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博覽

鄂倫春族

2019年05月16日    來源:廣西民族報網    字號:[    ]

概況

鄂倫春族是世居我國東北部地區的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新中國成立初期人口只有一千余人,近幾十年人口增長較快,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鄂倫春族人口為8196人。鄂倫春語屬阿爾泰語系滿—通古斯語族通古斯語支,沒有文字,現在主要使用漢語漢文。

鄂倫春族主要分布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盟鄂倫春自治旗、布特哈旗、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和黑龍江省北部的呼瑪、遜克、愛輝、嘉蔭等縣。黑龍江省有鄂倫春族3871人,占鄂倫春族總人口的47%;內蒙古自治區有3573人,占44%。

鄂倫春族世代生活的大小興安嶺位于黑龍江省北部和內蒙古自治區的東北部。西為大興安嶺,北為伊勒呼里山,東為小興安嶺。大興安嶺平均寬約200~300公里,海拔1000~1400米左右,面積為8.6萬多平方公里,西麓山體渾圓,呈高原狀,逐漸過渡到呼倫貝爾高原,東麓陡峭,急劇過渡到松嫩平原,這里的河流湍急,綽爾河、格尼河、諾敏河、畢拉河、奎勒河、甘河、多布庫爾河、那都里河、南甕河,由西向東南流匯嫩江。北部是伊勒呼里山,盤古河、呼瑪河從山北流出匯入黑龍江。寬闊的沖積盆地遍布于峽谷之間,土地肥沃,宜農宜牧。小興安嶺山勢平緩,海拔500~1000米,面積約7.8萬平方公里,300~500米高的丘陵和洪積臺地遍布其間,東麓的遜河、沾河、庫爾濱河、嘉蔭河流匯黑龍江。

大小興安嶺地區屬寒溫帶大陸性氣候。大興安嶺冬季漫長而酷寒,最低溫度可達零下40~50℃,無霜期僅100天左右。小興安嶺平均氣溫比大興安嶺高10 ℃左右,無霜期110天左右。大小興安嶺全年平均降水量約為700毫米,以7、8月最多。全區降雪期約有7—8個月,積雪期在200—220天,但降雪日數只有46—87天。降雪集中于11月份和第二年的2、3月份,最大積雪深度30—50厘米。

大小興安嶺資源豐富,覆蓋著廣闊的原始森林,素有林海之稱。針葉林有興安落葉松、樟子松、紅松、魚鱗松、杉松、冷松、黃花松;闊葉林有白樺、黑樺、柞樹、白楊、榆樹等。灌木和喬木遍及山嶺。大小興安嶺極富野菜、野果和塊根藥材類植物資源。野菜有山芹菜、山韭菜、旱蔥、山蔥、柳蒿芽、黃花菜、蕨菜等;野果有山葡萄、山梨、山丁子、稠李子、紅豆、都柿、越橘、草莓、榛子、松籽、山核桃等;可食菌類有黑木耳、猴頭、蘑菇等;藥材有人參、黃芪、五味子、知母、刺五加等。這里還棲息著50多種珍禽異獸。獸類有馬鹿、駝鹿(犴達犴)、狍子、野豬、黑熊、棕熊、東北虎、猞猁、狼、狐貍、貉子、獾子、水獺、獐子、黃鼬、灰鼠、野兔等;飛禽有樹雞(野雞)、榛雞(飛龍)、天鵝、大雁、野鴨、鶴、鷂鷹、貓頭鷹及各類山雀等。

縱橫交錯、密如蛛網的江河湖泊盛產各種魚類,包括重達數百、數千斤的鰉魚、鱘魚,以及大馬哈魚(鮭魚)、鯉魚、白魚、鯽魚、哲羅魚、雅羅魚、細鱗魚、花翅魚、鰲花魚(鱖魚)、狗魚、鯰魚、草根魚、柳根魚等。

遼闊美麗的土地和豐富的資源為鄂倫春族的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動力。

歷史沿革

鄂倫春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民族。關于其族源,主要有兩種說法,一是室韋說,二是肅慎說。目前學界多傾向于前者。十七世紀中葉以前,鄂倫春人分布于貝加爾湖以東、黑龍江以北,以精奇里江為中心的廣大地區。歷史上這里主要是缽室韋人和深末怛室韋人的活動區域,因此,隋朝時的缽室韋、深末怛室韋應是鄂倫春族先民的主要來源,北室韋亦有可能參與了族體形成過程。唐朝時室韋發展為20余部,唐設室韋都督府加以管轄。據文獻記載,其中的婆萵和落俎部分布于今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遼朝的室韋部在今嫩江上游以北及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中、上游地區。遼設室韋國王府,圣宗時又設室韋節度使,隸西北路招討司,對這一帶的室韋人等進行管轄。金朝的火魯火疃謀克管轄外興安嶺以南地區。元朝時,鄂倫春人被稱為“林木中百姓”和“北山野人”,分布極為廣闊,在遼陽行省的管轄之中。明朝時黑龍江以北有“乘鹿以出入”的“北山野人”,就是指游獵于貝加爾湖以東、黑龍江以北的“使鹿部”,也就是鄂倫春人。明朝于永樂七年(1409年),設置了奴兒干都司,“北山野人”在其管轄范圍,明弘治年間始歸遼東都司管轄。清初文獻曾把鄂倫春人稱為“樹中人”。清崇德五年(1640年),“俄爾吞”曾作為鄂倫春族的族稱出現于文獻中。同年,將“索倫部”分編為八牛錄(佐領),鄂倫春人為索倫部中的一部分。康熙八年(1669年),在寧古塔將軍之下設布特哈(打牲部落)八旗,管理分布在黑龍江上、中游的鄂倫春、鄂溫克、達斡爾等族。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從原來統轄吉林、黑龍江的寧古塔將軍析出黑龍江將軍。黑龍江將軍之下設八城,分設副都統、總管等官員管轄。對于鄂倫春族的管理,將其分為“摩凌阿鄂倫春”(騎馬的鄂倫春人)和“雅發罕鄂倫春”(步行的鄂倫春人)兩部分。被編入布特哈(打牲)八旗“充官兵者”,稱作“摩凌阿鄂倫春”,沒有編入布特哈八旗,“戈獵山藪僅供納貂役者”,稱作“雅發罕鄂倫春”。后者分設五路八佐,每佐設鄂倫春族佐領一人,每年派名為“諳達”的人到當地去征收貂皮。

十七世紀中葉以后,由于沙俄帝國主義者的侵略劫掠,迫使黑龍江以北精奇里江兩岸的鄂倫春族南遷到大、小興安嶺地區。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以后,文獻中多次出現“俄羅春”、“鄂羅春”、“鄂倫春”等不同寫法。從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十月始,“鄂倫春”才作為統一的族稱固定下來。“鄂倫春”是民族自稱,即“使用馴鹿的人們”。鄂倫春族南遷以前,原來居住在黑龍江上游的埃文基人(鄂倫春和鄂溫克人)以牧養馴鹿為主,兼事漁獵和采集。另外,“鄂倫”的發音與馴鹿的發音(oron)相同,(cho)是表示人的附加成分,兩者合起來為(oroncho),即“鄂倫春”,漢語就是“打鹿人”之意。

根據居住區域的不同,鄂倫春人內部還有不同的名稱。如居住于呼瑪河流域的鄂倫春人自稱庫瑪爾千;居住在遜克縣、嘉蔭縣河邊的鄂倫春人自稱畢拉千;居住在甘河流域的鄂倫春人自稱甘千;居住在托河流域的鄂倫春人自稱托千等。比如,庫瑪爾千的“庫瑪爾”表示地點,“千”表示人的附加成分,表示某地人之意。

鄂倫春是一個熱愛和平的民族,同時又是一個極具反抗精神、驍勇善戰的民族。鄂倫春族在反抗外敵侵略、維護國家統一和反分裂斗爭中做出了重要貢獻。

17世紀中葉,沙俄侵犯我國黑龍江流域。康熙四年(1665年),沙俄侵占了黑龍江上游北岸的雅克薩城,燒殺搶掠當地居民。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在清軍第二次收復雅克薩城的戰役中,有565名鄂倫春族士兵參戰,對雅克薩之戰的勝利做出了貢獻。雍正十年(1732年),清政府抽調鄂倫春族兵259名,連同達斡爾等族兵共3000人編為八旗,在呼倫貝爾的濟拉嘛泰河口設城駐防,巡邏邊境,保衛邊疆。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沙俄入侵,將我江東64屯各族人民趕至江邊射殺。庫瑪爾路協領壽廉帶領鄂倫春族馬隊官兵500人痛擊了入侵者。

康熙末年至乾隆年間,準噶爾貴族噶爾丹、策妄阿拉布坦和阿睦爾撒納等人在沙俄的策動下先后發動武裝叛亂。在平定準噶爾分裂勢力的戰爭中,鄂倫春族官兵做出了貢獻。乾嘉年間“摩凌阿”(騎馬)鄂倫春族阿穆勒塔,是一位維護國家統一和獨立的英雄人物,他英勇善戰,屢建奇功。在收復臺灣和抗擊廓爾喀侵略軍的戰爭中立有大功,官至總管,加副都統銜,成為歷史上職位最高的鄂倫春族軍事指揮官。

鄂倫春族對于國內統治者的壓迫和奸商的欺壓也進行了頑強的抵抗。在每年的“楚勒罕”集會上,鄂倫春人除了貢納貂皮,得到一些布匹、銀兩的賞賜外,余下的貂皮和細毛皮張可以出售,換取生產生活用品。對于散處山野的“雅發罕(徒步)鄂倫春”,布特哈總管衙門設5名官員分別管理,3年一換,稱作“諳達”,每年都在固定的地點向鄂倫春人征貂并予賞賜。后來,“諳達”私帶物品與鄂倫春人交換,甚至于發展達斡爾、漢族“諳達”與鄂倫春族進行極不公平的交換,近于明搶暗奪,“所捕貂皮,輒為諳達諸人以微物易去,肆意欺凌,不啻奴畜” 。光緒年間,庫瑪爾路驍騎校烈欽泰聚集各路鄂倫春族,反抗“諳達”的殘暴剝削和壓迫,要求裁撤布特哈總管衙門。烈欽泰等人的反抗斗爭獲得了成效,導致清廷撤銷布特哈總管衙門,設興安城總管衙門。官方“諳達”制被廢除。私人諳達和私商乘機取而代之。鄂倫春人與諳達進行的是一種包干式的物物交易。鄂倫春人把所獲獵品,除自己所用部分外,其余全部交給諳達,由諳達提供彈藥、糧食、布匹等基本生活、生產用品。因此,對于鄂倫春族來說,并不是從交換中獲得利潤,而僅僅是為了維持生存和生活的循環和平衡。奸商對鄂倫春族盤剝甚于官私“諳達”,他們不僅利用灌酒等卑劣手法欺騙鄂倫春族,而且利用鄂倫春人商品意識不強的弱點,使鄂倫春人反而欠下奸商債務,然后敲詐勒索,霸妻搶女,終于爆發了1924年剛通領導下的反奸商斗爭。在日偽統治時期,禁止鄂倫春族出售獵品,全部交給“滿洲畜產品株式會社”,僅向鄂倫春人提供一份糧食、布匹和子彈,難以維持生計,鄂倫春人身體素質急劇下降,各種疾病蔓延,人口大量死亡。

“九一八”事變爆發以后,日本侵略者為了鎮壓鄂倫春族人民的反抗,強化了統治。1938年,日本關東軍制定了《指導綱要方案》,對鄂倫春族采取暫時利用、最終消滅的“指導方針”。鄂倫春族并未屈服于日本侵略者的野蠻統治,開展了自發的抗日斗爭,紛紛支援和參加抗日聯軍。在抗日聯軍三、六、九、十一路軍中,均有鄂倫春族參加。其中,第六軍約有40多名鄂倫春族戰士。在抗聯隊伍中,有許多傳奇式的鄂倫春族英雄人物。抗聯第六軍的黃毛(綽號)在狩獵過程中練就了一手好槍法,是位神槍手。1936年8月,他與另兩位戰士在湯旺河阻擊五六百名日偽軍。他百發百中,僅1人就擊斃敵人四五十個,敵軍驚恐萬分,直至1938年未敢進犯湯旺河。另一位鄂倫春族抗聯戰士元寶負責趙尚志的安全工作。1937年冬,在趙尚志領導的一次戰役中,他一人擊斃日軍數十人。抗日烈士李寶格列和李桂夏布是父子,他們的抗日事跡陳列于哈爾濱市東北烈士紀念館。鄂倫春族群眾積極為抗日聯軍帶路、送信、運送糧食和物資、掩護抗聯戰士,幫助抗聯偵察敵情、配合抗聯攻打敵人據點,不少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了貢獻。

十七世紀中葉鄂倫春族南遷至黑龍江以南后,嚴格意義的父系氏族社會已不存在,但仍存有痕跡。鄂倫春人的父系氏族稱“穆昆”,氏族長“穆昆達”由民主選舉產生,條件是辦事公正、有威望、人品好和輩份較高的人充當,氏族內的一切事務由“穆昆達”主持。氏族大會是最高權力機構。有三種情況可以召開氏族大會:一是選舉氏族長;二是續族譜、排輩份;三是遇到重大情況和突發事件。氏族大會還會對違反習慣法的人進行處罰。

鄂倫春人南遷以后,其父系家庭公社“烏力楞”已處于向游獵公社過渡階段,絕大多數“烏力楞”處于地域性的游獵公社階段。“烏力楞”為通古斯語,意為“子孫們”。“烏力楞”由同一父系的若干代子孫的各個小家庭組成,是鄂倫春族社會的基本經濟單位。“烏力楞”內生產資料公有,共同勞動,獵品按戶平均分配。“烏力楞”的首領是“塔坦達”,由民主選舉生產。“塔坦達”是公社的組織者和領導者,“塔坦達”沒有特權,同其他成員一樣勞動。

清朝,由于鐵器、槍支、馬匹的使用,生產力提高較快,交換促進了發展,出現了私有財產。加上周圍其它民族的影響,鄂倫春族社會經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一夫一妻制的個體小家庭逐漸從家族公社中分離出來,成為社會經濟的基本單位。“烏力楞”也就逐漸由血緣組織發展成為地緣組織。這時,每個小家庭可以自由加入或退出任何一個“烏力楞”。

家族公社的解體,標志著鄂倫春族以血緣為紐帶的原始社會發展階段的結束。到解放時,鄂倫春族已進入以地緣為紐帶的農村公社發展階段。“烏力楞”村社已成為鄂倫春族社會的基本單位和生產組織,但仍然存在有家族公社的遺跡。

光緒八年(1882年),鄂倫春人被欺壓過重,引起強烈反抗,黑龍江將軍文緒奏請撤銷布特哈總管衙門,建立興安城總管衙門專管鄂倫春族。光緒十年(1884年),興安城總管衙門建成。興安城總管衙門設副都銜總管1名,副總管10名,其中,鄂倫春族副總管8名。下設庫瑪爾路有3佐;阿里路有1佐;多布庫爾路有1佐;托河路有1佐;畢拉爾路有2佐。光緒十九年,因實效不大,依黑龍江將軍依克唐阿的奏請,裁撤了興安城總管衙門,而改由黑龍江、墨爾根、呼侖貝爾三城副都統管轄,其中,黑龍江城副都統管轄庫瑪爾路4旗8佐和畢拉爾路2旗4佐;墨爾根城副都統管轄阿里多布庫爾路1旗2佐;呼倫貝爾城副都統管轄托河路1旗2佐。副都統和協領為滿族人,佐領均為鄂倫春人。佐領除定期向協領報告情況外,擁有佐內的軍事、行政、司法、治安等權力,獨攬佐內鄂倫春族的生殺予奪之權。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設瑗琿兵備道和呼倫貝爾兵備道,分管庫瑪爾路、阿里多布庫爾路鄂倫春族,畢拉爾路歸興東道管轄。

進入民國后,黑龍江改設行省,分設縣制,但鄂倫春族的管理機構沒有合并到縣制中,路、旗、佐同縣并存,不受縣領導。為了加強邊防,民國12年(1923年),在鄂倫春族中設“保衛團”,民國14年(1925年)改為“山林游擊隊”。

軍閥統治時期,廢除了八旗組織的內容,四路十六佐的機構基本上沒有變動。管轄系統上略作改變,其中三路劃歸黑龍江省督辦公署管轄,一路劃歸海拉爾蒙古衙門管轄。統治者為了便于加強對鄂倫春族的統治,強制實行過“棄獵歸農”政策,使他們定居下來,以便于統治和抽壯丁。還把青壯年強編為“山林游擊隊”,后來改編為“保衛團”作為他們驅使的工具。但在幾年之后,大部分人又棄農歸獵。僅有少數上層官員在統治者的鼓勵和扶植下,雇用鄂倫春、漢、滿、達斡爾等族的雇工,大量開荒種地,使農業有了一定的發展。出現了幾家占有百余坰土地的大地主。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侵占東北,將原庫瑪爾路、畢拉爾路、阿里多布庫爾路、托河路置于偽黑龍江省民政廳蒙旗科管轄,各路協領公署雖未撤銷,但已成了有名無實的機構。1934年,偽滿洲國將東北和內蒙劃分為14個省,偽黑河省管轄庫瑪爾路和畢拉爾路;偽興安東省管轄阿里多布庫爾路;偽興安北省管轄托河路。同年7月廢除八旗制,名義上仍保留路、佐制度,但協領和佐領已為傀儡,日本特務機關派到各地的“指導官”實際統治鄂倫春族。在日偽統治時期,對鄂倫春族采取了民族隔離政策,與其他民族悠久的聯系被割斷。

“安嘎”是鄂倫春人“烏力楞”為單位的狩獵組織的補充形式。氏族集體狩獵甚至氏族之間聯合狩獵是最古老的一種狩獵組織,由于生產力十分低下,這種狩獵組織是必然存在過的。而以“烏力楞”為單位的狩獵組織是鄂倫春人古老的狩獵形式,直至新中國建立前夕仍然保存著其殘留形式。“安嘎”(aana)是由數人組成的一種臨時性的狩獵組織,多半由親戚、朋友組成。很顯然,這樣的生產組織只能在游獵公社階段存在。“安嘎”組成后,要民主推選出一位賦有狩獵經驗和威望的年長者為“塔坦達”。“塔坦”是火坑之意,“塔坦達”原來指的就是火堆的守護者,即家族長。所以“安嘎”是從父系家庭公社集體狩獵過渡來的。“塔坦達”負責“安嘎”的生產和獵產品的分配。還要選一位“烏糾魯達”并安排一人當“吐阿欽”。“烏糾魯達”是“塔坦達”的助手,負責“安嘎”的日常生活。婦女不隨獵時,選一位年輕而狩獵技術差的人當“吐阿欽”,負責做飯、管理馬匹等雜務,但他并不受到歧視。過去個人狩獵是集體狩獵的一種補充形式,獵產品是公有的。但是隨著父系家庭公社向游獵公社的演變,馬匹和步槍的使用,個人單獨狩獵并且據有狩獵產品就成為一種趨勢。以“安嘎”為單位的集體狩獵與個人單獨狩獵并存很長的時間。由于狩獵的特殊性,直至新中國成立初,個人單獨狩獵并不是狩獵的主要形式。

風俗習慣

鄂倫春族的先民一直在莽莽林海中過著游獵生活,其傳統文化與游獵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

十七世紀中葉以前,鄂倫春人狩獵的主要工具是弓箭、扎槍、馴鹿和獵犬,遷到黑龍江以南以后,獵馬取代馴鹿。18世紀中葉,鄂倫春人已經開始使用火槍,但并未馬上廢棄弓箭,弓箭與火槍并用。鄂倫春人最早使用的是火繩槍、火鐮槍和炮子槍等三種火槍。從19世紀末開始,陸續使用過各種步槍。由于地理環境的影響,鄂倫春人南遷后逐漸淘汰了馴鹿,改用獵馬。在長期的野外飼養和狩獵訓練的基礎上,鄂倫春人培育了體型矮小、行動敏捷,速度、耐力俱佳而又善于在深山密林中穿行奔跑的鄂倫春馬,成為狩獵的得力助手和運載工具。除此之外,鄂倫春獵人還使用地箭、獵刀、鐵夾、樺皮船、滑雪板等作為狩獵工具。

鄂倫春人有4個狩獵期:2-3月份是鹿胎期;6-7月份是鹿茸、犴茸期;9月至落雪前是鹿尾期;落雪后的冬季是打皮子期或打肉期。這些時段統稱為“紅圍期”,即狩獵的黃金期。

狍子、馬鹿、駝鹿、梅花鹿、獐子、野豬等食草動物是獵人們經常獵取的對象,也是他們過去衣食所需的主要來源。食肉類的虎、熊、豹等猛獸,細毛類的貂、猞猁、水獺、灰鼠、貉、黃鼬、野兔、赤狐等,飛禽類的野雞、樹雞、飛龍、天鵝、大雁、野鴨等,均是鄂倫春獵人的獵取對象。

歷史上的鄂倫春人是足智多謀的獵手,在長期的狩獵生活中,總結出許多獵取動物的方法,最常使用的狩獵方法有尋覓法、跟蹤法、瞭望法、堵截法、蹲守堿場法、蹲伏泡澤法、掏洞法、誘叫法、遛河法、窖鹿法等。

鄂倫春人在狩獵的間歇捕魚。春天,魚群從黑龍江逆流而上,進入大小支流,鄂倫春人用網和叉捕捉哲羅、細鱗等大魚;夏季是垂釣的最好季節;秋天,各種魚類順流游回大河大江過冬,是擋梁子的最好季節,既可以捕到下水的魚,也可以捕到上水的大馬哈魚;冬季,在冰面上搭蓋窩棚鑿冰洞叉魚,也可在冰洞下穿網捕魚。

鄂倫春婦女在春、夏、秋三季進行采集生產。春季采集野菜,秋季采、挖野果和塊根植物等,而夏季主要采集蘑菇、木耳等菌類植物。夏季也是撿拾鳥蛋的季節。

歷史上,鄂倫春人的房屋主要有“斜仁柱”、產房、土窖子、木刻楞房、樺皮棚(林盤)、布棚(麥汗)、高腳倉庫(奧倫)等。“斜仁柱”是鄂倫春族游獵時最主要的住房,呈圓錐形。骨架用長若干米的主桿、帶杈的樹干和20多根“斜仁”(樹干)搭成,其覆蓋物有冬季用的狍皮圍子,需用60余張狍皮縫制,也用樺樹皮、蘆葦簾和布圍子。“斜仁柱”正對門的鋪位叫“瑪路”,是供神的地方,只許男性客人和男主人坐臥。兒子、兒媳住左側鋪位,父母住右側鋪位。中間有火塘,上吊一鐵鍋,也有用三角架支鍋的。“奧倫”是一種搭蓋在森林中的高腳倉房,存放暫時不用的衣著、肉干、干菜、糧食等。

鄂倫春人傳統的交通工具主要有馴鹿、馬、樺皮船、獸皮船、木筏、滑雪板和雪橇等。馴鹿是在南遷以前普遍使用的,南遷以后逐步被馬所代替。鄂倫春人使用過以馬皮、犴皮或鹿皮為底的船。

過去,鄂倫春人的飲食以獸肉為主,魚、野菜為輔,后來傳入了米面。鄂倫春人喜歡食用狍子、鹿、犴、野豬、熊肉,同時也食用小動物和飛禽肉。做法主要有煮手把肉、烤肉、燒肉、燉肉湯、曬肉干、雜花菜、灌血清、骨髓油、生狍肝和腰子等。米面食主要有面片、油面片、烙面餅、燒面、面湯、油炒面、肉粥、稠李子粥、黏飯等。鄂倫春語稱油面片為“圖胡烈”,將搟好的面一片片揪進滾開的白水里,撈出后拌熟肉片、食鹽、野韭菜花等佐料,倒入加熱的野豬油或熊油,拌勻后食用。稠李子粥是鄂倫春族一種特殊的吃法,將稠李子放入粥中煮,爆開呈粉紅色即可食用,色艷味美。

鄂倫春族喜喝五味子湯和樺樹汁。每年春季的五六月份,在樺樹根部砍一個小口,樺樹汁便會涌出,清澈透明,甘甜可口。鄂倫春人還喝一種稱作“弟爾古色”的樺樹漿,將樺樹的外皮剝掉,用獵刀在樹干上輕輕刮下乳白色的粘稠狀樹液,其味甘甜清爽。

過去,鄂倫春人穿的衣服主要是用狍皮縫制的,也用鹿皮和小犴皮。男皮袍有長袍和短袍兩種。男皮袍的襟邊、袖口均鑲有黑色薄皮云字邊,為了便于騎馬,前后左右開衩。短皮袍在狩獵時穿用。女皮袍的樣式與男皮袍大致相同,但前后不開衩,襟邊、袖口等處鑲有精美的薄皮云字邊,前襟、袖口、雙肩等處均繡有各種紋飾。老年人穿的皮袍,只鑲邊不繡花,著色較淡。皮袍的鈕扣過去用獸骨或硬木做成,后來也用銅鈕扣。過去腰帶用鹿犴皮制作,后來年輕婦女多扎黃、紫、藍色的布腰帶,而老年婦女一般扎素色的腰帶。傳統的皮褲較短,只及膝,還需穿套褲,用狍皮或鹿皮制作,上邊釘的皮繩系在褲腰帶上,下面釘的皮繩系在鞋靿上。婦女穿的皮褲褲腰兩側開衩,褲腿及褲口處均鑲有各種云字紋飾。

到了近代,各種布匹、綢緞傳入鄂倫春地區,夏季男女都穿一種叫“查姆查”的布長衫。男人還穿馬褂、坎肩和布小褂。冬季,男人戴一種用完整的狍頭皮縫制的帽子,保留狍耳、眼、鼻,有的甚至將兩個角保留下來。婦女們戴猞猁皮帽子,或吊有皮毛、繡有紋飾的氈帽。夏季,男人戴一種用布做的尖頂的“巴里”帽。女人夏季戴一種叫“奇哈布屯”的頭飾。冬季穿的鞋有用狍腿皮做靿、狍脖子皮做靿底的半高皮靴。手套有“考胡路”、“瓦日格”和 “沙日巴黑” 3種,都是用狍皮制作的。

鄂倫春族用狍皮縫制一種叫“納納烏拉”的皮被。有兩種,一種是普通的,另一種是用冬季獵到的狍皮縫制的睡袋,做雙人睡袋需用8張袍皮,單人用6張狍皮。在野外狩獵時,獵人在冰天雪地里就宿于這種睡袋中。褥子有狍腿皮、狍皮、熊皮3種。

鄂倫春人傳統手工業有樺皮制品、制革、皮制品、毛織品、木制品、骨制品、鐵制品、鉛制品等。鄂倫春人在每年的6-7月剝取樺樹皮,經加工后可以制作種類繁多的器物,從日常生活用的碗、盆、桶、箱、簍、帽盒、針線盒、煙盒,到生產用的“古約文”(拾果具)、樺皮船、狍哨以及覆蓋“斜仁柱”的“鐵克沙”。樺樹皮制品適應了鄂倫春人游獵生活的特點。鄂倫春人的皮制品大多用狍皮,其次為鹿、犴皮,其他獸皮則較少。

鄂倫春族的刺繡有直繡和縫繡兩種。直繡是在衣物上用線繡成相應的圖案;而縫繡是把獸皮、布剪成各種圖案,縫合在衣服和鞋帽上。刺繡的圖案主要有團花、幾何紋、波浪紋、獨立花紋、角隅紋和薩滿服上的樹木、動物、人物等。

剪皮是鄂倫春族婦女創造的一種十分獨特的藝術形式。它利用樺樹皮和獸皮剪制成人物、動物等形象,作為兒童的玩具;為了使皮袍、帽子、口袋、手套的口沿、四角美觀、耐用,還剪制一些圖案,用狍筋、鹿筋線縫上,成為一種藝術裝飾品。神話故事、人物形象、動物形象、裝飾圖案等是剪皮藝術的題材。剪皮藝術反映了鄂倫春族在游獵生活中形成的審美觀和對美的追求。

鄂倫春人還用馬鬃、馬尾、犴毛、熊毛等編織生活用品。

鄂倫春人的裝飾品有耳環、項飾、手鐲、頂針、貝飾、香包、耳套、雪鏡等。男人戴過用獸骨和銅鐵制作的指環,開始時僅為拉弓射箭。雪鏡有用馬尾編織的和用樺樹包子制作的兩種。有一種頂針是用犴骨琢制的。香包通常用狍皮縫制,呈蝙蝠形、蘋果形,兩面繡花,是少女的飾物。

雕刻是鄂倫春族手工加工的一部分,也用于宗教用品,分浮雕和圓雕兩種。浮雕主要雕刻在樺樹皮器皿上,也包括刀鞘、馬鞍、鹿哨、木盒上的雕刻。圓雕是用獵刀對木料、松樹皮、獸骨等進行的立體雕刻,十分精致。雕刻的紋樣主要有云紋、回紋、幾何紋、波浪紋、環帶紋、十字紋、團花等,花樣主要有“奎葉格音”花、“珠勒都很”花、“南綽羅”花等。

鄂倫春族的節慶主要有篝火節、春節和抹黑節。鄂倫春語稱篝火節為“古倫木沓”,祭祀火神之意,在每年的6月初舉行。春節是鄂倫春族重要的節日。過去,除夕夜各家各戶在住房前燃起篝火。年夜飯前,老人把各種神龕打開,擺放在屋內的“瑪路”上,或到房后掛有神龕的地方,擺上酒肉,燃香上供,全家人依次向神偶磕頭,祈求神靈保佑。在房門前或村屯道口為亡靈燒紙磕頭后,全家人在一起吃團圓飯。初一早晨,全家人還要向東或南給“白納恰”神(山神)磕頭,祈求多賜獵物,爾后要相互拜年。正月十六過抹黑節,相互往臉上抹鍋底灰,以驅趕鬼邪。現在更多含有游戲、喜慶之寓意。受周圍民族的影響,現在也過端午節、中秋節、新年等。

鄂倫春是一個講唱文學十分發達的民族,包括傳說、故事、神話、諺語、謎語、歌謠、笑話、歇后語等。長篇講唱文學“摩蘇昆”是鄂倫春族民間文學的珍品。“摩蘇昆”以說唱結合的形式,講唱“莫日根”的英雄故事和苦難的身世,可以講唱數天或數十天。“摩蘇昆”的語言流暢、押韻、精練、樸實,曲調起伏變化不大,非常悅耳動聽,帶有濃郁的民族傳統韻味。

鄂倫春族的音樂以“贊達溫”山歌曲調為主,高亢清透,伴有延長音和顫音,優美動聽。“贊達溫”的歌詞即興添加,語言樸實,感情濃烈。僅有的一種樂器是叫“彭努哈”或“卡木斯堪”的口弦琴,音量雖微弱,但能吹奏出各種曲調。

鄂倫春族的舞蹈分儀式舞、娛樂舞、宗教舞三大類,共同特點是邊歌邊舞。動作由慢到快,動作激烈至高潮時結束。代表性舞蹈有“依和訥嫩”、“依哈嫩”、黑熊搏斗舞等。“依和訥嫩”是三年一次的氏族大會上進行的全族性舞蹈,十幾人為一組,一人居中央,其余人手拉手圍成圈兒跳。過去一個氏族集中起來傳家譜和族譜時跳這種舞。流傳于鄂倫春自治旗三人表演的黑熊搏斗舞,模仿黑熊搏斗嬉戲的內容,極富鄂倫春族傳統文化的特色。表演時互相吼出“哈莫”、“哈莫”的聲音,先由兩人表演搏斗,最后第三者上來勸解。

鄂倫春人傳統的婚姻由父母包辦,實行一夫一妻的氏族外婚制,還實行間接的交錯從表婚,經過求婚、認親、過彩禮和結婚等過程,彩禮以馬匹為主。嚴禁氏族內婚或性行為。男女婚姻多由男方托媒人求婚,一般求三次才成,第三次尤為關鍵。求成后,商定認親、過彩禮的日期。在認親的日子,男方要留在女方家,時間20天至1個月不等。女方要給未來的新郎換上用黑皮子鑲邊的新衣服和紅布坎肩(背面和肩頭繡有云紋),未來的新娘要把頭發梳成兩個辮子纏在頭上,這是訂婚的標志。在結婚那天,新郎和伙伴們以賽馬的形式進入女方住地,經過一系列的儀式后,新郎當晚住在新娘家。第二天新娘被接到新郎住地。新郎的帽子上帶貂尾和4個繡花飄帶,新娘頭上戴著飾品,男女都佩帶獵刀,新娘在拜天地時頭上蒙著花布。現在的婚姻形式與漢族基本相同。

鄂倫春人的葬式主要有風葬(也稱樹葬)、土葬和火葬,也實行過先樹葬后土葬的二次葬。患急病的青年人和孕婦用火葬。人死后,穿好衣服頭北腳南置于原來居住的“斜仁柱”內,用紙(過去還曾用樺樹皮、獸皮等)蒙臉,其意是靈魂貼著紙盡快到閻羅王處。舉行一系列的吊喪儀式后才能出殯。出殯前選一個有山有水的山坡下為墓地。出殯時由親屬和好友抬著棺材護送。如果死者的子女較多,出殯時請薩滿送魂,以阻止死者靈魂危及子女。由死者家人扎一個草人,在草人上系很多線,子女各牽一條線,由薩滿祈禱,最后薩滿用神棒把線打斷,將草人扔出,就認為死者的靈魂遠去了。鄂倫春人有用死者坐騎殉葬的習俗,也可以將死者的衣物、馬具馱于馬上,繞葬地幾圈以示殉馬。鄂倫春人還要舉行隆重的周年祭。

鄂倫春人的禮儀是以敬老為中心的。主要禮節有屈膝請安和磕頭兩種。晚輩人見到長輩要用請安禮,平輩人見面也要互致請安禮問候。磕頭禮在祈神祭祖、婚喪、節慶等莊重場合施行。鄂倫春人非常尊敬老人和長輩。晚輩人在長輩面前要畢恭畢敬,長幼有序,行為得體。出遠門前和回來后都要向長輩請安。出門或狩獵中遇到長輩,在相距很遠的地方下馬,步行迎上去請安,待長輩人過去后才能騎馬行路。鄂倫春人熱情好客,以誠待人,招待必盡誠意。天晚則留客人住宿。鄂倫春族男女有別,男客人不能坐兒媳婦和姑娘的鋪位,女客人也不能坐男人的鋪位。鄂倫春人各個家庭間有互相拜訪的禮節。

“刻耶處”、“班吉”、“撒布卡”、“嘎拉哈”、賽馬、射箭、射擊、摔跤、拉杠、游泳、攀繩、爬桿、滑雪、滑冰、打秋千、扔石頭、扳腕、拉鉤等是鄂倫春人的傳統游戲和體育項目。“刻耶處”是用木頭制作的一種將牌,共120塊,過去十分盛行。“班吉”是鄂倫春族的一種圍棋,由棋盤和棋子組成,共37枚棋子。

鄂倫春族的禁忌主要有生產禁忌、婦女禁忌、生活禁忌、自然禁忌、動物禁忌等等。比如,狩獵前不能說能打到多少獵物,否則什么都打不到;女人不許坐在“瑪路”上;婦女不許鋪熊皮;對熊不能稱熊,而稱“太貼”;不能用刀或鐵器搗火,否則沖犯火神;年輕人不能叫長輩人的名字等。

新中國成立以前,鄂倫春人普遍存在圖騰崇拜、自然崇拜、神靈崇拜、祖先崇拜等原始崇拜和薩滿教信仰。萬物有靈是鄂倫春人原始崇拜和薩滿教信仰的基礎。

在鄂倫春人的崇拜物中,對熊、虎的崇拜帶有圖騰崇拜的痕跡。鄂倫春人認為人是熊變的,他們在獵熊過程中和獵到熊以后,尊稱雄熊為“雅亞”(祖父)、“阿瑪哈”(舅父)或“額替克恩”(老頭),稱母熊為“太貼”(祖母)或“額聶赫”(伯母)。在食用熊的過程中,伴隨著一系列的祭熊、熊禁忌、崇拜熊、葬熊等儀式和行為。

在萬物有靈的基礎之上,鄂倫春人將日月星辰、風雨雷電、山川河湖、動植物等作為崇拜的對象。鄂倫春人認為,人死后的靈魂仍然存在,既可害人,也可佑人,于是祖先崇拜就產生了。

在為人治病、傳教新薩滿法術、舉行祭神儀式時要跳神。跳神過程中,薩滿依次唱請神歌、神的歌、送神歌。曲調多種多樣,唱詞即興創作。

與原始宗教相聯系的,還有占卜和巫術。主要有骨卜、樹枝卜、槍卜、筷子卜、盆卜等。鄂倫春人的巫師,治病的被稱作“巴克其”,治天花、麻疹的被稱作“屋托欽”,主持祭神儀式的被稱作“察爾巴來欽”等,他們在鄂倫春族中很受尊重。

發展現狀

新中國成立以后,黨和政府采取多項扶持政策,幫助鄂倫春族發展,鄂倫春族人民結束了游獵生活,實現了定居,進入到了現代民族的發展行列。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鄂倫春族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項事業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

1951年4月7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批準成立鄂倫春旗,鄂倫春族獲得了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自主地管理區域內本民族內部事務。1952年5月31日“鄂倫春旗”改為鄂倫春自治旗。1953年,全旗人口只有946人,其中,鄂倫春族797人,為一個只有幾百人的鄂倫春族設立自治地方,充分說明新中國對人口較少民族的重視。1984年,建立鄉政府,自治旗下設9個鄉、5個鎮;1988年,全旗下設6鎮8鄉;目前,全旗下設8鎮2鄉,全旗有鄂倫春族2322人(2003年),800多名鄂倫春族獵民聚居于托扎敏鄉、古里鄉、烏魯布鐵鎮、諾敏鎮中的7個獵民村。

1957年,黑龍江省成立了呼瑪縣十八站、愛輝縣新生、遜克縣新鄂3個民族鄉,1958年由新鄂鄉劃出新興村成立新興鄂倫春族鄉。1958年,4個民族鄉改為人民公社。1984年恢復民族鄉建制,新成立白銀納民族鄉。目前,黑龍江省共有5個鄂倫春族鄉,6個鄂倫春族村。鄂倫春族獲得了廣泛參政、議政權利。50多年來,在國家、省(區)、市(地)、旗縣(區)、鄉(鎮)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和各級政協委員中,都有鄂倫春族成員。2000年,在鄂倫春族的職業構成中,國家機關、黨群組織和企業事業單位負責人有168人,占整個鄂倫春族職業人口的5%。鄂倫春族進入到國家的各類行政和事業機構中任職。

1953年以前,游獵生活阻礙了鄂倫春族的發展,特別不利于發展文化、教育和衛生事業。為此,各地政府進行了定居前的一系列準備工作。組織鄂倫春族到大城市參觀,使他們從直觀上感受定居的好處。從1953年春天開始,黑龍江省共選10個定居點,建土木結構房屋313棟,800余間。鄂倫春自治旗定居建房是從1954年4月破土動工的,9月竣工,國慶節前夕,鄂倫春人民開始搬進新村,住上了新房,結束了世世代代居住“撮羅子”的游獵生活,實現了定居。新中國建立以前,鄂倫春族曾經零星嘗試自發定居,清末民初還試圖強迫定居,但均以失敗告終。因此,新中國鄂倫春族定居的成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是鄂倫春族歷史性跨越式發展的標志。為了鞏固定居的成果,鄂倫春自治旗和黑龍江省分別于1981年和1984年為鄂倫春族農獵戶全部建造了磚瓦結構住房。

定居以后,鄂倫春自治旗重點放在了護林防火、發展生產、興旺人口方面。黑龍江省和自治旗政府無償為鄂倫春族獵民調換槍支、彈藥,扶持狩獵生產。同時,提供糧食和生活必需品,1947-1948年,僅向黑龍江省呼瑪縣鄂倫春族提供米面就多達14.4萬多公斤。黑龍江省鄂倫春族地區和鄂倫春自治旗相繼成立護林隊,不僅轉變了鄂倫春族傳統的生產習慣,將有計劃狩獵與護林防火結合起來,而且增加了收入。

盡管經歷了“大躍進”、“人民公社化”和“文化大革命”的沖擊,生產方針也幾經修改和調整,但鄂倫春族經濟還是得到了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鄂倫春族經濟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改革開放以后,黑龍江省的6個鄂倫春族村的經濟發展較快。1984年人均收入只有190多元,2004年達到2000多元。1996年,鄂倫春自治旗實行全面禁獵,并發給禁獵生活補助。1951年,鄂倫春自治旗鄂倫春族獵民的人均收入只有68元,禁獵前的1995年為1680元,禁獵后的2005年達到2894元。鄂倫春自治旗劃給獵民4.2萬畝草場,扶持獵民發展畜牧業。目前,鄂倫春族獵民全部納入低保。在7個獵民村中,已有兩個實現社區化管理。

鄂倫春族的產業結構發生了歷史性的變化,從以狩獵業為主轉為以農牧業為主。2000年,全國鄂倫春族行業人口為3211人,其中,從事農、牧、林、漁業的為1284人,占整個行業人口的40%。

中國共產黨和政府高度重視鄂倫春族教育的發展,在硬件設施、教師隊伍建設、學生補貼等方面大量投入,同時還制定一些特殊的政策發展鄂倫春族教育。如1987年黑龍江省規定,在錄取鄂倫春族考生時,省屬本科院校、專科學校、電大等在該院校最低錄取分數線下照顧20分錄取,仍不能進本科段的,可先送省辦少數民族預科班學習一年后再入本科院校學習。從1995年至2004年,黑龍江省共有49名鄂倫春族學生通過預科班進入大學學習。2000年,全國鄂倫春族6歲及6歲以上受教育人口中,研究生12人,大學本科181人。其中,接受研究生、大學本科、大學專科教育的人數占6歲及6歲以上人口總數的比例,均高出全國平均水平。

新中國成立前,傳染病奪去了無數鄂倫春人的生命。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和政府采取各項措施改善鄂倫春族的醫療衛生條件,如,對鄂倫春族進行免費醫療,組成巡回醫療隊,為鄂倫春族醫治各種疾病。鄂倫春族的健康狀況得到了明顯的改善。目前,9個鄂倫春族農村居民聚居的鄉鎮都建有衛生院。小手術在鄉鎮醫院進行,醫療條件好的醫院還可以做以前不能做的大手術。鄂倫春族農村居民實行免費醫療。長期影響鄂倫春族身體健康的肺結核發病率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10%以上控制到現在的3%以下。鄂倫春族兒童全部進行計劃免疫,嬰兒成活率為100%。婦女的常見病、多發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2005年,鄂倫春族的人均壽命比新中國成立初期提高了20歲左右。

目前,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的4個鄂倫春人口集中的鄉鎮和黑龍江省5個鄂倫春族鄉都建有文化站、廣播站、衛星地面接收站等文化設施。《鄂倫春族傳統民歌》、《鄂倫春族民間文學》、《鄂倫春民間故事選》、《鄂倫春民間舞蹈集成》、《鄂倫春族歌曲選》、《鄂倫春語》、《鄂倫春語漢語對照讀本》等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研究成果出版。鄂倫春族作家敖長福的作品兩次獲全國小說創作二等獎,一批鄂倫春族作家、詩人、歌唱家、舞蹈家和畫家等文化人才成長起來。

鄂倫春族的體育事業也迅速發展。到1983年為止,鄂倫春族射擊運動員葛畏列共33次打破小口徑自選步槍立射和臥射個人全國紀錄,獲得了亞運會冠軍和亞錦賽冠軍,并被授予“新中國體育開拓者”榮譽稱號。

作為一個新中國成立初期仍處于游獵狀態的民族,鄂倫春族取得的發展成就可以稱為奇跡。進入21世紀,國家將繼續出臺各項發展人口較少民族的優惠政策,鄂倫春族將迎來又一個新的發展時期。(摘自《民族問題五種叢書》之《中國少數民族》卷)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本報官方微信

本報投稿郵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頂部
500w彩票 桓台县 | 漳平市 | 邓州市 | 合作市 | 林芝县 | 梁河县 | 丰顺县 | 施秉县 | 金溪县 | 鸡泽县 | 县级市 | 三明市 | 玉门市 | 临澧县 | 博客 | 精河县 | 包头市 | 寿宁县 | 漯河市 | 玉林市 | 宁阳县 | 霍邱县 | 广德县 | 连城县 | 定襄县 | 文安县 | 天峻县 | 定结县 | 黄山市 | 甘谷县 | 缙云县 | 大荔县 | 寻甸 | 鹤山市 | 苗栗县 | 乌拉特中旗 | 塔城市 | 海宁市 | 龙井市 | 石台县 | 应用必备 | 珠海市 | 垦利县 | 绍兴市 | 同心县 | 于都县 | 鲁甸县 | 芜湖县 | 荆门市 | 山西省 | 抚松县 | 泰安市 | 卢氏县 | 新田县 | 永嘉县 | 淮南市 | 深泽县 | 措美县 | 连城县 | 北宁市 | 名山县 | 九江市 | 永宁县 | 闽侯县 | 恩平市 | 延长县 | 民丰县 | 黄浦区 | 徐州市 | 高要市 | 襄樊市 | 上饶市 | 新绛县 | 和田县 | 桂林市 | 华安县 | 板桥市 | 江油市 | 宣化县 | 嘉禾县 | 凤庆县 | 深州市 | 弋阳县 | 铜梁县 | 大足县 | 喀喇 | 彭州市 | 华宁县 | 平远县 | 济宁市 | 张家界市 | 海林市 | 图木舒克市 | 偏关县 | 堆龙德庆县 | 锦屏县 | 右玉县 | 东兴市 | 山阳县 | 泗阳县 | 靖安县 | 灵山县 | 乐至县 | 荃湾区 | 博客 | 田东县 | 长沙市 | 广宁县 | 伊春市 | 永济市 | 峨山 | 汝阳县 | 甘南县 | 台南县 | 滕州市 | 合水县 | 陈巴尔虎旗 | 青河县 | 农安县 | 资兴市 | 丰顺县 | 尼勒克县 | 白银市 | 万全县 | 新竹市 | 八宿县 | 沅陵县 | 龙岩市 | 阿拉尔市 | 古田县 | 盐池县 | 汕头市 | 彰化市 | 芜湖县 | 九龙坡区 | 额敏县 | 平定县 | 集贤县 | 淮南市 | 将乐县 | 常熟市 | 永和县 | 沙田区 | 兰州市 | 钟山县 | 新丰县 | 句容市 | 兴海县 | 尤溪县 | 元谋县 | 慈溪市 | 高雄市 | 多伦县 | 庐江县 | 博白县 | 合水县 | 马边 | 平凉市 | 沙田区 | 天镇县 | 房产 | 惠水县 | 珠海市 | 宜黄县 | 五台县 | 搜索 | 于都县 | 井陉县 | 韶山市 | 徐水县 | 池州市 | 岑溪市 | 五指山市 | 伊吾县 | 曲沃县 | 枞阳县 | 宜黄县 | 漳平市 | 嵊泗县 | 牙克石市 | 精河县 | 八宿县 | 汤阴县 | 牙克石市 | 海口市 | 乌兰浩特市 | 陵川县 | 沅陵县 | 眉山市 | 张家口市 | 上杭县 | 新兴县 | 博白县 | 宣汉县 | 安顺市 | 马龙县 | 沾化县 | 丹阳市 | 太保市 | 定安县 | 南漳县 | 佳木斯市 | 阿图什市 | 潍坊市 | 西昌市 | 太仓市 | 老河口市 | 景泰县 | 虎林市 | 永新县 | 龙南县 | 永兴县 | 松江区 | 方正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余干县 | 抚顺县 | 滦南县 | 铜川市 | 安化县 | 军事 | 高安市 | 花莲县 | 新余市 | 腾冲县 | 大厂 | 司法 | 安国市 | 扶余县 | 双柏县 | 湟源县 | 定西市 | 康定县 | 新龙县 | 蕉岭县 | 沅陵县 | 吉林省 | 托克托县 | 江达县 | 沂源县 | 武定县 | 长丰县 | 珠海市 | 夏河县 | 澳门 | 晴隆县 | 安远县 | 怀化市 | 商水县 | 萝北县 | 二手房 |