土地內,已經出現土地私有制。個別村寨內土地私有程度較深,耕地、宅地、茶園大部分已通過頻繁的買賣或變相掠奪等形式,轉變為頭人、富裕戶所私有。很多村社成員喪失了土地,淪為富裕戶的佃農,這類土地具有完全私有的性質,即可自由買賣、典當、出租給任何人。各家族民主產生的村寨頭人和家族長,往往憑借自己的地位,長期占有使用數量多質量好的土地,有的還具有一定的特權。由于土地占有不平衡,私有制的產生和發展以及傣族土司和國民黨的殘酷掠奪,促使高利貸、雇工、租佃等剝削關系發展起來。隨著各村寨內部階級分化的產生和發展,原始公有制便日趨解體。

風俗習慣

布朗族居住在山區,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十分利于植物生長,所以,“靠山吃山”是山地民族生存的一大特點。像其他山地民族一樣,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和豐富的自然資源,尤其是廣袤的森林資源,使得布朗族適應自然并從自然獲得生存的方式主要就是采集、漁獵和刀耕火種。這樣的生存方式就形成了穩定的生產風俗文化。直到今天,雖然現代農業正在逐步建立,但是某些地區20世紀70年代以前,刀耕火種依然較為盛行,采集和漁獵仍然是人們維持日常生活的補充手段。

過去,布朗族的刀耕火種創造出人隨地走、地隨山轉的輪耕法,一般把村寨的土地劃分為若干片,在嚴格的規劃下,實行有序的輪墾,使地力得到休息,避免毫無節制地砍樹燒山,以保證刀耕火種農業的正常進行。

布朗族的傳統紡織技術十分高超,在歷史上享有盛譽。布朗族的服裝多是自制的土布做成的,以藍、黑二色為主。其紡織原料是自種的棉花、苧麻和葛線麻等。用棉花和苧麻可以紡織成土布,用苧麻和葛線麻可縫麻袋或掛包。布朗族的紡織技術起源甚早。千年以前的漢文史籍中就有濮人以木棉織布的記載。《廣志》說:“木棉濮,土有木棉。”“黑僰濮,出桐華布。”《華陽國志?南中志》永昌郡條說:“有梧桐木,其花柔如絲,民績以為布,幅廣五尺,潔白不受污,俗名曰桐華布。”西漢初年,這種用木棉紡織的布曾被蜀商大量運往關中一帶銷售,屬當時的上等紡織品,倍受世人的青睞,以至于規定了它的交換價格,說明當時濮人的紡織手工業發展水平已經很高。明清時代,康熙《楚雄府志》卷一說:“蒲蠻,山居火種,婦人織火麻布為生。”乾隆《景東直隸廳志》卷三載:“蒲蠻,女織棉布。”又據道光《普洱府志》卷十八:“黑濮,寧洱有之……頗知紡織。”這些史料說明了布朗族先民的紡織歷史久遠,曾經擁有杰出的紡織技術。今天,在布朗族地區,仍可以見到一些婦女沿襲祖傳的紡織技術,精心制作布料和手工藝品的情形。

布朗族的紡織機有腰織機和水平織機兩種。腰織機是自制的,結構簡單,由織篾、梭筒、腰帶、木砍刀(即擋紗板)、竹筒、竹棍等組成。紡織方法也很容易掌握,前邊用一根粗細適中、約1.6米的竹筒橫拴在兩根柱子上,將紗線疊成雙層,在此筒上滑動,作為經線。靠近織布人一端也有一個較細的竹筒,把紗線繃緊拴在腰部,經線的中央夾層還安置一個小竹筒和竹棍,用來上下分紗。婦女坐在小矮凳上,雙足向前方蹬緊,然后用左右手來回地將細竹棍引線穿紗,同時還要用雙手操縱擋紗板不斷地把緯線擋緊。一個技術嫻熟的婦女,若是不停地織,每天能織出30厘米寬2.5米長的白布。織出的布可用來縫制上衣、筒裙、包頭巾、背小孩的背帶、裹足布等。紡織品種有斜紋布、平布和彩錦。如將棉線染成紅線、黑線、藍線,可以織成各種條紋花布,美觀大方,深受群眾喜愛,也是縫制筒裙的好衣料。近代,布朗族婦女從傣族那里學會了使用水平織機,紡織技術有了進一步發展。至今,在雙江布朗族村寨里,家家戶戶都有老式的壓棉機、紡線機和織布機。他們依然自己種棉花、織布和做衣服。特別是雙江布朗族婦女善織“葛布”和“阿娃毯”,遠近聞名。

布朗族的服飾文化別具一格。生活于群山和森林之中的布朗族,以其獨特的方式裝扮自己,注意突出個性。由于偏愛黑色,他們的服色往往以黑色和青色為主。從各地布朗族男子的著裝來看,差別不大。男子上身著黑色或青色無領或圓領長袖對襟短衫,下著黑色寬襠褲,褲腿短而肥大,頭裹黑色或白色布料包頭。男子有佩帶手鐲的習慣。青年男子頭纏黑色或青色包頭巾,老年男子喜歡蓄長發,將發辮盤于頭頂,用白色頭巾包頭。而今除了老年人穿大襠褲外,中青年男子一般都改穿漢裝。

布朗族婦女的服飾則更多地保留了傳統特色。西雙版納等地的布朗族婦女,上衣為左右兩衽的無領窄袖短衫,或黑或白或藍,緊腰寬擺,雙襟在胸前交叉迭合,衣角兩邊各有一條飄帶,以布帶代紐系于左側。上衣下擺、袖口等邊沿飾以各色滾條和花邊。上衣里面還穿有一件對襟圓領無袖貼身小背心,領口及胸襟處飾以各種彩色花邊,胸襟上釘有一排小紐扣,背心多由色彩艷麗的凈色布縫制而成。天熱時,單獨穿上這樣的貼身背心,布朗族女性的曲線美得到了充分展示。下穿雙層筒裙,外裙為黑色,膝部以上織有紅、黃、黑等彩色橫條花紋。膝部以下拼接黑色、藍色或綠色布,用銀腰帶系裙。內裙為白色,比外裙稍長,裙腳邊鑲飾有彩布滾邊和花邊,可謂五色俱全。

布朗族婦女均挽髻于頂,挽髻處插有“三尾螺”簪,逢喜事盛會,發髻上還別有多角形銀牌,髻下系有銀鏈等裝飾品。頭纏黑色、青色包頭巾。布朗族女性自幼穿耳,喜戴銀質的耳塞和耳環,大耳環墜于兩肩,耳環上飾以紅、黃的花。年輕姑娘多用鮮艷奪目的絲線或毛線編織彩穗或彩絨球花裝飾耳塞,有的下垂至肩,嫵媚動人。隨著頭部的擺動,耳飾一同蕩漾,極富動感和青春的活力,給人以輕盈飄逸的感覺。手臂箍有數圈銀臂鐲,手腕部戴3厘米左右寬的銀手鐲,胸前佩戴銀項鏈以及各色玻璃珠。年輕姑娘喜在頭上佩戴鮮花,中老年婦女則愛以護腿布纏腿。

文身是布朗族先民遺留下來的古老習俗。布朗族男子在十四五歲時就要施行紋身,在四肢、胸、腰、腹部和背部刺上各種各樣的花紋圖案。文身圖案頗多,大致可分為鱗刺、字刺、形刺和蕨刺等4種。鱗刺形若魚鱗又不全似魚鱗;字刺即將傣文字母按所謂“咒語”或巫術需要排列成表格,刺在身上;形刺大多是動物圖形,常見的有龍、虎、獅、象等;蕨刺其形若嫩蕨之尖葉。不論刺哪一種,都按“咒語”、巫術的需要構圖。新中國成立后,隨著科學文化知識的普及,文身習俗逐漸發生了變化。

布朗人以大米為主要食糧,以玉米、豆類為輔。布朗族人飲食特點是以酸、辣、香、涼、生為主,烹制方法主要有煮、炒、蒸、炸、燒、烤、腌、生食等8種,雖然烹制技術簡單,但仍有自己獨特的風味。

布朗族不僅喜食酸魚、酸菜、酸筍,而且喜歡飲用一種獨具民族特色與地區特色的飲料——酸茶。酸茶制法是:先將新鮮茶葉煮熟放在陰涼處,待茶葉變酸后置于竹筒中,塞緊,再用竹筍葉將竹筒包好埋進土中,三四個月后取出,即成酸茶。

制茶、飲茶也是布朗族的一大特點。布朗族善于制茶,長期的種茶實踐使他們積累了豐富的制茶經驗,布朗族婦女個個都是制茶能手。每年四五月,她們將采回的嫩毛尖放進鍋里炒干,趁熱裝入帶蓋的竹筒,放在火塘邊烘烤,待竹筒的表皮烤成焦狀時,噴香可口的竹筒茶就制成了。生活在茶鄉的布朗族人品茶極為講究,他們的烤茶更是別具特色:將茶葉放入特別的茶罐中,放在火塘邊烘烤,撲鼻的香氣冒出時注入滾燙的開水,濃郁香醇的烤茶就制成了,這是布朗族人待客的上品。

布朗族的用茶方式可謂多種多樣,除了飲用外,還保留以茶入藥、以茶入食的古老食俗,茶在布朗族的生活當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您若到布朗人家作客,熱情好客的布朗人總會帶著微笑為您端上一杯濃郁香醇的茶水。客來敬茶是布朗人的傳統禮儀。

布朗族的傳統住房為干欄式竹樓,為竹木結構,既可通風防潮又能避開野獸的侵擾,比較適合山區的地理環境和氣候特點。布朗族人建蓋房屋的時間多選擇在二至四月或十月進行,一家修建竹樓,幾乎全寨成年人都來相幫,二三日即可告成。一般竹樓可住20年,每隔兩年就要用茅草翻蓋屋頂。布朗族認為,住房主宰著全家老小的平安,因而在建房的過程中,從合土、破木、豎柱到最后遷入都要舉行一系列的祭祀活動。

布朗族的傳統房屋分上下兩層,樓下關牲畜、堆放柴禾、農具,安裝腳碓和織機等;樓上住人,室內中央設火塘,供做飯、取暖、照明之用。樓下地板用龍竹剖開壓成寬竹板鋪墊而成;臥室與待客之處鋪以篾席,進屋必須脫鞋。屋內所有家具幾乎全用竹材做成。室內四壁不開窗口,光線十分暗淡。樓室分堂屋、火塘、住室等3個部分。以竹片編織四壁,鋪設樓板,空隙很大,但通風卻很好。室內無隔板,堂屋、火塘、住室相通。火塘呈一方形,設于屋子中央,上面放置一個鐵三腳架,以供燒水煮飯,火從不熄滅。

改革開放以來,布朗族的住房條件也得到相應改善。人們開始改用木板鋪樓,并將堂屋與住室用木板分開。以瓦片覆頂,瓦頂鑲嵌玻璃亮瓦,結實的木板墻、木板樓代替了昔日的竹笆墻和竹笆樓,但建筑風格基本不變。還有少數致富能手開始建蓋鋼混結構的樓房。

布朗族的婚姻是一夫一妻制,青年男女從戀愛到結婚都較自由,但也有受到父母干涉的現象。喪葬習俗各地大致相同。人死后,請佛爺或巫師念經驅鬼,3日內出殯。一般村寨都有公共墓地,并以家族或姓氏劃分開來。通行土葬,但兇死者,有的地方行火葬。

布朗山的布朗族人一般實行母子連名制,沒有姓只有名,小孩出生3天拴線命名,將母親的名子連在孩子的名子之后。凡男子都在名字前加一“巖”字,女子都在名字前加一“伊”字。

布朗族的節日與農業生產和宗教活動有著密切的關系。西雙版納、瀾滄、雙江等地區的布朗族受傣族的影響,信仰小乘佛教,宗教節日尤其繁多,如“考瓦沙”(關門節)、“奧瓦沙”(開門節)、桑堪比邁(新年)、嘗新節和以“賧”為中心的各種節日活動。施甸布朗族與漢、彝兩個民族雜居,節慶多受漢、彝民族的影響,節日絕大多數與漢族相同,只有少數節慶還保留本民族固有的特點,主要節日有春節、清明節、端午節、火把節、中秋節等。

在眾多節日中,布朗族的年節——“桑堪比邁”最為隆重和盛大。“桑堪比邁”的時間多在傣歷六月中旬,公歷的四月中旬。“桑堪比邁”意即六月新年。西雙版納布朗族的主要活動有浴佛、為家族長洗禮、潑水等,故又稱潑水節;臨滄地區的布朗族年節的活動主要是堆沙和插花,故年節又稱“堆沙節”或“插花節”。過年的時間一般為3天:第一天的活動主要是打掃居家住室、村寨,清洗衣物被褥、炊具餐具,洗澡、梳妝打扮;第二天殺豬宰牛,備辦酒席,做糯米粑粑和糯米黃花飯,準備過年所需的酒及其他食品,與親朋好友共度新年;第三天,西雙版納布朗族稱為“麥帕雅宛瑪”,意為日子之王來臨之日,是新年伊始之日。這天早晨,村民們用竹筒抬來清水供僧侶浴佛,沖洗佛像上的塵埃。每一“嘎滾”成員要向家族長“松瑪”行跪拜禮,這是布朗族自古就傳下來的規矩。各戶要備辦兩份糯米粑粑,每份上面插上一對蠟條、兩朵鮮花送到家族長家。一份放入家族長臥鋪上方的“胎嘎滾”內,作祭祀家族神用;另一包獻給家族長。各家先給家族長行跪拜禮,然后由各戶的男性家長為家族長洗禮,即用少許清水為家族長象征性地洗頭、洗腳。邊洗邊祝福家族長身體健康、長壽延年。祝福完畢,家族長帶領“嘎滾”成員一同在供奉祖宗的“胎嘎滾”前祭祀祈禱,然后以“嘎滾”為單位各自到寨子里滴水、祭祀。中午以后,人們穿著嶄新的服裝,在趕擺場上燃放高升,敲鑼打鼓、載歌載舞,即興跳起刀舞、蠟條舞、圓圈舞等民族舞蹈,共同迎接日子之王的到來。

布朗族民間流傳著許多優美動人的口頭文學作品,體裁多種多樣,包括了民間故事、神話、傳說、歌謠、史詩、敘事詩、諺語、謎語等。其中如開天辟地神話《艾絲露勐坤》,圖騰和祖先神話《削木成人》、《葫蘆生人》,文化起源神話《火與石》,民族遷徙史詩《從勐茅來的人》、《來自“洪勒南三黑”》,等等,直接或間接地反映了布朗族歷史情況;而流行于西雙版納長篇敘事詩的《道高朗》,講述布朗小伙子與傣族小姐戀愛悲劇的故事,哀婉動人,極富于民族特色。這些文學作品題材廣泛,優美動人,真實地表現了布朗族人民在各個歷史時期的生活軌跡。

在布朗族的日常生活中,民歌是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糧。布朗族民歌,內容豐富,曲調繁多。每逢結婚、遷新居、過年節或勞動之余,年輕人都愛對歌。按其音調布朗族民歌大體可分為“索”、“勝”、“宰”、“拽”、“脫麻”等幾種。這些曲調也因地區差異而各具特色。布朗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凡節慶婚禮等皆離不開歌舞。

布朗族的音樂絢麗多彩、曲調優美。雖然各地的音樂曲調稍有差異,但各有很濃的特色,西雙版納一帶的布朗族的布朗調分為索、森、綴、宰等四個基本曲調。索調在西雙版納布朗族民歌中是最主要且最具代表性的曲調,旋律委婉抒情,節奏輕快活潑,以小三弦伴奏,多用來歌唱愛情、新人新事等。森調婉轉悠揚,用四弦琴伴奏,多用于演唱風俗、史詩、長篇故事傳說,引經據典教育后代或敘家常。綴調古樸典雅,隨和自由,可高亢,可低沉,一般在喜慶時唱,歌手賀新房、賀新婚時,多用這種調式,演唱過程中常出現近乎于吟頌的歌詞。宰調歡快活潑,是一種對歌調,對唱范圍極廣,主要涉及愛情、生產、教育后代等。歌唱時各種曲調固定不變,歌的內容則可根據不同的場合,即興編唱,以表達不同的思想感情。

布朗族的樂器有打擊樂器和管弦樂器兩種。打擊樂器有鼓、铓鑼、鈸镲、魚罄等,其中鼓的種類較多,有大鼓、長鼓、象腳鼓、手鼓、木鼓、蜂桶鼓等,多在宗教活動中使用。管弦樂器有嗩吶、羊角號、牛角琴、竹笛、洞簫、三弦、四弦琴、葫蘆笙、響篾(口弦)、葉笛等,主要在婚禮、打歌場或喜慶節日中使用。

時至今日,各布朗族聚居區和散居區的音樂文化經過長期發展,已經形成了四種音樂文化風格區域類型:以西雙版納勐海縣的巴達、西定、打洛、關雙和思茅地區瀾滄縣蠻景等布朗族聚居區為代表的原存音樂文化風格區;以勐海縣布朗山為代表的傣化音樂文化風格區;以臨滄地區各縣布朗族散居區為代表的傣化、漢化音樂文化風格區;以保山施甸縣和思茅墨江縣等地的布朗族為代表的漢化音樂文化風格區。 

布朗族有著豐富多姿的舞蹈藝術,歌與舞常常形影相隨,密不可分。民間舞蹈分為歌舞、鼓舞、武術舞3種。西雙版納布朗山一帶的布朗人喜歡跳“刀舞”,舞姿矯健有力,青年男女在一起喜歡跳“圓圈舞”;墨江布朗族逢年過節或婚娶佳期,盛行“跳歌”;施甸布朗族地區主要流行圓圈舞和二排舞。在布朗族的傳統歌舞中,以鼓舞最具特色,而鼓舞又以雙江布朗族的蜂桶鼓舞最為有名。蜂桶鼓舞布朗語叫做“克廣”(跳鼓),因其形似蜜蜂桶而得名。它是一項群眾性舞蹈,參加人數不限。舞蹈分三步舞和五步舞兩種,由男女兩隊組成,以象腳鼓、铓、镲等作伴奏。動作大方、粗獷、瀟灑,舞步剛健有力,節奏明快熱烈,場面壯觀動人,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和震撼力。信仰佛教的布朗族將蜂桶鼓舞納入重大的佛教活動中,舞姿和舞步保持不變,逐漸成為插花節的專用舞蹈,并一直流傳至今。此外,蜂桶鼓除在插花節、開門節、關門節時可以敲響外,平時不能隨便亂敲,因為平時的鼓聲是向外寨發出報喪信號。

受傣族的影響,西雙版納布朗族普遍信仰上座部佛教,佛寺以及一切制度都和傣族相仿,也有頻繁的“賧佛”等活動。

布朗族除了信仰上座部佛教外,還保留著許多原始宗教的傳統信仰。人們普遍信鬼神,崇拜祖先。布朗族認為,他們之所以崇拜不計其數的鬼神,那是因為所有的鬼神都有它們各自不同的專司職能,大小及地位高低不同,或利或害,善惡不一。盡管如此,布朗族都一律加以敬奉崇拜。因為他們認為萬物有靈,其靈都有欲望,欲望一旦得不到滿足,惡者變得更惡,善者則不愿行善;所以,對所有鬼靈的崇拜,除了迎合和討好鬼神外,同時也是為了換取鬼神滿足崇拜者在物質生活或精神生活上各種各樣的需求。為此,在一年四季當中,布朗族祭祀鬼神的活動十分頻繁。由于鬼神大都依附于森林之中,布朗族對森林極為敬畏,很早就劃定并維護著具有生態保護功能的龍山森林和墳山森林。西雙版納布朗族崇信的鬼神以管水的“苦拉”為最大,傳說為一人頭蛇身的怪物,凡遇洪水猛漲或山崩地坍時,它就會出現,如果人見了便會死去,因而人們必須在每年的關門節和開門節祭祀苦拉神,才會化兇為吉。

各地布朗族皆在村寨附近劃定一片樹林作為龍林,極目遠眺,龍山森林郁郁蔥蔥,形成一道綠色屏障。凡龍山森林范圍內的一草一木都被視為神圣,任何人不得砍伐或攀折。除了可在龍山森林祭祀神靈外,任何人不得進入圣地進行其他活動,否則將遭致厄運。由于神靈主宰著全寨男女老少的旦夕禍福,所以,每年都要進行祭祀。人們通過祭獻神靈,乞求除災得福,人丁興旺,五谷豐登。

布朗族民間信仰中另一個重要內容便是祖先崇拜,他們認為氏族、家族的發展和家族生命周期的更迭、延續以血緣世系為紐帶,這使祖先觀念與靈魂觀念牢牢結合。亡故的先人,世世代代以其祖宗在天之靈升入神位,成為氏族、家族延續的最可靠的保護神。墳山多選擇在茂密的森林中,這些長眠在墳山森林中的祖先神靈或亡靈是不可冒犯的。在安葬死者時,墓坑不做任何標記,數年之后,四周便長出樹木,重新恢復原來的森林植被。布朗族像保護龍山森林一樣嚴格保護墳山森林,除安葬死者外,平日禁止攜帶刀斧、鋤頭等進入墳山森林。

森林中的動物不分大小,大象、野牛、蛤蟆、竹鼠等都是崇拜的對象,其中的一些動物甚至被認為是本氏族祖先的親族,代表著祖先的魂靈,對它們既不能侵犯,更不能傷害。即使布朗族在過去擅長狩獵,但對被當作動物神的大象、野牛也從不捕殺,這非常有益于珍稀野生動物的生存和繁衍。

茶在布朗族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人們把茶視為圣物珍品,用于祭祀、婚喪,或作為禮品饋贈親朋好友。由于人們對茶的需要、珍視以及感激而使得茶樹最終升華為神靈。因此,布朗人在采摘春茶前,都要祭獻“茶樹王”,對它頂禮膜拜。茶被神圣化對茶樹茶種的保存具有重要的作用,宗教禁忌避免了人為地破壞茶樹茶林。

此外,傳統禁忌也在一定程度上規范和約束了人們的行為,諸如:不能追逐逃進龍山森林的獵物;凡供過神的、雷擊過的、斷了梢的、有藤條纏身的、樹上有蜂窩、樹腳有螞蟻堆的樹木皆不能做建筑材料;不用鬼多的緬樹和菩提樹作建材;不用日蝕和月蝕照耀過的材料作建材;不用在水塘邊能看到樹影的樹木作建材;不砍墳山的樹木;不毀壞龍林里的草木;村寨周圍龍山上的樹木不可砍來做房屋柱梁;如果砍伐樹木太多,全寨會遭殃。凡此種種,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動植物。

由于布朗族一直保持著保護龍山及墳山森林的傳統,從而有效地保護了布朗族地區的熱帶山地雨林和生物的多樣性,許多珍稀動植物和物種數也遠遠超過其他森林地帶,為這一地區的生物多樣性保護作出了貢獻,同時也讓布朗族在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環境中生息繁衍。

發展現狀

新中國成立后,在黨和國家的支持和幫助下,布朗族人民和當地其他民族一道,在社會主義的各個歷史時期團結奮斗,艱苦創業,社會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巨變,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項事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布朗族人民實現了當家作主的權利。20世紀50年代初,布朗山區人民政權建立后,上級政府根據黨中央邊疆民族地區工作“慎重穩進”的指導方針,結合邊疆后進少數民族地區的實際,制定了“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政策。還從布朗族地區的實際出發,區別不同情況,把布朗山選擇為“直接過渡”地區進行試點工作,在解除了民族上層的思想顧慮,穩定了群眾情緒的基礎上,推動布朗族人民群眾逐步走上互助合作的道路,有步驟地對布朗族地區進行土地改革,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在布朗族聚居的其他地區,人民政府也根據各地布朗族社會發展不平衡的特點,在思茅和臨滄的布朗族地區實行了和平協商土地改革,促進了布朗族社會經濟的平穩發展。到1958年底,各布朗族地區通過民主改革,廢除了封建領主、土司頭人對土地、山林的所有權,取消了封建特權,免除了民族群眾的勞役、貢賦,以及高利貸者的債利和租佃剝削,布朗族人民開始走上了互助合作的道路,實現了生產關系的變革。1985年12月30日,云南省成立以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區聯合建立的自治地方——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布朗族成為自治縣的自治民族之一。此外,還在布朗族較為集中的勐海縣巴達、勐滿和勐崗,臨滄地區的云縣、耿馬及保山地區的施甸等地相繼建立了與其他民族聯合組成的民族鄉。布朗族不僅自主管理本民族、本地方事務,而且以平等的地位參與管理國家事務和所在各級地方事務的管理。布朗族還選舉出本民族代表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云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及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與此同時,黨和政府大力培養選拔布朗族干部,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提供了堅強保障。目前,在州、市、縣、鄉各級黨、政、人大、政協班子中都有布朗族擔任部分領導崗位。據統計,2005年,云南省布朗族干部約1700人,約占全省干部總數的0.2%。

經濟結構和生產方式發生巨大變化。歷史上,布朗族經濟以農業為主。新中國成立前,社會發展比較遲緩,生產水平十分低下,許多地方甚至還處于“刀耕火種”的原始農業階段,幾乎沒有固定耕作的水田,農作物產量很低,旱稻一般收成是籽種的10倍左右。每年平均每人只有糧食190斤。新中國成立以來,隨著農村經濟合作組織的建立,人民政府努力推動布朗族群眾改變傳統的刀耕火種生產方式,學會耕作固定耕地,逐漸減少了刀耕火種的土地面積。到20世紀70年代中后期,基本上告別了刀耕火種的傳統耕種方式,在固定耕地上獲得了穩定的糧食來源。改革開放以來,布朗族地區逐漸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各級黨委和政府組織科技人員上山,大力推廣運用農業科學技術發展生產,使用化肥,進行病蟲害防治,糧食產量普遍提高。以云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海縣的布朗山布朗族鄉(這是全國惟一的單一布朗族鄉)為例:到2000年末,全鄉共有固定耕地52336畝,比1996年增加了12668畝,增長率為31.94%。耕地面積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糧食產量的提高,使布朗族群眾實現了糧食自給有余。2004年,布朗山鄉農作物播種面積47590畝,糧豆播種面積29829畝,總產量535.58萬公斤,農業生產取得了很大發展。農民人均純收入為953元。在發展糧食生產的基礎上,各地布朗族農民還大力發展茶葉、甘蔗、橡膠、紫膠、咖啡、杉松、芒果、桃李、蜜菠蘿、香蕉、柑橘、藤篾、南藥等經濟作物。如雙江縣忙安布朗族村,1995年種植紫膠3萬株,橡膠198畝,村里還建起了橡膠廠,使之成為帶動當地橡膠種植發展的一條重要途徑。與此同時,布朗族地區的商業貿易得到了迅速發展,各地區都建立了民族貿易公司,有的村寨建立了購銷店,商品銷售總值逐年增長。

布朗族的醫療衛生條件有了根本改觀,人民群眾身體健康有了基本保障。過去,布朗族地區歷史上是有名的“瘴癘之區”,各種疾病流行,鼠疫、霍亂、痢疾、天花、瘟疫等各種傳染病蔓延流行,瘧疾長年肆虐,嚴重威脅著布朗人的生命與健康,老百姓飽嘗瘟疫之苦。而布朗族聚居區卻沒有任何醫療設施,有了病只好求神驅鬼。布朗山有個叫新曼峨的小寨,一次瘟疫就死了50多人;曾經有100多戶人家的老曼峨寨,一次天花流行,死亡160多人。新中國成立初期,人民政府就派遣醫務人員巡回各山區為布朗族人民免費治療,以后逐步建立了衛生所、醫療組,培訓衛生人員,大力開展防病治病工作,布朗族地區流行的痢疾、天花、瘧疾等疾病,都已經基本上被控制,群眾的健康狀況大為改善。布朗族“瘴癘之鄉”的帽子也脫掉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布朗族地區的衛生機構不斷擴充,加大了鄉、村、社三級衛生網絡建設,除了鄉中心衛生院外,行政村大都建立了衛生室,配備了醫務人員、藥品和器具。目前,布朗山鄉有衛生院1所,村衛生室8個,醫療工作者86名。其中,鄉衛生院醫生14名,鄉村醫生24名,鄉村接生員48名。

布朗族地區教育從無到有,辦學規模和人口文化素質正在逐漸提高。新中國成立之前,布朗族地區很難找到一所正式學校,文化教育十分落后。新中國成立后,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政治穩定與經濟發展,各地布朗族的教育得到了進一步貫徹。2002年,布朗山鄉的學校已發展到44所,其中完小1所,一校一師的校點22個,一校2師的校點21個。共有教職工111名,77個教學班級,在校生1857人。據云南省民委統計,2004年,布朗族在校學生中,小學生11898人,初中生4942人,高中生426人,職高生161人,中專生203人,本專科生180人,研究生3人。據2000年云南省人口普查資料,布朗族平均受教育年數4.81年,比10年前增加1.96年;15歲及以上人口的文盲人口比率為23.43%,與1990年相比,文盲率下降了36.36%。不過,在布朗族的教育事業上,歷史上的“欠債”一時還難以還清:布朗族6歲及以上人口8.25萬人,其中,受過小學以上(含小學)教育的占70.79%,受過初中以上(含初中)教育的占14.55%,受過高中及中專以上教育的占3.56%,受過大專、大學教育的占0.55%。目前在布朗山還沒有初級中學和高級中學。

經過50多年的發展,布朗族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有了較大的改善,布朗族居住地的村委會和大部分自然村寨都修通了公路,現代通訊設施也基本上能夠覆蓋布朗族各居住區。人們與外界的交往和交流得到了極大的拓展,而且便捷多了。交通和通訊的改變也帶來了布朗族文化生活的較大變化。看電視、唱卡拉OK、打臺球等等一些外來的娛樂方式已經成為許多布朗族青年在勞動之余的文化生活,而布朗族傳統的唱古歌、跳民族舞蹈、聽老人講故事的傳統情景則越來越少見了。這樣的變化讓人喜憂參半,民族傳統文化的搶救和保護則成為了一個緊迫的問題。

現在的布朗族聚居區已經不是過去閉塞的山鄉了。可以說,布朗族的社會經濟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群眾的生活水平和質量得到了提高,部分布朗族群眾基本解決了溫飽問題,少數村寨走上了富裕之路。但是,與其他兄弟民族相比,布朗族的發展差距依然不小,貧困問題還在一定程度上困擾和阻礙著布朗族社會經濟的發展。當然,在一些偏僻的山村,群眾看病難、行路難、上學難等問題還未能完全解決。加快布朗族地區的社會、經濟和文化各方面的發展還任重道遠。

進入21世紀,黨和政府把加快人口較少民族和民族地區的全面發展擺在了突出的戰略位置,制定了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的國家規劃,加大了政策、資金、項目的支持力度,著力解決人口較少民族的生產生活條件,布朗族人民同其他人口較少民族一道,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勤勞、勇敢、智慧的布朗族人民正在走上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康莊大道,正在憧憬著共建共享共同富裕的美好明天。(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本報官方微信

本報投稿郵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頂部
500w彩票 德州市 | 比如县 | 平原县 | 大邑县 | 綦江县 | 新建县 | 黄冈市 | 甘洛县 | 蕉岭县 | 五莲县 | 双江 | 桑日县 | 老河口市 | 延长县 | 原阳县 | 贺兰县 | 大庆市 | 休宁县 | 星子县 | 平江县 | 防城港市 | 福鼎市 | 汝州市 | 二连浩特市 | 南川市 | 仙桃市 | 安平县 | 灵武市 | 望城县 | 轮台县 | 吉安市 | 平山县 | 冷水江市 | 鄢陵县 | 衡南县 | 渭南市 | 兰坪 | 通州市 | 南汇区 | 菏泽市 | 黎川县 | 额济纳旗 | 邛崃市 | 扶绥县 | 渑池县 | 山东 | 隆化县 | 彩票 | 元氏县 | 北碚区 | 东光县 | 达拉特旗 | 曲沃县 | 广丰县 | 金寨县 | 海口市 | 金门县 | 利川市 | 绍兴县 | 平乡县 | 山丹县 | 定陶县 | 大同县 | 鹤庆县 | 伊金霍洛旗 | 商南县 | 砀山县 | 敦煌市 | 句容市 | 枞阳县 | 开封县 | 偃师市 | 新密市 | 松溪县 | 福清市 | 盖州市 | 囊谦县 | 孟津县 | 成安县 | 和田市 | 松溪县 | 南澳县 | 黔西 | 西青区 | 万盛区 | 资讯 | 昭觉县 | 靖边县 | 阳高县 | 同心县 | 府谷县 | 曲阳县 | 木里 | 唐河县 | 阿拉善盟 | 共和县 | 湘潭县 | 白城市 | 达拉特旗 | 阳西县 | 唐海县 | 南漳县 | 六枝特区 | 客服 | 广西 | 岳阳市 | 师宗县 | 毕节市 | 安顺市 | 商南县 | 普定县 | 弋阳县 | 讷河市 | 库车县 | 新野县 | 乌海市 | 淳化县 | 淄博市 | 通海县 | 临江市 | 化州市 | 外汇 | 小金县 | 韩城市 | 潞西市 | 嵩明县 | 溆浦县 | 桦南县 | 铜川市 | 高唐县 | 西乌 | 营口市 | 合作市 | 许昌市 | 威远县 | 定西市 | 唐山市 | 四子王旗 | 娄烦县 | 张家口市 | 交口县 | 清苑县 | 屯门区 | 宝鸡市 | 碌曲县 | 应城市 | 屯留县 | 平顶山市 | 花莲县 | 桂平市 | 霍林郭勒市 | 甘德县 | 逊克县 | 商丘市 | 琼海市 | 汶川县 | 汉阴县 | 农安县 | 大兴区 | 洛隆县 | 合阳县 | 柳州市 | 永城市 | 永清县 | 琼结县 | 布拖县 | 黑山县 | 东莞市 | 怀安县 | 九江县 | 潮安县 | 通海县 | 成安县 | 锡林郭勒盟 | 内黄县 | 治县。 | 荣昌县 | 芦山县 | 个旧市 | 色达县 | 衡山县 | 金溪县 | 广灵县 | 南投县 | 独山县 | 莱芜市 | 台东县 | 荥阳市 | 禄丰县 | 海盐县 | 佛冈县 | 禄丰县 | 车致 | 苗栗市 | 黎城县 | 杭锦后旗 | 穆棱市 | 同江市 | 乳源 | 辰溪县 | 清丰县 | 东光县 | 镇雄县 | 南汇区 | 安顺市 | 睢宁县 | 蒙山县 | 台江县 | 鞍山市 | 石台县 | 枝江市 | 宜昌市 | 景德镇市 | 周口市 | 政和县 | 张家口市 | 阿勒泰市 | 临泽县 | 兴业县 | 江源县 | 九龙县 | 徐汇区 | 九龙坡区 | 山阴县 | 随州市 | 黄陵县 | 吴江市 | 霍邱县 | 界首市 | 日照市 | 韶山市 | 安溪县 | 瓦房店市 | 南汇区 | 多伦县 | 镇安县 | 夏津县 | 前郭尔 | 绍兴县 | 三亚市 | 泰州市 | 嵩明县 | 西藏 | 裕民县 | 永泰县 | 石城县 | 长顺县 | 嘉峪关市 | 长阳 | 仪陇县 | 青浦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