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博覽

羌族

2019年05月16日    來源:廣西民族報網    字號:[    ]

概況

羌族總人口306072人(2000年。主要分布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茂縣、汶川、理縣、松潘、黑水等縣以及綿陽市的北川羌族自治縣,其余散居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縣、綿陽市的平武縣以及貴州省銅仁地區的江口縣和石阡縣。大多數羌族聚居于高山或半山地帶,少數分布在公路沿線各城鎮附近,與藏、漢、回等族人民雜居。自稱“爾瑪”或“爾咩”,意為“本地人”。

羌語屬于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羌語支,分北部和南部方言。北部方言通行于茂縣北部的赤不蘇區、較場區,中部的沙壩區,松潘縣的小姓鄉、鎮坪鄉、白羊鄉以及黑水縣的大部分地區,下分蘆花、麻窩、茨木林、維古、曲谷、鎮坪、三龍、黑虎、溝口渭門9種土語。南部方言通行于理縣、汶川縣和茂縣南部,下分雁門、龍溪、綿虒、蒲溪、木卡和桃坪6種土語。由于與漢族頻繁交往,很多羌族能講漢語、用漢文。直至20世紀80年代,羌族結束了沒有本民族文字的歷史。1989年5月,按照羌族人民的愿望,根據黨的民族政策, “四川省羌族拼音文字方案創制領導小組”成立,經過多年的調查研究,創制組完成了以26個拉丁字母為形式的《羌族拼音文字方案》(草案)設計,該方案于1993年通過有關部門審定。隨后,羌文在茂縣、汶川縣、理縣和松潘縣的羌語分布區推行。

羌族地區的地形西北高,東南低,大部分為高山峽谷,其間層巒疊嶂,山高坡陡,河谷深邃。北部有岷山山脈,主峰雪寶頂海拔5588米;龍門山脈斜貫于東南,主峰九頂山海拔4969米;西部橫亙著邛崍山脈,主峰四姑娘山海拔6250米;四姑娘山以北,有許多海拔在5000米以上、終年積雪覆蓋的高山。只有茂縣的土門區、北川縣和平武縣的鎖江、徐塘、平南、豆叩、大印、平通六個羌族聚居鄉鎮屬于中低山和深丘低山區。

岷江、湔江及其支流是羌族人民的母親河。岷江源于阿壩州松潘縣與九寨溝縣交界的弓杠嶺南,在都江堰市以上為岷江上游,從北向南縱貫羌區。岷江支流有黑水河、雜谷腦河、魚子溪河和壽溪河等。湔江,又稱石泉河、北川水,發源于岷山山脈,因“水勢如湔沸之狀”而得名,經北川、江油注入涪江。

羌族地區處在高山峽谷之間,氣候溫和,冬干春旱,夏秋降雨充足,日照時間較長,晝夜溫差大,氣溫垂直差異顯著。在岷江河谷地帶,年平均氣溫在11至14攝氏度,無霜期210至235天,年平均降水量500毫米左右。由于降水量較小,蒸發量大,這一地區又被稱為岷江上游半干旱河谷。涪江水系河谷地帶年平均氣溫13.9至15.7攝氏度,無霜期235至270天,降水量700到1200毫米。災害性天氣有冬干、春旱、夏旱、伏旱、冰雹、霜凍等。

羌族地區動植物資源十分豐富。位于汶川縣境內的臥龍自然保護區,蜚聲中外,被列為聯合國國際生物圈保護區。2006年,該區與四姑娘山、夾金山脈一起,作為“四川大熊貓棲息地”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這是一座天然的動植物園,總面積約70萬公頃,峰巒重疊,云霧繚繞,分布著不同的植物群落,有樹種4000多種,鳥類300多種,有大熊貓、金絲猴等珍稀哺乳動物60多種,還有紅杉,金錢槭等珍稀樹木。位于北川羌族自治縣青片鄉的小寨子溝自然保護區,也是植物種類繁多的地方,據資料記載,僅維管束植物就有87科380屬1600多種,其中屬于國家重點保護的珍稀樹種有20多種,它和臥龍自然保護區被專家譽為“世界上罕有的生物基因寶庫”。

羌族地區的傳統農作物以玉米為主,也有青稞、小麥、蕎麥、各種豆類和蔬菜。被稱為“雪山大豆”的一種白豆是著名的特產。經濟林木有花椒、核桃、蘋果、雞血李、櫻桃、杏子、茶葉、生漆、油茶、花生、向日葵等。飼養黃牛、牦牛、犏牛、馬、羊、豬等牲畜及各種家禽,養羊業較發達。近年來,隨著農業產業化不斷發展,羌族地區引進了大量名、特、新、優農產品。藥材種類200種以上,其中名貴藥材有蟲草、貝母、鹿茸、天麻、麝香,大宗藥材有羌活、黨參、當歸、大黃、黃芪等。在高山深處,有蕨苔、木耳等山珍,還有豐富的菌類資源。此外,還有鐵、云母、石膏、磷、水晶石和大理石等數十種地下礦藏。

歷史沿革

20世紀50年代以來,人們陸續在岷江上游和雜谷腦河沿岸的汶川縣威州姜維城、理縣箭山寨、茂縣營盤山等地發現了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還發現了較多的春秋戰國至西漢時期的石棺葬墓群,如茂縣撮箕山石棺葬墓群、牟托石棺葬及陪葬坑、理縣佳山石棺葬墓群。出土的器物有陶器、石器、木器、青銅器等。這些考古發現,不僅說明了今天羌族分布的地區,很早就有人類棲息繁衍,而且為探討岷江上游古文化的淵源提供了新的資料和線索。

羌族源于古羌。古羌人以牧羊著稱于世,不僅是華夏族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對中國歷史發展和中華民族的形成都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羌”,原是古代人們對居住在祖國西部游牧部落的一個泛稱。今甘肅、青海的黃河、湟水、洮河、大通河和四川岷江上游一帶是古羌人的活動中心。史書記載,殷商時期,羌為其“方國”之一,有首領擔任朝中官職。他們有的過著居無定處的游牧生活,有的從事農業生產。《詩經?商頌》記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反映了古羌與殷商密切的關系。甲骨文卜辭中有關“羌”的諸多記載,表明羌人在當時的歷史舞臺上十分活躍。

周時,羌之別種“姜”與周的關系密切,大量的羌人融入華夏。春秋戰國時期,羌人所建的義渠國,領域包括今甘肅東部、陜西北部、寧夏及河套以南地區,是中原諸國合縱連橫的重要力量,與秦國進行了170多年的戰爭。以羌人為主要成分的諸戎逐漸為秦國所融合。而居住在甘肅、青海黃河上游和湟水流域的羌人仍處于“少五谷,多禽畜,以射獵為事”的狀態。在《后漢書?西羌傳》中,有秦厲公時羌人無弋爰劍被俘,逃回家鄉后教羌民“田畜”,自此羌族開始有了原始農業生產,使其人口增加,經濟發展的記述。

此后,羌人進一步發展和分化。《后漢書?西羌傳》載:“至爰劍曾孫忍時,秦獻公初立,……將其種人附落而南,出賜支河曲西數千里,與眾絕遠,不復交通。其后子孫分別各自為種,任隨所之,或為旄牛種,越嶲羌是也;或曰白馬種,廣漢羌是也;或為參狼種,武都羌是也。”這一時期,西北的羌人迫于秦國的壓力,進行了大規模、遠距離的遷徙。

漢代羌人分布很廣,部落繁多。為隔絕匈奴與羌人的聯系,漢王朝在河西走廊設有敦煌、酒泉、張掖和武威四郡,建立了地方行政系統,設護羌校尉等重要官職以管理羌人事務。同時,歸附的羌人大量內遷,從地域上分為東羌和西羌。進入中原的東羌附居于塞內而與漢族雜居、通婚、融合,從事農業生產,私有經濟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逐步進入封建社會。未進入中原的西羌大部分散布在西北、西南地區,有新疆塔里木盆地南沿的婼羌、雅魯藏布江流域的發羌、唐牦、西南地區的牦牛羌、白馬羌、青衣羌、參狼羌和冉駹羌諸多羌人部落。其中,牦牛羌,初分布在沈黎郡(郡治在今四川漢源縣九襄鎮),后繼續南下至越嶲郡(今四川安寧河流域及雅礱江下游)。白馬羌,主要分布在今四川綿陽市西北部和甘肅武都市南部。青衣羌,居住在今四川西部的雅安市一帶。參狼羌,主要在今甘肅武都市,特別是白龍江一帶。冉駹羌則分布在岷江上游和四川西北部的廣大地區,《后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載:“冉駹夷者,武帝所開,元鼎六年以為汶山郡……其山有六夷、七羌、九氐,各有部落”,說明羌人在其中占有較大比例,各部的發展水平很不平衡,大部分尚處在氏族部落階段。

魏晉南北朝時期,氐人符堅建立前秦政權,南安羌人姚氏建后秦政權。后秦政權勢力處在北魏之南,東晉之北,統治羌人及中原各族達33年。之后,還有幾個羌人部落相繼興起。即隴南的宕昌羌,川、甘邊境和岷江上游的鄧至羌,二者存在了140多年。從東漢到西晉末年,北方的大部分羌人已基本融入漢族之中。

隋唐時期,活動在甘青和青藏高原東南部的羌人部落有黨項、東女、白蘭、西山八國、白狗、附國等,其中,西山八國系成都平原以西、岷江上游諸山各部的統稱。他們處在中原王朝和吐蕃勢力之間。有的同化于藏族,有的內附中原王朝,或同化于漢族,或在夾縫中生存,在唐蕃長期和戰不定的局勢下,得以單獨保存和發展。

宋代以后,南遷的羌人和西山諸羌,一部分發展為藏緬語族的各民族,一部分發展為現在的羌族。羌族民間廣為流傳的敘事詩《羌戈大戰》中記述:遠古時候,羌人曾生活在西北大草原,因戰爭和自然災害被迫西遷和南遷,南遷的一支羌人遇到身強力壯的“戈基人”,雙方作戰,羌人屢戰屢敗,正準備棄地遠遷,卻在夢中得到神的啟示,他們在脖子上系羊毛線作為標志,用堅硬的白云石和木棍作武器,打敗了“戈基人”,終于得以安居樂業,并分成九支散居各地。這段傳說,反映了羌人遷徙的一段歷史,與史書文獻及考古資料結合,印證了羌族的來源。

明末清初時,一部分羌族由四川遷往貴州銅仁地區,至此,羌族的分布格局基本形成。

1840年之后,中國逐步變為半殖民半封建國家,和全國其他民族一樣,羌族也面臨著帝國主義的侵略和封建統治階級的剝削和壓迫。為此,羌族人民和其他民族人民一道,曾經向帝國主義、反動官府和封建統治階級進行過英勇不屈的斗爭,為中華民族的獨立和解放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1841年,鴉片戰爭期間,羌族人民和藏、彝等族人民,組成2000人的軍隊,開赴浙江前線,在寧波鎮海戰役中,重創英國侵略軍。1894年,羌族地區一個坤姓土司的殘余勢力,依仗封建特權,盤剝所屬人民,激起黑虎寨等地170多戶羌族人民的強烈反對。他們一致向清朝官府列舉了坤土司23條罪狀,與封建土司的余孽展開了面對面的斗爭,終于迫使清朝將坤土司“摘去頂戴,交州查看”。1905年,清朝在茂州設立“官鹽店”,對食鹽實行壟斷專賣,從中漁利,激起羌族人民的武裝反抗,迫使清政府宣布取消“官鹽店”,允許食鹽自由買賣。

192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后,羌族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爭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理縣通化鄉佳山寨等地的羌族群眾,為反抗國民黨政府的苛捐雜稅,群起殺死了作惡多端的團總。1924至1926年,理縣藏、羌等族人民反抗封建軍閥苛捐雜稅的壓榨,2000多人攻陷理縣縣城,還攻打到汶川、茂縣、松潘等地,斗爭堅持了3年之久,狠狠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囂張氣焰。

1935年,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經過羌族地區,在黨的領導下,羌族人民建立了工農革命政權,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他們熱愛人民的軍隊,積極參軍支前。僅茂縣一縣就有1000多人參加紅軍北上抗日,還有上萬名民工為紅軍提供后勤保障。紅軍北上抗日后,國民黨卷土重來,在羌族地區實行白色恐怖統治,經過革命鍛煉的羌族人民,繼續不斷地向反動派展開英勇不屈的斗爭。

1942年,茂縣爆發了“茂北事變”。茂縣專區的專員和縣長以“鏟煙”為名,派兵洗劫了茂縣北路蠶陵鄉的一些村寨,引起當地羌、漢各族人民的強烈憤慨。他們消滅了前往搜刮的保安中隊,并順勢直攻茂縣縣城,打垮了守城的國民黨軍隊,將縣城團團圍住。這次斗爭雖然由于國民黨的收買分化最后遭到失敗,但斗爭的聲勢給敵人以有力的打擊,顯示了羌族人民不屈不撓的革命斗爭精神。1947年,茂縣龍坪、三齊等鄉的羌族人民又掀起了一次被稱為“龍坪事件”的武裝起義。事件起因于國民黨政府和部分羌族上層統治階級之間的矛盾,后來發展成為羌族人民反抗國民黨統治的武裝起義。這次斗爭最后也因羌族統治階級的背叛而失敗,但再一次顯示了人民的巨大力量。

據文獻資料記載,早在公元前310年,秦朝在岷江上游和湔江上游地區設有湔氐道。漢時,置汶山郡以管轄這一帶的“六夷、七羌、九氐”部落。隋唐時代,朝廷實行“羈縻州”制度,在茂縣及周圍地區設有茂州都督府及多個羈縻州。五代時期,前蜀設有茂州,轄汶山、汶川、石泉和通化四縣;設維州,轄保寧、小封二縣;范圍主要在茂縣和汶川縣以南,理縣以東地區。宋時,基本上沿襲唐代的“羈縻州”制度,設茂州、威州,各轄兩縣、十幾個羈縻州。熙寧九年(1076年)石泉縣改隸綿州。

元時開始推行土司制度,設茂州,轄汶山、汶川兩縣。委任土官治理地方,設有安撫司、千戶所、萬戶府。今平武縣境內設置了龍州三寨長官司,管理“白馬、木瓜和白草”三寨。其中,白草即北川羌族。明代土司制度進一步完善,在茂縣等地設有董姓靜州長官司、坤姓岳希長官司、何姓隴木長官司、溫姓牟托土巡檢、水草坪巡檢、蘇姓長寧安撫司、疊溪郁姓長官司、實大關長官司,以及雜谷安撫使司、瓦寺宣慰司等。北川縣境中西部的開坪、壩底增設兩個小土司,俗稱艾林土司和壩底土司,負責對周邊羌寨的管理。此時,羌民基本被悉數管轄,同時,在土司之下,各寨設有牌頭和寨首。朝廷在這些地區均建立了一套較為嚴密的軍事治安體系,設置了大量的關、堡、墩臺,駐兵防守。

清初,今北川馬槽、白什一帶的“下五簇”羌寨被分別劃歸艾林土司、壩底土司以及茂州的隴木土司和疊溪大姓土司、小姓土司管理。乾隆年后,羌族地區逐步實行“改土歸流”,以流官代替了土司政權,羌族地區進入流官統治時代。清政府對北川羌族采取了特殊的管理措施,即設置若干既懂羌語又會漢話的人作“通司”,負責向羌民傳達縣地方官員的指示,反映羌民的意見,羌寨的刑獄訴訟案件由知縣辦理,日常事務由羌寨自行辦理。實行地區包括今開坪、小壩、桃龍、片口、墩上、壩底、青片、禹里等鄉的全部或部分地區,這一地區在當時被統稱為“番寨”。直到辛亥革命前夕,這一區域才被劃歸縣地方政府直接管轄。

民國初年,四川軍閥的防區制逐漸形成,二十八軍將松、理、茂、汶一帶作為防區,在羌族地區設置了“屯殖督辦公署”。1935年底,國民黨政府將羌族地區劃入“四川省第十六行政督察區專員公署”管轄,專署即設在茂縣,并實行保甲制。而北川全境因“改土歸流即為漢”,許多深居大山的羌民由此被視為“漢人”。

行政建制將羌族地區納入了歷代中央政權的統治,使羌族地區和祖國內地緊緊地連結在一起。羌、漢兩族人民之間的親密往來更是從未間斷。早在公元前三世紀,舉世聞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有不少羌人參加。歷代中央政權在這里派官設治,客觀上增進了兩族人民之間的關系。羌族人民用馬匹、藥材和其他土特產品同漢族交換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品。特別是近代以來,羌、漢民族之間的交流進一步加強,個別羌民開始接受儒學教育;大量宗教活動場興建起來;一些先進的生產技術和工具被引入;商業貿易開始出現,漢、羌商戶云集茂州、北川等地,使羌族社會生產力得到一定程度提高。

據文獻資料記載,早在公元前310年,秦朝在岷江上游和湔江上游地區設有湔氐道。漢時,置汶山郡以管轄這一帶的“六夷、七羌、九氐”部落。隋唐時代,朝廷實行“羈縻州”制度,在茂縣及周圍地區設有茂州都督府及多個羈縻州。五代時期,前蜀設有茂州,轄汶山、汶川、石泉和通化四縣;設維州,轄保寧、小封二縣;范圍主要在茂縣和汶川縣以南,理縣以東地區。宋時,基本上沿襲唐代的“羈縻州”制度,設茂州、威州,各轄兩縣、十幾個羈縻州。熙寧九年(1076年)石泉縣改隸綿州。

元時開始推行土司制度,設茂州,轄汶山、汶川兩縣。委任土官治理地方,設有安撫司、千戶所、萬戶府。今平武縣境內設置了龍州三寨長官司,管理“白馬、木瓜和白草”三寨。其中,白草即北川羌族。明代土司制度進一步完善,在茂縣等地設有董姓靜州長官司、坤姓岳希長官司、何姓隴木長官司、溫姓牟托土巡檢、水草坪巡檢、蘇姓長寧安撫司、疊溪郁姓長官司、實大關長官司,以及雜谷安撫使司、瓦寺宣慰司等。北川縣境中西部的開坪、壩底增設兩個小土司,俗稱艾林土司和壩底土司,負責對周邊羌寨的管理。此時,羌民基本被悉數管轄,同時,在土司之下,各寨設有牌頭和寨首。朝廷在這些地區均建立了一套較為嚴密的軍事治安體系,設置了大量的關、堡、墩臺,駐兵防守。

清初,今北川馬槽、白什一帶的“下五簇”羌寨被分別劃歸艾林土司、壩底土司以及茂州的隴木土司和疊溪大姓土司、小姓土司管理。乾隆年后,羌族地區逐步實行“改土歸流”,以流官代替了土司政權,羌族地區進入流官統治時代。清政府對北川羌族采取了特殊的管理措施,即設置若干既懂羌語又會漢話的人作“通司”,負責向羌民傳達縣地方官員的指示,反映羌民的意見,羌寨的刑獄訴訟案件由知縣辦理,日常事務由羌寨自行辦理。實行地區包括今開坪、小壩、桃龍、片口、墩上、壩底、青片、禹里等鄉的全部或部分地區,這一地區在當時被統稱為“番寨”。直到辛亥革命前夕,這一區域才被劃歸縣地方政府直接管轄。

民國初年,四川軍閥的防區制逐漸形成,二十八軍將松、理、茂、汶一帶作為防區,在羌族地區設置了“屯殖督辦公署”。1935年底,國民黨政府將羌族地區劃入“四川省第十六行政督察區專員公署”管轄,專署即設在茂縣,并實行保甲制。而北川全境因“改土歸流即為漢”,許多深居大山的羌民由此被視為“漢人”。

行政建制將羌族地區納入了歷代中央政權的統治,使羌族地區和祖國內地緊緊地連結在一起。羌、漢兩族人民之間的親密往來更是從未間斷。早在公元前三世紀,舉世聞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有不少羌人參加。歷代中央政權在這里派官設治,客觀上增進了兩族人民之間的關系。羌族人民用馬匹、藥材和其他土特產品同漢族交換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品。特別是近代以來,羌、漢民族之間的交流進一步加強,個別羌民開始接受儒學教育;大量宗教活動場興建起來;一些先進的生產技術和工具被引入;商業貿易開始出現,漢、羌商戶云集茂州、北川等地,使羌族社會生產力得到一定程度提高。

風俗習慣

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羌族創造了燦爛的傳統文化,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俗習慣。

民間文學在羌族文學中占有重要而特殊的地位。它主要靠人們世代口授和長期歌唱而傳承,是羌族人民集體創作的結晶,題材廣泛,有傳說、寓言、故事、神話等,反映了羌族的歷史、生活、習俗和思想感情,具有鮮明的民族風格和藝術特色,是羌族珍貴的文化瑰寶。如,敘事長詩《木姐珠與斗安珠》歌頌了羌族人民的勤勞和智慧,反映了人們不畏神權,追求自由婚姻的美好愿望;英雄史詩《羌戈大戰》,由序歌、羊皮鼓的來源、大雪山的來源、羌戈相遇、重建家園五部分組成,反映出古羌人在歷史上曾有過的遷徙記憶。

民歌形式多樣,內容豐富,大多是見景生情,即興發揮,抒發出唱者不同的心境。主要分酒歌、山歌、情歌、時政歌、勞動歌、喜慶歌、喪祭歌等。其中,酒歌是專門在飲酒時唱,由老人引領,眾人相和,內容多為頌揚英雄、先輩功績和歡迎客人,禮儀性強。在松潘縣小姓鄉、鎮坪鄉、茂縣赤不蘇、較場等地至今還流行多聲部民歌,演唱技巧獨特。不僅有二聲部、三聲部、五聲部、多聲部,還有合聲民歌的不同組合形式。

民間樂器主要有羌笛、口弦、嗩吶、鑼、鈸、響盤(銅鈴)、羊皮鼓、指鈴、肩鈴等。其中,羌笛最具特色,是六聲階的雙管豎笛,演奏時多為獨奏,曲調自由,大致分為勞動曲、愛情曲、迎春曲三類。其音層互墊,雙音疊韻,音色柔和、悠揚婉轉,表達出悲涼的意境。

羌族舞蹈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和生命力。舞風古樸典雅,粗獷優美。主要分為自娛性舞蹈、祭祀性舞蹈、禮儀性舞蹈、集會性舞蹈四類,基本動作較為一致而各具特色。自娛性舞蹈最具代表性的舞種有“莎朗”和“席步蹴”,與節日、喜慶活動密切相關。祭祀性舞蹈主要指羊皮鼓舞和鎧甲舞。羊皮鼓舞是一種帶有古老歷史沉淀的舞蹈,跳者以釋比為主,在莊嚴的宗教祭祀活動中進行,以達到敬神、消災、避難、祈福的目的。鎧甲舞流行于茂縣、黑水縣一帶,是為戰死者、民族英雄和有威望的老人舉行隆重葬禮時表演的祭祀舞蹈。舞者身披生牛皮鎧甲,頭戴插有野雞翎和麥稈的頭盔,肩掛銅鈴,手執兵器,分列對陣而舞,吼聲震天,威武雄壯,唱、跳和吆喝融為一體,表現出古代將士的英勇。禮儀性舞蹈是一種迎賓待客時作為禮儀內容之一的舞蹈,韻律特殊,胯部動作較多,表現了羌族原始古樸的審美意識。集會性舞蹈是以男性為主的集體舞。舞者唱著具有召喚性和示威性的歌曲,伴隨著發出渾厚、威武的吼聲,踏步走出不同的隊列和陣形,反映出古代出征戰士高昂的士氣。新中國成立以來,羌族民間舞蹈得到了挖掘和搶救,經過藝術家們提煉改編的《鎧甲舞》、《腰帶舞》、《羌族鍋莊》等舞蹈,在國內外產生了廣泛影響。特別是1991年以來,阿壩州藝術館推出的羌族莎朗舞,受到了各族群眾的歡迎,更讓眾多的中外游人感受到羌族舞蹈特有的藝術魅力。

此外,在北川羌族自治縣還流行花燈戲、馬馬燈、打圍鼓等,具有濃厚的鄉土氣息。

羌族民間體育種類繁多。如推桿、拳下翻身、抱蛋、仰臥抱桿起、扭棍子、摔跤等。隨著文化生活的豐富,增加了廣播、電影、電視等新的文化娛樂形式,使羌族人民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羌族民間工藝別具一格,以挑花、刺繡最為出色。心靈手巧的羌族婦女,不需圖稿,信手繪成各種優美的圖案,繡成絢麗多彩的成品。題材取自世間萬物,用挑、扎、繡、勾、納、提、拼、扣、纖等多種針法,單用或混用,繡于頭帕、衣服、腰帶、裹肚、圍腰、鞋襪、香包等局部地方,美觀漂亮而耐用。羌族工匠打造的三足架(銅制或鐵制),以及簪子、耳環、手鐲、戒指等金銀首飾;石匠鑿制的石狗、石柱、門坊和碑刻等,精巧美觀,表現出民間工藝的高超技術。

羌族服飾樸素美觀,風格獨特。各地略有差異。其中,汶川縣的龍溪、綿虒、雁門,理縣的蒲溪,茂縣的赤不蘇、黑虎、三龍、渭門,北川縣的青片,松潘縣的鎮坪等地服飾具有代表性。頭飾,男女包頭帕。赤不蘇一帶的婦女盛行“一匹瓦”,瓦片狀的青布上繡有花紋,用銀牌、環扣點綴。黑虎鄉的婦女以白布帕包頭(被稱為“萬年孝”)。傳說是為了紀念民族英雄黑虎將軍。蒲溪婦女包頭用黑色頭帕,前端露出一塊白色布塊,人稱“喜鵲頭帕”。無論男女,都穿棉布或錦緞(過去為自制土布或麻布)長衫,右衽,比較寬松,形似旗袍。男衣過膝,女衫有的到腳背。色彩因年齡不同有所變化,中老年人多為單一的藍色、黑色,年輕姑娘則喜歡艷麗的色彩。衣領、袖口和對襟有扎花,斜襟部嵌有一至三指寬的花紋,有的鑲梅花形銀飾,皆手工細作。紋式多樣,色澤艷麗。衣衫外套無領、無袖、無扣的羊皮褂子,羊皮褂子四周露垂長毛,晴天毛向外,雨天毛向內,可用來防寒、擋雨、墊坐、墊背和負重。男女除了束腰帶,女子還喜歡束花圍腰和繡花飄帶,男子系裹肚。在高山或半高山的羌族男女裹綁腿,以麻布或氈子纏繞。鞋類以自制的“云云鞋”最有特色。形似小船,鞋尖微翹,面上繡有云紋圖案。未婚男子和姑娘穿繡花彩鞋,中老年人則穿素色圓口布鞋。裝飾上,女性普遍喜戴銀牌、領花、耳環、手鐲、戒指、發簪,有的還在戒指上鑲嵌瑪瑙、玉石及珊瑚,有的胸前掛鏈珠和橢圓形的“色吳”。成年男子飾以腰刀、煙袋、鐵火鐮。

羌族飲食豐富。主食是玉米、洋芋、小麥、青稞,輔以蕎麥、油麥和各種豆類,蔬菜品種多樣。傳統的飲食有攪團、玉米蒸蒸、“金裹銀”或“銀裹金”、洋芋糍粑、煮洋芋、豬膘肉。人們普遍吸蘭花煙,還喜歡飲咂酒、“玉米蒸蒸酒”和蜂蜜酒。咂酒,是羌族地區流行的一種特殊的飲酒方式。

羌族一般在向陽、背風,有耕地和水源的高半山或河谷地帶筑屋造房,由幾戶或幾十戶形成自然村寨。建筑大致分為兩類:碉樓與碉房。碉樓屬古代建筑遺存,漢代稱“邛籠”。多矗立于關口要隘或村寨附近及中心,以石砌筑,外觀雄偉,堅固實用,樓體呈四角、六角或八角形,上細下粗,棱角突出,結構嚴密,內有六七層,最高的達十三四層。碉樓已成為川西地區一大景觀,彰顯了羌族人民高超的建筑智慧。碉房也叫“莊房”,為居住用房。呈方形,一般分三層(也有兩層和四層)。上層堆放糧食,中層住人,下層圈養牲畜。樓層之間用獨木做的鋸齒狀樓梯連接。房頂可脫粒、曬糧、晾衣,四角設有塔形石龕,上置白石,為天神居所。中層樓內兩端為臥室,中間為堂屋,是平時全家聚會、接待客人、歡慶歌舞以及舉行祭祀的重要地方,內設神龕,供奉祖先、家神諸多神靈,并砌有火塘,火種終年不熄,有“萬年火”之稱。碉房的建筑,就地取材,以土石為料,不繪圖、不吊線,也不用柱架支撐,均由當地的男勞力信手壘石砌成,他們巧妙地結合地形,分臺筑室,碉房形式多樣,層次不一,冬暖夏涼,牢固耐用。

羌族地區山高谷狹,交通險阻,勤勞勇敢的羌族人民憑智慧還架起了竹索橋、“懸筒渡索”的溜索和木架的挑橋,開鑿了棧道。索橋在古代稱“笮”,是將竹繩系在河谷兩岸堅固的物體上,不用鐵釘,沒有橋墩,只是用多條竹索,并排橫跨江面,上鋪木板,以通人畜。棧道指鑿巖成道,有的在陡壁上鑿孔、架木、鋪板而成懸空通道,有的在道路中斷之處用片石砌成保坎,將木梁置于保坎上,以便通行。今天在羌族地區仍然可以看到大量的棧道遺存。

羌族家庭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的父系家長制家庭,由祖孫三代或父母、子女兩代組成。每個家庭就是一個生產和生活的單位。兒子成婚后,要另立門戶,獨子或幼子隨父母生活。父親主要安排和支配家中的經濟生活,決定子女的婚姻大事和財產繼承問題,組織或參與宗教祭祀與對外社交等活動;母親主要是參加勞動生產和操持家務。舅權在婚姻及家庭中占有較重要的地位。如遇男女婚事,必須事先得到母舅應允才行;母死必經母舅的同意方可入葬;分家由母舅主持;母舅有對小輩進行管教和撫養的責任和義務等。

新中國成立前,羌族男女婚姻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存在“指腹婚”、“懷抱婚”、“童子婚”、“買賣婚”等婚姻形式。婚姻講究門當戶對,有轉房、入贅、搶婚的習俗。新中國成立后,自主婚姻逐漸居多。但傳統的禮儀程序一直保留至今。隨著羌寨經濟的發展,人們生活得到改善,昔日的婚姻儀式更增添了新的內容。傳統和現代相結合,將羌族的傳統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更增添了喜慶氣氛。

婚嫁儀式主要有訂婚和結婚。在羌寨,媒人被稱為“紅爺”。如果男子對女子有意,男方家就會備禮,請紅爺到女方家提親。女方家要征得母舅同意才可允婚。之后,紅爺會帶上豬膘、酒等禮物,去女方家吃“許口酒”。數月或數年后,男方家又請紅爺攜禮到女方家,以“小訂酒”招待近親,并請釋比測算雙方生辰八字,定下結婚吉日。隨即,男方家要備重禮前往女家報期,并在女家辦酒席,即“大訂酒”,作為正式訂婚禮,歡宴女方整個家族。此后,兩家開始婚禮籌備,期待著“女方家花夜、男方家正宴”好日子的到來。“花夜” 意即為新人舉辦的喜慶晚會,是結婚最為隆重的一道程序。一般在娶嫁的前一天晚上舉行,男方辦的叫“男花夜”,女方辦的叫“女花夜”,男的慶祝娶妻,女的歡送出嫁。這一天,女方家高朋滿座,桌上放著咂酒和12盤“干盤子”(即花生、核桃、紅棗、柿子、蘋果、桔子、糖果等,飽含圓滿、吉祥、喜慶之意)。男方家派出的能說會道的迎親隊伍會受到熱情的款待。雙方要按照習俗進行盤歌比賽。盤歌即以歌盤問之意,方式為一問一答,所唱內容廣泛,形式隨意而風趣。次日清晨,舅舅給身穿嫁衣的新娘披上紅綢,新娘哭嫁,拜別父母、兄長和族人。到男方家門口,釋比要做祭祀神靈的儀式,驅趕附在新娘身上的“煞氣”后,再向新人祝福。眾人為新人舉行“掛紅”儀式。新人在神龕前行禮,一拜祖宗創業恩,二拜父母養育恩,三拜夫妻偕白頭,四拜子孫個個強,再拜親人和賓客,最后夫妻對拜。拜堂后新娘就正式成為男家的人了。隨后,眾人歡宴。當晚,男家父母點香敬神,對新人祝福。所有來賓在院壩圍著熊熊篝火跳起歡快的莎朗舞。次日即謝客日,主人再備兩桌宴席“謝客”。新人要帶一個豬頭、一根豬尾巴感謝紅爺,表示有頭有尾,圓圓滿滿。婚后第三天,新婚夫婦要“回門”。由新郎及弟兄背著酒肉送新娘回家。新郎僅在女方家小住幾日,而新娘可以住數日、數月,甚至更長的時間 ,才由丈夫接回,開始家庭生活。

羌族至今保持著古老的人生禮儀。孩子出生后,女婿要攜禮向岳母家報喜。親友帶著衣物、祝米、雞蛋和掛面看望產婦。有的地方,有生子后在門前掛靴的習俗,若生女,鞋面向上,若生男,鞋面朝下。生子后,要請釋比做法,忌諱生人到家。羌族姓氏普遍為漢姓。一般隨父姓,取名的方式不盡相同,有的請釋比取名,有的由長輩或按照個人意愿來取名。孩子滿月和滿歲后,家人還要宴請親友吃“滿月酒”和“滿歲酒”。孩子脖子上戴長命鎖,以避邪祛病,保平安健康。

羌族男子在年滿十五周歲時要舉行成年禮(冠禮)。一般在農歷十月至十二月舉行。屆時,請來親朋好友,圍著火塘而坐,受冠禮者身著新衣,朝家中神龕下跪叩拜,并接受釋比代表天神饋贈的禮品——用白色公羊毛線栓系的五色布條,作為護身符圍在脖子上。再由族中長輩敘述祖先歷史,或由釋比誦經禱告,祭祀家神及諸多神靈。

羌族的葬式有火葬、土葬、巖葬。火葬的歷史最為悠久,《呂氏春秋?義賞》載:“氐羌之虜也,不憂其系累,而憂其死不焚也。”《太平御覽》引《莊子》佚文:“羌人死,焚而揚其灰。”直至清朝中期,火葬仍在茂縣沙壩、赤不蘇、較場等地保留下來。每個家族有自己的火墳場。大部分地區由于受漢族影響,加上得到封建王朝的提倡,將土葬作為主要葬式,并一直保留至今。各村寨都有遇喪不請自到、協助料理喪事的習俗。喪家需及時通報親屬,向母舅家稟告逝者去世前后的情況,請釋比殺羊祭祀、測算下葬時日。一般三天之后,眾人在風水寶地下葬逝者。其家人要在新墳前點篝火,燒柏枝,敬香蠟、煙酒、肉類,以示祭奠。葬后三日,再備祭品,并修整墓地。到此時,喪葬禮儀才告結束。崖葬主要存在于北川一些地方。如果兒童不到三歲就夭折,用蜂桶或簡易木箱裝殮,置于山巖洞穴中。

羌族熱情好客。客人到家,要鳴槍放炮表示歡迎,并讓客人坐上位,主人獻茶敬酒表示祝福。有掛紅習俗,表達對客人的尊敬、對新人的祝福、對英雄的敬仰和贊美之情。

羌族有敬老的傳統。人們飲咂酒時,先由年長者用羌語致開壇詞,意為向神靈祈福,然后依照輩份高低、年齡大小、主客身份順序,用酒桿吸飲。宴席中老人坐上位,待其就座,其他人才能坐下。路遇老人,要尊稱、讓路。歌舞時由老人領唱。講究為老人祝壽。

羌族重視春節。春節又稱“過大年”,是羌族人家團年的重要日子。從農歷臘月二十三起,家家戶戶就要掃塵、敬灶,備好豐盛的年貨。除夕之夜,要燒豬頭肉敬獻祖先和神靈。全家人坐在一起熱熱鬧鬧地吃團年飯,再圍坐在火塘四周守歲。一般初一不勞動,不走人戶。初二以后開始親戚朋友之間的走訪。正月十五鬧元宵,正月三十要送年。家家戶戶張燈結彩,舉辦各種娛樂活動。

此外,羌族還要過清明、端午、中秋、重陽等節日,但最有特色的,當數羌歷年、祭山會和領歌節。

羌歷年,羌語稱“日美吉”,即“吉祥歡樂的日子”。又稱”過小年”。原是在秋天收獲糧食后,祭祀神靈和祖先,向神還愿的重大節日。每年農歷十月初一舉行,各地歡慶的時間不一,一般為三到五天,有的村寨要過到初十。主要的活動是還愿敬神和吃宴席。羌歷年在20世紀80年代曾一度停止。1988年恢復,成為羌族人民共同的節日。在羌區各地,每年都要舉行各種慶祝活動。

祭山會是羌族最隆重的傳統節日之一。又稱轉山會、塔子會、祭天會、山王會、山神會或者碉碉會。是羌族對代表著天神、山神等諸多神靈的白石神進行祭祀的活動,也是人們祈求保佑來年人畜興旺、五谷豐登、地方太平、森林茂盛的大典。因各地氣候差異,舉行的時間、次數并不統一,有正月、四月、五月之分,亦有每年舉行一次或二、三次。

領歌節,羌語稱“瓦爾俄足”。主要流行于茂縣曲谷一帶。每年農歷五月初五舉行(如該寨有13歲至50歲婦女死亡,則當年不舉行)。是為了紀念天上的歌舞女神莎朗姐。整個節日活動持續3天時間。婦女們盡顯其能,忘情歡跳莎朗,農事和家務事皆由男人操持。

羌族除一部分鄰近藏族地區的信仰藏傳佛教外,其余普遍信仰原始宗教,即萬物有靈、多神信仰和祖先崇拜。神靈均以白石(白色石英石)為象征,被敬奉于山中、林地、屋頂和室內。一般在碉房屋頂四角供有五塊白石,分別象征天神、地神、山神、山神娘娘和樹神。其中,天神地位最高,能主宰萬物,禍福人畜。堂屋的神龕供有家神(泛稱角角神),包括祖先神、女神(保佑婦女之神)、男神(保佑男子之神)、牲畜神(保佑六畜興旺)、財神(招財進寶)、倉神(守管家庭糧食和財物)、門神(擋住三災六難)。神龕下火塘上的三足架,其中一足上系一小鐵環,即代表火神。此外,從事特殊行業的家庭,還供奉各自的祖師神。如猴頭神、藥王神、石匠神、魯班、太上老君。一些地方的羌族受漢族影響,還供有灶神、土地神、觀音菩薩,送子娘娘、川主、關圣人、玉皇大帝等。

羌族的祭師,羌語稱“釋比”或“許”,既是從事宗教活動的神職人員,又是農業生產者,可以娶妻生子,在羌族社會中占有崇高的地位。所誦經文全靠師徒、父子之間的口傳心授而代代相傳。人們相信他能通達神靈,產生神秘的、不可思議的力量。他要主持:祭山、供奉、還愿、看病、驅魔逐邪、消災避難、招魂、占卜、修房造屋、男女合婚、新生兒命名、超度亡靈等儀式。作預卜占卦(分羊髀卜、雞蛋卜、白狗卜等)、驅鬼除邪(送茅人)、踩紅鍋、踩犁鏵、開紅山、劃水碗等巫術。使用的法器有羊皮鼓、猴頭帽、神杖、銅鑼、令牌等。作法前,釋比要凈身,燃香柏熏身或殺白雞祭祖,以示對神的虔誠和敬意。誦經涉及內容豐富,包羅萬象。主要分三類:神事經,主要在請神、敬神或還愿時用;人事經,在婚喪作法時誦唱;鬼事經,用于驅鬼避邪。法事完畢后,人們會以錢、食物和其他有用的物品予以回報。在茂縣維城一帶,釋比掌握無文字的圖經畫卷《刷勒日》,被當地羌族奉為圣書。在過去,釋比是羌族口頭傳承和宗教文化的主要傳播者。

羌族民間存有一些禁忌。如:火塘是神圣的,任何人不得跨越火塘,不能在火塘邊吵架或說不吉利的話。火塘邊座位男女有別,坐錯了會得罪火神。家中有人生病,忌見生人,要在家門外立一條板凳,以謝絕外人進入;正月初一忌大聲叫罵,不能動用火鉗、繩子和菜刀;禁止婦女參加重要的宗教活動;孕婦不能進新婚夫婦的新房,怕壓喜;新娘出嫁時不能回頭看,以避免招來霉運失財;孩子未滿月前,婦女不得入灶房,否則會得罪灶神和家神。

發展現狀

新中國成立后,羌族人民獲得新生。經過安定社會秩序,發展生產,民主建政,土地改革,社會主義改造,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隨著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完善,羌族地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民生活水平不斷得到提高。

黨在羌族地區實行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1950年2月,茂縣設立茂縣專區專員公署,并陸續建立區、鄉級民族自治政權。1953年,在茂縣專區的基礎上成立四川省藏族自治區。1955年更名為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1958年,國家將汶川縣、理縣、茂縣三縣合并,建立了羌族的第一個縣級自治地方——茂汶羌族自治縣。1963年恢復原三縣建制,茂縣仍稱茂汶羌族自治縣。1987年7月,按照羌族人民的愿望,經國務院批準,阿壩藏族自治州更名為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茂汶羌族自治縣撤銷,仍置茂縣。2003年7月,國務院批準建立北川羌族自治縣。次年,平武縣建立了平南、徐塘和鎖江三個羌族鄉。與此同時,在羌族地區大力進行了自治機構的建設,以保障羌族人民參與地方事務管理。相繼出臺了《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自治條例》、《北川羌族自治縣自治條例(草案)》等法規,并按照相關規定和要求,在州、縣權力機構中,羌族代表、委員數量均達到與其人口相適應的比例;各級機構均配備了羌族領導和干部。

在黨的大力培育下,羌族干部茁壯成長,干部隊伍不斷壯大, 1978年羌族干部的總數約1300人,到2005年,僅茂縣一縣,羌族干部人數就超過1800人。國家采取多種多樣的途徑和方法,從教育培養入手,選送羌族干部到各級黨校和各類院校培訓學習,幫助他們不斷提高思想政治素質和科學文化水平,涌現出一支高素質專業化的人才隊伍,科技人員和師資隊伍日益成熟,一些博士、研究生畢業后回到家鄉,在各自領域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為加快羌族和羌族地區發展提供了智力支撐。

羌族地區的經濟獲得巨大發展。新中國成立初期,茂縣、汶川、理縣(以下簡稱三縣)的社會總產值很低,平均僅500萬元左右,農業比重占80%以上。1978年,三縣國內生產總值為7780萬元,到2005年,三縣國內生產總值合計為334904萬元,是1978年的43倍。三次產業結構由1978年的38.9:41.0:20.1調整為2005年的10.2:68.6:21.2。北川縣社會生產總值1949年僅1805萬元,1980年為4428萬元,是1949年的2.5倍;2005年達到94417萬元,是1949年的52倍。三次產業結構在1949年比重是91.1:7.6:1.3,1980年調整為68.5:24.9:6.6,到2005年為37.1:36.4:26.5,結構日趨合理。

農業生產向產業化邁進。新中國成立前,羌族地區耕作粗放,廣種薄收,產量“一年一季收望天,畝產難過百斤關”,人民不得溫飽,掙扎在饑餓線上。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對農業給予大量投資,通過科學種地,加強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增加了農作物產量,實現了糧食自給自足。除北川以外,羌族地區1977年糧食產量比1949年增長近2.5倍。牲畜養殖比1949年增長近4倍。花椒、蘋果、核桃的種植業有了很大發展。近年來,羌族地區調整農業產業結構,通過大力發展林果業、蔬菜業,提高了農業經濟效益,人民生活蒸蒸日上。汶川縣的映秀地區一改單一農作物的種植,重點發展黃姜、魔芋、茶葉、柿子、彌猴桃等經濟效益較高的作物;威綿地區作為成都平原的蔬菜產業化基地,基本實現了蔬菜產品的優質化、營養化、無害化。已建成無公害蔬菜基地3萬畝,有大白菜、蓮花白、辣椒、番茄、洋芋、芹菜、洋蔥、萵筍、花菜、菜豆、蘿卜等豐富的品種。同時,這里也是蘋果、花椒、甜櫻桃、枇杷、李子、桃子、核桃、杏子的水果生產基地,農業產業化經營初具規模。2005年,國家出臺停征農業稅及其附加稅,兌現糧食直補等系列惠農政策,得到羌鄉人民的歡迎,調動了生產積極性,使羌族地區的經濟向更高的臺階邁進。

工業從無到有。新中國成立前,羌族地區只有一些個體小手工業。稍微大型一點的鐵制農具都要靠外地供應。經過幾十年發展,羌族地區已初步建成能源、建筑、機械、制造、化工、食品加工等門類齊全的工業體系,涌現出威州、鳳儀等新興工業城鎮。以水電業為龍頭,發展能源經濟區,帶動工業經濟的發展是羌族地區近年來發展的亮點。星羅棋布的中、小型水電站,不僅結束了羌族人民靠火把、松明照明的日子,還提供了豐富的電力資源。理縣通過實施雜谷腦河流域梯級滾動開發,已建成27座中小水電站,總裝機容量19.4萬千瓦,年發電量11.1億千瓦時。茂縣作為全國“以小水電代燃料”試點縣,建立了大小水電企業30余家。已是全國首批電氣化縣的汶川,是全省和阿壩州高耗能工業區開發重點區,己建成水磨、桃關兩個工業經濟園區,有電解鋁、鐵合金、電解錳、黃磷、水泥、電石、磁場材等企業147戶,建成中小型電站56座,總裝機147萬千瓦。北川縣已形成水電、建材、采礦、食品加工、竹木加工等五大工業行業為支柱的地方工業體系。新建成通口電站、武安電站、羊圈坪電站,擬進一步在湔江、白草河、青片河進行水電梯級開發,不斷壯大五大工業支柱。水電業在各縣國民經濟中的比重不斷增加,已成為縣域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為羌族地區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的內動力,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現代藥業異軍突起,有力地推動了羌族地區經濟的發展。位于汶川縣境內的九寨溝天然藥業集團有限公司,是全國民族藥定點生產企業,能生產的各類成藥有90余種。近年來,經過資產重組、機制轉換和結構調整,九寨溝天然藥業集團在藥業產業化、市場化、規模化的道路上邁出了可喜的一步,生產和發展呈現出勃勃生機。

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替代了昔日的索橋、棧道。在國家大力支持下,羌族地區增加了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形成了安全暢通的公路交通運輸網絡。公路實現數量型向質量型的轉變,大力實施了通鄉公路、縣際公路、旅游公路建設等專項工程,目前正在建設的有羌族地區的第一條高速公路——都江堰至汶川高速公路(都汶路),把羌族聚居區更加緊密連接在一起的茂縣——北川高等級公路,將在羌族地區的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郵政事業取得長足進步。隨著道路交通的不斷改善,在山高谷深的羌族地區,汽車郵路、自行車郵路代替了步班郵路。各地均建有郵政局、所,發展了郵路和電路兩條網路,開展了郵政和電信業務。20世紀90年代以來,羌族地區以西部大開發為契機,積極爭取國家、省、州(市)的支持,加大對郵政、通訊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力度,郵政綜合通信能力增強,信息化水平明顯提高。通過農村移動通信扶貧工程,各地實現鄉鄉通電話。全面開通光纖程控電話、移動電話,進行了通信傳輸光纖數字化、電子政務、農村綜合信息網建設,有力地促進了地方經濟發展。

羌族地區旅游業發展迅速。純美古樸的自然風光和濃郁的羌族風情吸引了眾多海內外游客。近年來,相繼開發了三江生態風景區、臥龍自然保護區、雁門大峽谷、九頂山風景區、土地嶺森林公園、疊溪-松坪溝風景名勝區、大禹故里風景名勝區、猿王洞自然風景區、小寨子溝自然保護區、片口自然保護區、千佛山生態旅游區,及桃坪羌寨、姜維城、蘿卜寨民俗村、西羌第一村、布瓦黃泥碉群、綿虒古鎮、營盤山古文化遺址、黑虎羌寨等人文旅游地。羌族地區的旅游收入顯著增長,并成為人們家庭收入的重要補充。有名的桃坪羌寨,如今每年約有7萬人前來觀光,當地的每戶人家每年僅此一項就有上萬元的收入。

生態環境建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20世紀80年代末,國家在羌族地區開始了大規模的生態綜合治理工作,以改善日趨惡劣的生態環境。重點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退耕還林還草工程、水土流失治理等生態建設工程。茂縣大溝是一個小支流流域,海拔從1550米到4200米,屬于典型的干旱河谷山地,四周荒山禿嶺,水土流失嚴重。1986至1990年,中科院資源環境局、林業部技術司、中科院成都生物所和州縣林業部門協作,對大溝流域進行了綜合治理。先后營造了蘋果園、花椒園、水源涵養林、水土保持林等近1.5萬畝,使小流域的植被覆蓋率達到96.8%,水土流失得到全面遏制,呈現出郁郁蔥蔥、勃勃生機的景象,為干旱河谷造林綠化和生態建設創造了成功模式,使羌族地區的生態環境逐步得以改善,讓人們對羌區的生態恢復充滿著美好的憧憬。經過多年的努力,羌族人民在岷江兩岸陡峭的山坡上,在礫石閃亮、草木難尋的地方創造了綠化荒山,恢復生態的奇跡。

羌族地區教育事業被提高到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整個地區普及了“九年”義務教育,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現代教育體系。根據羌族地區的特殊情況,積極發展了民族寄宿制教育和雙語教學。此外,各地還廣泛運用現代化教育手段,開展遠程教育、電化教育、實驗教學,使學生整體素質有所提高。茂縣中學有學生3000余人,羌族學生占80%以上。建校64年來,學校培養的羌族人才數以萬計,有的擔任省州縣領導職務,有的成了知名專家學者,而更多的在雪山草地、羌寨山鄉的各條戰線上,成為振興地方經濟的骨干力量。中等專(職)業教育與高等教育得到發展。位于汶川縣的阿壩師范高等專科學校,是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唯一一所高等院校。初期僅開設中文、數學兩個專業,學生人數60名。如今,已發展為擁有圖書館藏書39.7萬冊,教職工380人,在校學生達6000多人的學校。開設了13個系、1個預科部、1個研究所,建有10個實驗室,9個校外實習基地,為羌族地區培養輸送了一大批人才。近年來,四川省還實施了《四川省民族地區教育十年行動計劃》,羌族地區教育事業更是得到蓬勃的發展。2005年,三縣境內設有大專、中等專科學校3所,中、小學394所,有在校生數42838人,教職工3350人,其中專任教師3078人,占總數的91.9%。北川縣有各類學校109所,在校學生23361人。學齡兒童入學率均超過96%。

醫藥衛生事業今非昔比。新中國成立以前,羌族地區沒有現代醫學,廣大農村缺醫少藥,僅僅依靠民間醫生及有限的草藥治療疾病。新生兒死亡率很高,人民面對重大疾病束手無策。歷經50多年的建設和發展,從州至縣、鎮、鄉的各級醫療衛生網建設初具規模,有縣醫院、婦幼保健站、防疫站、中醫院、羌醫研究所、鄉鎮衛生院等機構,并有中等衛生學校、衛生進修學校等人才培養基地。購置了大量先進設備,服務功能日臻完善。對曾經流行于羌區的黑熱病、痢疾、傷寒、大骨節病、克山病等傳染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成效顯著。 2001年來,通過實施扶貧項目、醫療衛生重點縣建設和國債資金建設等項目,鄉鎮一級的醫療機構基礎設施得到改善,設備得以更新,診治水平有了提高,農村缺醫少藥狀況得到緩解。2005年,三縣及北川縣共建立衛生機構462個,擁有床位1224張,衛生技術人員1370人。

文化事業健康發展,徹底改變了落后、閉塞的面貌。新中國成立后,各縣進行農村廣播網建設,廣播站遍及鄉村。20世紀70年代,電視事業開始起步,建立了電視差轉臺,部分羌寨能收視省電視節目。80年代,開辦了廣播、電視自辦節目。1990年前后,在茂縣黑虎、雅都、曲谷、三龍等地開辦羌語廣播。隨著國家投入增多,“鄉鄉電視工程”、“村村通”、“西新工程”等項目實施,縣城和農村大力發展了有線電視網絡和衛星電視接收站,能收視頻道幾十個,極大地豐富了群眾的文化生活。2005年,三縣廣播和電視有效覆蓋率分別達到83.24%和95.42%。北川廣播、電視覆蓋率達100%。同時,圖書發行、群眾文化活動、文博事業亦日益發展,建立了設施齊全的圖書館、文化館、檔案館和博物館;成立了各種藝術表演團體;形成了圖書、報刊雜志銷售網絡;重視民族民間文化的搶救、發掘、整理和保護工作,出版了大量弘揚羌族文化的書籍。

羌族人民的生活水平顯著提高。經濟發展為羌族人民提高生活質量創造了物質條件,豐富了精神生活。人們的衣、食、住、行等方面都得到較大改善,電視機、電話、洗衣機、冰箱、電扇、DVD、電飯煲各種耐用消費品走進了千家萬戶。人們依靠科技,通過農業產業化調整,積極拓展收入渠道,增加了收入。2005年,三縣和北川縣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分別為2968元和2275元,較過去有了大幅度增長。

50多年來,在黨和政府的關心和幫助下,羌族人民通過努力奮斗,羌族地區舊貌換新顏,經濟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取得了巨大發展。社會穩定,民族團結,人民生活蒸蒸日上,四處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現在,羌族人民正意氣風發地走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康莊大道上。

(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本報官方微信

本報投稿郵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頂部
500w彩票 宜君县 | 会理县 | 石台县 | 乌恰县 | 葫芦岛市 | 宁安市 | 安陆市 | 尖扎县 | 河池市 | 临海市 | 齐齐哈尔市 | 长岭县 | 朝阳市 | 驻马店市 | 酉阳 | 衡东县 | 广灵县 | 柳江县 | 石楼县 | 阳春市 | 报价 | 华亭县 | 阿荣旗 | 尉氏县 | 竹山县 | 五华县 | 自治县 | 曲靖市 | 杭州市 | 尚义县 | 贵南县 | 淮北市 | SHOW | 寿阳县 | 台北县 | 屏南县 | 时尚 | 武威市 | 额济纳旗 | 根河市 | 大城县 | 云霄县 | 东安县 | 永兴县 | 鄢陵县 | 宜兰市 | 平江县 | 邵东县 | 涿鹿县 | 湘潭县 | 根河市 | 新余市 | 五峰 | 冕宁县 | 八宿县 | 白城市 | 上虞市 | 枣阳市 | 扎鲁特旗 | 米林县 | 遂平县 | 隆安县 | 唐山市 | 都兰县 | 大安市 | 双桥区 | 阿克陶县 | 林西县 | 资兴市 | 清远市 | 道孚县 | 博湖县 | 北辰区 | 祁门县 | 阿荣旗 | 山东 | 阳新县 | 惠安县 | 石河子市 | 大田县 | 阜平县 | 平原县 | 绥化市 | 寿光市 | 平度市 | 清水河县 | 盖州市 | 安康市 | 饶河县 | 京山县 | 新泰市 | 茌平县 | 安溪县 | 邢台市 | 马尔康县 | 乾安县 | 高清 | 万荣县 | 左权县 | 西平县 | 双柏县 | 舟山市 | 文昌市 | 怀远县 | 开封县 | 利津县 | 宜春市 | 茶陵县 | 平塘县 | 墨江 | 湘潭县 | 宁海县 | 新民市 | 鄂尔多斯市 | 大同县 | 禄丰县 | 九江县 | 甘泉县 | 东丰县 | 柳州市 | 周至县 | 武功县 | 丰原市 | 陈巴尔虎旗 | 平远县 | 增城市 | 仁怀市 | 凭祥市 | 夏津县 | 高阳县 | 临澧县 | 高碑店市 | 玛沁县 | 义乌市 | 楚雄市 | 休宁县 | 兴文县 | 西吉县 | 临安市 | 阳新县 | 昭觉县 | 盐源县 | 红河县 | 钟山县 | 钦州市 | 丹巴县 | 胶州市 | 汉沽区 | 门源 | 华容县 | 含山县 | 灯塔市 | 永善县 | 宽城 | 迁西县 | 绥滨县 | 泸西县 | 台中市 | 嘉祥县 | 肥东县 | 朝阳县 | 喀喇沁旗 | 五家渠市 | 剑河县 | 江津市 | 凤阳县 | 乌海市 | 思茅市 | 福建省 | 金阳县 | 岢岚县 | 浦江县 | 梓潼县 | 垦利县 | 琼结县 | 突泉县 | 蒲江县 | 罗平县 | 金沙县 | 平南县 | 宝鸡市 | 凤山市 | 边坝县 | 团风县 | 泰顺县 | 深州市 | 中超 | 临武县 | 靖远县 | 芜湖市 | 林周县 | 佳木斯市 | 雷波县 | 甘孜 | 山阳县 | 汉沽区 | 虎林市 | 额济纳旗 | 闸北区 | 句容市 | 宜丰县 | 涿州市 | 黄平县 | 友谊县 | 江油市 | 诸城市 | 大港区 | 诸城市 | 赤水市 | 韩城市 | 德清县 | 黄石市 | 洪江市 | 恩平市 | 江达县 | 岐山县 | 汨罗市 | 大庆市 | 琼中 | 汝南县 | 长乐市 | 滦南县 | 宜阳县 | 麟游县 | 宁海县 | 三亚市 | 始兴县 | 安达市 | 南皮县 | 奉贤区 | 日照市 | 旬邑县 | 老河口市 | 汝州市 | 道孚县 | 长白 | 许昌县 | 杭锦后旗 | 南宫市 | 大理市 | 宜阳县 | 赞皇县 | 政和县 | 尼玛县 | 奉贤区 | 沙洋县 | 丽江市 | 紫阳县 | 奇台县 | 昆明市 | 怀化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